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等。”黄锦突然心中一动,出声喊道。

  刚迈下楼梯的朱二笑了笑,这小姑娘难道是反悔了,要提条件了吗?

  黄锦三两步追了上去,“二爷,这是自家种的一点香菇,还有茶油,给您……尝尝鲜。”

  朱二不说话,也没接篮子。

  “二哥,这茶油炒菜可香了。听锦儿说,古书上记载,这茶油还能去血话淤呢!”朱培谦看不出朱二的喜怒,他知道二哥轻易是不在外面吃东西的,于是接着说:“这茶树菇也是锦儿琢磨着种出来的,用来炖汤可好喝了,呵呵……”

  朱二点点头。他旁边的丁管事这才小心地接过了篮子。

  “锦儿,刚你听我二哥也说了,其实,我……我也是宁王孙子……”待朱二他们都下去后,朱培谦懦懦地说道。

  “呃……还有呢?”黄锦笑了笑,看这朱培谦。此时,他放佛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生怕朋友不理他了。

  “还有……我是宜春王……”朱培谦声音更小了。

  “啊?!锦儿,还不快跪下。”黄钰听了,赶紧拉着小六、黄镛几个,跪了下来。

  “哎!你们可别这样……我就是怕你们见着我跪拜行礼,拘谨了,不好玩,才不告诉你们我就是宜春王的。”朱培谦见黄锦正要下跪,赶忙拉住了她。“锦儿,我最烦家里人动不动就下跪了。以后,没人的时候,咱就是普通朋友,好吗?”

  “那怎么行……”黄钟慌忙摆手,“您是王爷,我们只是普通小民,该恪守的礼节、规矩不能少。”

  “我说行就行!”朱培谦道,“还有,今天的事情,我和二哥都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以后我们见面,也就当时普通朋友,答应我,好吗?锦儿?”

  “呃……”黄锦犹豫着道。其实,她知道,从今往后,她和朱培谦的友谊,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毕竟,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封建等级十分厉害的王朝,对方还是王孙贵族。

  “锦儿,黄钟、黄镛、黄钰,还有小六,我是诚心想和你们做朋友。你们都不知道,平时我在家里,只有二哥对我好。其他人都敬菩萨一样敬着我,太没意思了!”朱培谦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后来见到你们,我才知道,原来朋友是这样子的……”

  “小四,时候不早了……”朱二在楼下出声道。

  “二哥,马上。锦儿,我们说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以后我还去找你们玩。”说完,他蹬蹬蹬地下楼去了。

  朱二等朱培谦走到他跟前了,就和他并肩往外走。刚要上马车,似是想起什么,转头对黄锦道:“你们以后,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来这镇上的廖宅,让他们捎信给我。”

  “好。”等的就是这句话!黄锦在心里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满脸是笑地应了。她不要银子的决定是对的,朱二这样的承诺,价值无法估量。尤其是她家还面临着不可知的来自黄汉春、黄永康的凶险的时候,能得到朱二这样的承诺,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保障。

  其实,不管黄锦如何想,在临川王和黄汉春他们的心里,黄仲谦一家都归结到了宁王世子一派去了。以后的事情也证明黄锦的今天选择是多么的英明,但是其实,此时此刻,她还并不知道这承诺的真正分量。只是隐约觉得,可以借来对付对付黄汉春和黄永康。

  RJ酷$&匠j网唯‘/一正+T版p,X其1:他,y都{是盗版

  朱二他们坐上了马车。然而,马车没有立刻就走。丁管事正压低声音,小心地向,似乎向朱二回报着什么,一面听朱二的吩咐。因为他们没有走,黄锦兄妹几个也就远远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丁管事冲着马车里躬身行了一个礼,就转身去了后面车上招呼一个随从,嘱咐了几句。

  一会功夫,那随从双手捧了一个方形的红漆木匣子走到黄锦他们跟前。“我们二爷说多谢姑娘的礼。这是六爷的回礼,路途之中,准备仓促,微薄了些,还请姑娘收下。”

  黄锦略作推辞,便将礼物收下了,又目送朱二他们的马车离开,几个孩子才从茶楼离开。

  “锦儿,快打开看看,这朱二爷给咱送的是啥东西?”黄镛忍不住好奇地说道。这位可谓宁王嫡孙,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他是真的很好奇,他们给的会是什么东西。当然,这并不是说黄镛多看重礼品的贵重程度,这纯属是一个普通人对权贵的好奇心使然。

  黄锦就打开那方形的匣子,里面是两个大红的尺头,两封共二十两银子,还有一盒酥饼,一盒茶叶。黄锦知道,这并不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大户人家出门,总会准备一些这样的“万金油”礼物,以备不时之需。

  “锦儿,这尺头可真好看。”黄钰摸了摸那尺头,“这料子一看就是好东西,比营子娘身上的那大红色都好看。”黄锦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姐,你放心,以后这样的料子,你会觉得很常见的……”黄锦笑着道。

  “三姐,这酥饼……”小六低声地说道。

  “这尺头、茶叶咱拿回家给娘收起来,这些都是好东西,以后指不定可以用来送人。这酥饼嘛,等回去问过爹娘,咱把它吃了咋样?”黄锦笑着道。

  “好咧!”小六欢快地答道。

  “对了,二哥,你们怎么来了?”黄锦像是突然想起来,这是点,他们应该在私塾才对,怎么突然就跑镇上来,还正好赶上了假冒朱二的斜眼男和驼背老夏要欺负他们。

  “三姐,永福哥让我去学堂把二哥他们请去吃饭,路上听人说有人欺负你们,就赶紧带着二哥他们过来了……”小六仰起小脸说道,“后来,我怕你们吃亏,就一个人回去,想去喊爹他们,谁知半道遇到了朱小……额,是朱四。”

  私底下,黄锦称朱培谦为朱小胖,谁知被小六听到了,觉得好玩,也跟着学。现在知道朱培谦的真实身份,小六再也不敢喊他为小胖了。

  “嗯,怪不得。幸亏遇到你们了,不然真不知道今天会怎样?”黄钰拍了拍胸口说道。

  “是呀!锦儿,你说那几个人会如何处决?”黄镛探着脑袋问。

  “不管怎样处置,都是朱二爷说了算。而且,他们光天化日,就如此嚣张。不管怎样处置,都不为过。”黄钟看了看,四周路过的村民不少,于是赶紧正色道:“你们记住了,我们今天刚好遇到好心公子相助。”

  “嗯嗯,明白的。”黄锦姐弟几个自然之道黄钟此话的意思是告诫他们,不可透露朱二他们的真实身份,纷纷点头答应。其实,几个孩子都很懂事,该说的,不该说的,心里都有数的很。

  “哟,黄三姑娘,你们也在这里?”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黄锦他们一回头,原来是百草堂的刘掌柜。“我家三少爷让我来请几位去坐席……既然黄三姑娘你们也在,那就一起吧。”刘掌柜满脸堆笑地说。

  “刘掌柜,谢谢您。我要去下费记酒楼办点事情……”黄锦推辞道。

  “去什么费记哟,费记的钟大掌柜早就去酒席上了。黄三姑娘,你就别客气了,跟我走吧。”刘掌柜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锦见状,只得跟着刘掌柜、黄钟他们一起,到了百草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