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三爷是个厚道人,那我就代几位爷谢谢您了……”丁管事当下也不推辞,十分痛快地接受了黄锦家给的赠品。

  而钟大掌柜听说可以送两缸果酒给他,自然也是十分高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谢谢黄三爷了。”

  “这果酒好喝,但是一定要记得开封后,不能留太久,最多三个月内要喝完,不然会变味、发酸。”黄锦提醒道。

  黄锦喜滋滋地在心里计算了一番:这次酿野葡萄酒,只花钱买了三十五个酒缸,每个三十文,花了一两零五十文;买糖一起花了三两多银子。即使算上何作林他们过来帮忙,家里请客花的钱,也最多不超过五两银子。这次,她可是赚了三百多两!

  真是满满的成就感。而这成就感和上次买菜谱的兴奋感截然不同,卖菜谱毕竟属于取巧了。而酿酒却是实打实靠自己的劳动和知识获得的回报,这种回报带来的乐趣,让人觉得格外地踏实。没错,就是踏实!

  f2酷/匠D网唯一@正D版,"Z其他`0都;是|/盗版

  黄锦让小六悄声把黄仲谦喊了进来,然后递给他二十两白银,“爹,这个您拿去给丁管事吧。”

  “嗯,这是应当的。你不提,我差点给忙忘了。”黄仲谦笑呵呵地拿着银子,给丁管事,“……给您润润手。”

  黄家虽然不是生意人,但也常听黄胜祖讲他年轻时做管事的时候,和商户打交道的事情。这些日子和罗进昌、钟掌柜接触,也多少知道大户人家的管事出门采办,历来要分润一二。

  二十两银子在庄户人家眼里,可是一笔大钱,甚至可以盖一座不错的小屋了。但黄锦也好,黄仲谦也罢,大家对这钱花的都没有疑义。

  丁管事说什么也不肯接这个银子。哪怕有钟掌柜在一旁帮腔,也无论如何不肯接,“黄三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不瞒各位,府里爷管家极重规矩,对于这种事情历来是严令禁止的……”

  黄仲谦向钟掌柜示意,请求他再劝一劝丁管事,见他钟掌柜摇了摇头,只得作罢。其实,钟掌柜也颇为奇怪,这分润本事惯例,这丁管事却诚心推辞了。

  眼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丁管事起身告辞,黄仲谦自然极力挽留,无奈丁管事说要赶着把酒运走,就不留下吃饭了。黄仲谦只得起身陪同。

  “爹,这丁管事再忙,总是要吃饭的吧?”黄锦轻轻拉了拉黄仲谦的衣襟,低声说道。

  黄仲谦立刻会意,“瞧我,这一忙都……”他快步追上丁管事和钟掌柜,道:“这一回生二回熟,不如还是和上次一样,由我做东,请您在费记吃个便饭如何?一来感谢您不辞辛苦,从府城到这里来买酒;二来,也感谢钟掌柜牵线搭桥,促成此次交易……”

  “哟,这可不敢当。不瞒你说,丁管事还真不是我介绍的。我和他只是路上碰巧遇到……”钟掌柜笑着解释。

  不是钟掌柜介绍的?那丁管事咋知道她家有葡萄酒?黄锦心下诧异,想了半天,难道是廖先生介绍的?

  “既然黄三爷诚心相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丁管事见黄家人总是这样热情,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却好意,笑着道。

  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下,就让黄仲谦带着银子,先跟着钟掌柜家的伙计,到费记去了。顺便帮他把两缸葡萄酒、两缸果酒运到白竹镇去。黄胜祖则陪着丁管事又闲聊了一会儿,待去镇上的小厮回来把酒全部装上马车,方陪着丁管事一起,到镇上去了。

  按规矩,黄锦和黄钰自然是留家里的。待丁管事他们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黄锦突然想起:“娘,丁管事指定从府城来的。他不要咱家的银子,咱就送点特产给他吧。”

  “嗯,你说的对。”何氏道:“乡下东西不值钱,好歹是咱家一点心意。”

  母女几个一商量,最后决定送一小坛酸菜,一坛五斤的茶油,两斤干茶树菇,和一些何作林他们送来的山果。东西不多,都是黄锦自家有的。

  “娘,咱们也去镇上看看呗。正好,再送几斤油给永福哥……”黄锦道。

  “大婶,我们也要去镇上,你们若是去的话,我们带你们过去……”丁管事带来的一个小厮,正指挥人把最后一车葡萄酒装车运走。

  “锦儿,娘就不去了。你去看看……”何氏想了想道。今天请客,出了黄胜祖和黄仲谦,还请了二房的叔公黄胜宗、黄汉和、黄汉光作陪。何氏有点担心一向不胜酒力的黄仲谦喝多,“小六你也去。”

  “嗯,娘,你放心吧。”

  黄锦就坐上了小厮请来的车,一路上和小厮东拉西扯。这小厮年级其实也不大,也就十三、十四的样子,看到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说话也没啥顾忌。黄锦从小厮的嘴里,套出来:原来丁管事并非是廖先生的家丁。

  “那您知道这买酒的是不是廖先生。”黄锦好奇的地小厮。

  “自然不是。”小厮答道。

  黄锦接着想问买酒的具体是谁时,小厮却无论如何也不肯透露了。一脸神秘的样子,让黄锦更加好奇了!

  到了费记酒楼,黄锦又让钟掌柜另外准备一桌中等席面给那小厮。

  “两位小哥,乡下不比府城,但可以尝尝这里的特色,水煮鱼、茶树菇筒子骨汤……”黄锦看到福子已经热情地招待他们了,当下就放心了。问清楚黄仲谦他们在哪个包间后,她直接走到二楼。刚到包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欢声笑语。

  黄锦不由放轻了脚步,靠近雅间门口,从门缝往里面看。

  “锦儿,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黄锦回头一看,居然又遇到了朱培谦,可真是巧。

  “恩,我爹他们在里面吃饭,我娘叫我来看看。”

  他们聊天的动静,惊动了雅间的人。黄仲谦打开门。

  “爹,娘叫我来把这些东西带给丁管事。”她一边说着,一边提着篮子,走到丁管事面前,“丁管事,您好。这些都是自家产的东西,不值钱,还请您收下。这茶油是我家新榨的,吃了对身体好;这是茶树菇,也是自家种的……”黄锦脆生生地,一样一样介绍她带来的东西。

  “锦儿,你家还会种茶树菇?我可喜欢吃了。”朱培谦径自走向前,结果黄锦手里的篮子。此时,黄锦才发现,丁管事看到朱培谦后,显得十分恭敬,刚要行礼,朱培谦微微摇手示意。

  “丁管事,我二哥回来了吗?”朱培谦把东西递给了丁管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嘻嘻,男主又要露脸了。话说,你猜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