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这个就是我在信里和你说过的黄锦,上次给你寄的葡萄酒就是她家酿的,对了,还有茶油、茶树菇……”朱培谦像是要极力缓解某种氛围,满脸堆笑地对那个人说。

  “嗯!”那人应了一声,这才缓缓地转过头来,一双凤眼在黄锦身上停留了片刻,复又低下头,抿了一口茶。

  没错了!如果说听声音黄锦还不确定的话,那现在黄锦可以肯定,此人就是她在后山两度遇到的,救过的那个人。

  真是穿越处处是狗血,听朱培谦的意思,此人不会就是真的宁王嫡孙吧?想到这,黄锦又暗暗看了两眼那人。一如既往满身遮掩不住的气派,若说这是宁王嫡孙,还算是靠谱的。

  “锦儿,这就是我二哥。”朱培谦见那人半天没说话,只好讪讪地道。

  “朱二爷万福。”黄锦冲着朱二福了一福。看他的样子,似乎完全不认识她。不过也可以理解,这种王孙贵族,哪里会记得她这样一个乡野小民?如此更好,她还不想惹上这种大麻烦呢!

  u最新x章(O节上酷5x匠网Z

  于是,黄锦也装作从未见过他的样子,恭敬地向前行礼。

  “嗯。”朱二微微点了点头,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喝着手里的热茶。这样子,可真是够高冷了。黄锦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十三四岁的小正太,居然就懂得耍酷了,也就这天潢贵胄才有的范儿吧?

  黄锦不知道的是,朱二的行为,在她看来是轻慢极了,但是旁边伺候的人,有的脸上就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他们的这位主子待人历来清冷,从不对人假以辞色,现在这样回应一个小姑娘的问安,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还不请客人坐下。”朱二吩咐道。

  他刚一说完,就有旁边服侍的小厮,搬了几张椅子过来,请黄锦姐弟几个坐下。黄锦略示谦让,就在椅子上坐了。心里琢磨着,看此时朱二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他身边带的人,看起来也不似普通的家仆,举止气度间,更像是……对,就想是前世她看的特种兵,威严,不自觉中散发出一种力量感。打手?兵士?侍卫?再联想到上一次莫名其妙地相遇,难不成,他出远门,又经过七里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这从容的样子,境况比前两次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有人冒充我?”朱二突然问道,一面端起桌子上面的茶碗,放在面前,却没有喝,似乎只是想闻闻茶香。

  “是的,二哥,有人冒充你。”朱培谦对朱二似乎突然这样问话,显得极为惊讶。刚才那小子在集市上自称是宁王嫡孙,而刚二哥说有人冒充他。这样一来,二哥岂不是自曝身份了?

  如果二哥觉得可以,就太好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直接带锦儿他们上来了。也不用先上来和二哥说了一通好话,解释了半天。

  只是不知道锦儿他们知道他是王孙后,还会不会把他当朋友。这些天他好不容易让锦儿和颜悦色,愿意和她玩。但又怕哪一天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后,碍于等级差异,从此对他恭恭敬敬地,那样就不好玩了。

  “嗯。”朱二又嗯了一声,“小四,看样子,袁州府这块近来有人颇不安分……”

  这时候,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就听见楼梯上脚步声响。

  “大人,人已经带来了。”方才那个矮个的青年走进来禀报道。

  “带进来吧。”朱二吩咐道。那青年走出去,一手一个,将假朱二和夏驼子拎了进来,扔在地上。

  朱二瞟了两眼青年,看到他身上的淤青和还没来得及洗的鸡蛋渍,眼睛闪了闪,看了眼黄锦。“说吧,怎么回事。”他冷冷地说道。

  假朱二和夏驼子飞快地看了一眼朱二,瞬间脸色发白,吓的魂飞魄散了!没那么巧吧?他们可是奉命刚到七里江,想着朱二人还在京城,想借机冒充一把,顺便把他名声搞臭。却没想到……这下死定了!想到这里,他们只能趴在地上抖得如同筛糠,嘴巴张张合合地说不出话来。

  “带下去,直到问出线索为止……”见这两人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完整了,朱二显得颇为厌弃,吩咐道。

  “大人,属下刚还抓到了他带着的两个家丁,听口音,像是临川府那边的……”丁管事轻声答道。

  “嗯。”朱二点了点头,“我想也是如此……只是这胆子也太肥了,敢来这里冒充我。”他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地下跪着的人,“记得留活口。”

  朱二突然散发的冷漠,让黄锦姐弟几个瞬间有些害怕。尤其黄锦,听到留活口几个字,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她刚想开口说话,但是看了朱二一眼后,立刻闭上了嘴。朱二此刻心里肯定很愤怒,被这样一个小喽啰冒充,很有可能还是竞争对手搞的鬼,背后似乎藏着的可能还有惊天阴谋。黄锦知道,朱二此时,是不容任何人说话的。

  家丁们把眯眼男和另外几个人带到隔壁房间去了。隐约间能传出拷问的声音。

  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下来。黄钟、黄镛、黄钰、小六几个孩子都有一些局促不安,此刻就是平日里最活泼不懂事的小六,也知道此刻眼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男子,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他身上散发的那种威势,让他情不自禁地不敢多说话。

  “二爷,他们欺负我们的事,我们不计较了。”黄钟站起来,对朱二道,“但这两人居然敢冒充王孙,理应严惩。”

  “哦?”朱二的凤眼微微一挑,目光转到五郎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根据情报,眼前的少年,应该是黄家的长子,听说他为人板正,已经进学了。

  黄钟在朱二的目光下,周身仿佛被一万根针刺刺着那样,可他还是直视着朱二,眼光不躲不闪,而是坦荡地任他打量。

  其实,眼前这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少年的真实身份,黄钟早已猜出来了。

  上次他们和黄永福在化成寺,曾无意中在门缝里看到了朱培谦。而前几天,刚一见到朱培谦,他就认出此人就是宜春王朱培谦了。只是黄钟担心给家里人带来负担,且看朱培谦也没有暴露身份的打算,于是决定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