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少爷安。二少爷在路上了……”丁管事接着说:“他接到您寄过去的葡萄酒后,就安排我先回来。”

  X看正F¤版h章◎节,上‘L酷;匠\网

  黄锦这才知道,原来丁管事买酒,既然是朱培谦牵线搭桥的。只是他所说的二少爷是谁?难道就是那传说中的宁王嫡孙?

  “锦儿,你刚才说这是啥油?”朱培谦拿起那坛子油,闻了闻,问道、“茶子油。”黄锦道。

  “可真香。”朱培谦闻了闻,“这油吃了有啥好处?”

  “这油吃了好处可多了,尤其对于……”黄锦看了看朱培谦,没多说下去。她其实是想说,对于身材比较肥胖的老人来说,这油吃了好处颇多。但想着朱培谦算是一个小胖子,怕他产生不好的联想,就没说下去了。“反正好处很多就是……你吃了就知道啦。”

  众人见他俩聊的热络,也不打算,只静静地在一旁看着。而黄锦把东西交给丁管事之后,就带着小六,告辞出来了。

  “锦儿,你干嘛去?”没想到,朱培谦追了上来,问道。

  “你到费记,没有别的事吗?”黄锦有些好奇。朱培谦这宜春王当的颇有点轻松,似乎完全不管事。当然了,要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管事,好像也不大现实。

  “哦,我是听说丁管事到你家去买酒了,原想跟他一起去的,但堂……廖先生不让我去。后来听小厮说,你家请他在费记吃饭,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碰到你们了。”

  “那你刚才说的买酒是咋回事?丁管事说是你和啥二公子说了,然后他才来找的我家?”

  “嗯,那天我喝了你家酿的酒,觉得味道很好,就快马加鞭给二哥送了一点去尝尝,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买了。看样子京城……”朱培谦看了看黄锦,见她没有留意话里的意思,就打住了。

  此时,他们已经到了百草堂。黄锦把准备好的五斤茶油送给了黄永福。“永福哥,这油给您先尝一尝。炒菜的时候,记得叮嘱厨房先把油烧热,加热的过程中,油会起一层泡沫,直到泡沫消失了,就可以正常炒菜了。那样炒的菜会更香。”

  “嗯,谢谢您,锦儿。”黄永福接过茶油,转身递给了他身旁的随从。

  “永福哥,我爹娘他们说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次高中,我们也不知道该送啥好。到时,就送您一百斤茶油当贺仪……”黄锦道。

  “真的?那就太感谢了。”黄永福笑着说:“我去和我爹说,到时办酒席,就用你家的油。”

  “这……那可真好。”黄锦不由在心里感激黄永福起来。

  黄永福家办酒,尤其还是庆贺他中举,那架势指定不小。如果那时他家酒席上炒菜的油用的是茶油,那无异于做了一场产品推介会,到时茶油能吃且好吃的名气估计能一下子就传出去。

  转眼就要了十一月二十,为庆贺黄永福中举,黄太医在白竹镇宴请宾客。黄锦家自然也在受邀范围内,虽然黄永福提前说过,让她去参加。但何氏还是觉得小女娃去坐席,不合规矩。因此拦着没让她去。

  “娘,咱家的香菇长势不错,我采一点新鲜的香菇送到费记去……”一大早,待黄胜祖和黄仲谦他们走了,黄锦就腆着脸,笑着腻着何氏道。

  “行。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就喜欢凑热闹……不过,锦儿,娘可跟你说,你这年纪也不算小了。黄小太医家的正席,可不兴女娃娃去的……”何氏唠叨着说。

  “嗯,娘,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去的。”开什么玩笑,在这女人名声大于天的封建时代,她拎得清的,可不能给人留下好吃的名声。虽然她真的想去看看,众人吃了茶油炒菜后,是啥反应。

  黄锦和黄钰,摘了一篮子新鲜的蘑菇,提着就到了镇上。她俩特意绕开百草堂,从另外一条路往费记走。

  “这小丫头长的挺水灵……你叫什么名字?”

  黄锦和黄钰姐妹俩正走着,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两人,其中一人盯着黄钰,不怀好意地说道。黄锦看过去,此人面皮白净,年约十五六岁,长的也算五官端正,只是那四处乱转的小眼睛,显得极为不安分。

  见情形不对,黄锦赶紧拉着黄钰,往一旁走,试图绕开他们。

  “小姑娘,哪里去?没听到二爷问话吗?”此时,站在那人旁边的一个驼背男张开双臂,不让他们两过去。这驼背男,脸上长着一颗大痦子,神色猥琐。

  黄钰仅仅拉着黄锦的手,脸色涨红,并不吭声,和驼背男僵持着。而此时,他们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不少村民的围观。

  “你是谁?我凭什么要回答你?”青天白日的,四周围着的又有不少人,黄锦谅对方不敢说什么。于是冷眼看着来人,出声问道。

  “哟,没看出来,小丫头胆子挺大。手里提的啥,老夏,拿过来给爷看看。”年轻男子指使驼背男道。驼背男于是上前就去夺黄钰手里的竹篮子。

  “你放开我二姐……”黄锦一听,居然是黄镛的声音。只见他冲上来,就推了一把驼背老夏。黄镛虽然才十一岁,但农活可没少干,因此力气可不小,居然把成年的驼背老夏推的趔趄了一把。

  “哪里来的小崽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驼背老夏刚一站稳,就要冲上去抓黄镛。而黄镛仗着人小灵活,抓了几次,都没让他抓住。

  “老夏,你这也太没用了。你起开,我来……”那年轻男子走向前,要堵黄镛,“你们几个还站在干什么,抓住这小兔崽子,给我往死里打……”他一边冲过去,一边命令身旁几个汉子,应该是他带的帮手。

  “我看谁敢乱来。”此时,黄钟不知不哪里找来一根扁担,握在手里,把黄锦、黄钰和黄镛几个都挡在身后。他挥舞着,竟是狠狠地打中了年轻男子和驼背。

  “哎哟!不要命了?!敢打老子……”年轻男子一边护着脸,一边招呼身边的家丁“快点,快点把这几个小兔崽子都给我抓了!对了,别伤着那小姑娘了……”

  黄锦一听,脸色大变。这可真是一位色胆白天、不管不顾的主了。当下她气血上涌,抓过路边摊子上的鸡蛋,狠狠地砸向那眯眼男。

  此时,有几个家丁已经狠狠夺下了黄钟手里的扁担。在争夺的过程中,黄钟的手鲜血直冒。黄镛也被一个家丁摁在了地上。

  “呜呜……各位大叔大爷,我家是七里江黄家的,这几个人莫名其妙要欺负人……”一看情形不对,黄锦一边拉着黄钰往人群里跑,一边哭喊:“他没安好心,光天化日的,想欺负我们……”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了,黄锦希望用自己的叫喊,能让人意识到,这几个外地人在欺负他们几个本地孩子。

  “哟,这哪里来的混不吝,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围着的村民,看到眯眼男和驼背一行有五六个人,这群人中有几个都是五大三粗的,不敢贸然出手,只敢小声议论。

  “住口!被我们二公子看中,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分……”驼背老夏满脸得意地说,“我可警告你们,别乱来,免得株连九族……”他看到有两个年轻人,已经抄起了扁担,忙道:“你们可知道二公子是谁?那是你们谁都惹不起的……”

  “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可是株连九族……”一个声音突然就旁边传来,黄锦转头一看,原来是小六和朱培谦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