“嗯,我在李家庄的时候,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只是我想,这事情都是想通的。要两万斤茶油,就要在短期内准备好近十万斤的茶子,这其中是最大的工程。其次,也要油坊,日夜不停地榨油……”黄胜祖抽了一口烟,接着说:“刚才丁管事说过,这事会有官府主办,那就好办的多。”

  “爷爷说的对,有官府发动,其实此事简单很多。”黄锦道:“捡茶子不是问题。茶油能吃的事情一传开,我相信大家都会去捡茶子。只要价银合适,应该很快能收购到足够的茶子;至于榨油,可以请官府临时征调榨油师傅,集中在一个大的榨油坊,分工合作,联合作业……”黄锦把她的想法,娓娓道来。

  “嗯,那咱家的茶油,还卖给钟大掌柜吗?那五百斤茶油,可是还没派人送过去。”何氏道。

  “这肯定是要的。刚才我也和丁管事说过此事。”黄仲谦道:“咱不能失了信用。”

  “爹说的对。再说,五百斤茶油对两万斤而言,只是一个小数目而已。”黄锦道。

  “二哥,刚才说的,你都记好了吗?”

  “记好了。”黄钟搁下毛笔,把写好的文书递给黄锦,“诺,你看一下。”

  黄锦接过“计划书”,仔细地看了看。心中不禁为黄钟的才华喝彩。不说这字俊秀飘逸,就是一副现成的书法作品。他写的文书,文理通畅,简明扼要,且要点明晰。

  “哥,你写的字可真好看。”小六探头,一脸羡慕地说道。

  “好看吧。你学着点。”黄锦笑着道。她把文书递给了黄仲谦:“爹,您看看还有啥补充的吗?”

  黄仲谦接过文书,“爹,我给您念念,您看看还有啥要补充的不。”

  “嗯。”黄胜祖点点头。“让小六念吧,我喜欢听他读。”黄胜祖笑着道。

  “可是……爷爷,这里面的字我还认不全……”小六低着头,轻声道。

  “没关系,能把能认得的,念出来。”黄胜祖鼓励道。

  小六只得磕磕巴巴地把文书念了一遍,还好,整个文书上的字,他能认出六七成,对他这个年龄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钟儿写的很好,还加了他自己的观点,我没啥可补充的。”黄胜祖道。“只是,这也是咱的一个初步想法,具体的还是要听丁管事的。”

  “没错。”何氏道:“其实,咱也帮不了太多。可不敢太出头了。”

  ……

  “来了,来了……”第二天,黄锦正在屋里绩麻,就听到小六的声音,他一阵风似的撞开了门:“娘,丁管事他们来了,快去看,排场好大。”

  酷/匠g…网首●)发

  何氏慌忙放下手里的活计,拉着黄锦、黄钰匆忙地走了出去。

  “你爷爷和你爹呢?”何氏问道。

  “他们已经往晒谷场去了。爹让我来喊你们,丁管事跟着一个大人物来了,他们在晒谷场……里正他们都来了呢!”小六气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道。

  等黄锦他们感到晒谷场的时候,这才发现,村里老老少少都来了。

  原来,和丁管事同来的,还有一个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宜春县县衙俞益。

  俞县令黄锦见过一次,也无数次听胡有生提到,他是一个为民办事的好官。没想到这小小的茶油,居然惊动了父母官。

  待人全部到齐后,俞县令先是宣读了县衙公文,大致的意思,就是要在白竹镇筹办贡品茶油。在茶油准备好之前,所有人不得私自进山捡茶子榨油吃,若有违逆,一经发现,将严惩不怠。而在这之前,所有人都可以进山捡茶子卖,晒干的茶子,一百斤定价五百文!

  一百斤茶子定价五百文,这价格可是相当高了!俞县令刚一念完公文,晒谷场就人声鼎沸。大家都恨不得马上钻到山里去捡茶子了!一天若能捡一百斤,那就是半两银子了。

  带宣读完公文,众人逐渐散去后。黄钟把拟好的文书恭敬地递给俞县令。

  俞县令接过文书,惊讶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少年的字竟然写的如此好。对于黄家,他是不陌生的。之前因为黄永康之事,他曾数次过问胡有生。知道黄家的背景,也知道他家的境况,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孩子刚入学才几个月吧?可这一手毛笔字,写得却是很显功底,显然非一日之功。

  再仔细看了看文书上的贡品计划书,写得也是条理分明,主次明晰。至此,俞县令也明白,为何二爷会指定由黄家负责协办此次贡品采纳事宜了。

  “恩恩,不错。黄三爷,想不到你们已经把事情想的如此深入了。这和我们想的也不差……”俞县令客气地对黄仲谦道。

  “官老爷,承蒙您夸赞。不瞒您说,此事是小女和犬子提议的,我们也是给了点小的意见。”黄仲谦笑着说。

  “哦?”俞县令惊讶起来。仔细看了看黄仲谦指着的黄钟和黄锦。这少年就是刚才递文书给他的,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心里是个有成算的;而那个满脸灵气的小姑娘,之前在大堂也见过一次,没想到这孩子看起来不过八九岁,居然有能将事情考虑的这么全面?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参考了考试吗?”俞县令问黄钟。

  “回大老爷,我叫黄钟,今年十三岁,还没有参考过科举。”黄钟恭敬地跪了下去,一一回答了俞县令的提问。

  “嗯嗯!小小年纪,写得一手好字。不错,不错!来,本县令好好考考你……”俞县令说完,就提了几个和《论语》相关的问题。黄钟根据自己的理解,简略地回答了他。

  “嗯,不错,看得出来,功底还可以。假以时日,就可以下场试试了……”俞县令说完,看了看丁管事。

  黄钟听了俞县令的话,自然是受到颇多鼓舞,对未来的信心也多了几分。

  “丁管事,您看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他十分客气地对丁管事说。

  “俞县令,我来之前,二爷曾经交代,此事我只需协助您完成,具体的,都听您指挥。”丁管事谦逊地说道。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丁管事作为朱二的贴心管事,按理应该是趾高气扬的,但数次见他,他都是极为谦逊,这让黄锦对他的好感倍增。同时,也对朱二驭下有方甚为佩服。没想到他年纪不大,却管的一手好手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