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斤茶果,六个榨油师傅,一直忙了整整一天,才全部榨完,最后榨出来二十二斤茶油,这和黄锦预算的差不多。

  “爹,榨油可真费工夫,咱家才一百斤茶子,五六个榨油师傅,忙活这么久。”小六感叹道:“看着他们榨油,真是辛苦。”

  是呀!如此繁杂的工艺,才能换来那难能可贵的茶油,怎能不辛苦呢?!而此时,黄锦则更担心另外一个问题。“爹,镇上有几家榨油坊?”

  “总共有三家,今天去的这家是最大的。咋啦,锦儿?”黄仲谦问。

  “没事,我就是担心咱家那么多茶子,油坊到时榨不过来。”黄锦道。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咱家的茶油又不急于一时榨吧,慢慢榨就是。”黄仲谦道。

  “嗯,到时看吧。爹,我是这样想的,干脆咱家开个榨油坊算了。嗯,不如我们就开一个榨油坊吧,爹,您想,这茶子可以榨油的事情,估计很快就能传开了,到时家家户户估计都会捡茶子榨油了,那需要榨的油可不止一点点,榨油坊肯定赚钱。”黄锦突然心中一动。别说,开个作坊榨油还真是个好主意,指定不愁生意。

  “这?这能行吗?”黄仲谦颇有点犹豫地说道。

  “不如回家问问爷爷吧,榨油这事,还要有有经验的师傅。请爷爷来参谋参谋……”黄锦提议道。

  吃过晚饭,一家人就聚在一起,讨论开榨油坊的事情。今天恰逢黄钟和黄镛休沐,因此,一家人算是聚齐了。

  “爷,您说我们自己开个榨油作坊咋样?”黄锦开门见山地说。

  “恩恩,你爹刚和我提过。这事也不是不行,只是开榨油坊,榨油的老师傅不好请。”黄胜祖道。黄胜祖对开榨油坊并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觉得目前不好请人,况且时机也还早,可以再等一等。

  “锦儿,你想过没?咱家菇场这才刚起步,又开榨油坊,哪里有那么多人看顾?”黄钟问。

  “二哥,这个倒是好办。菇场离咱家近,王大壮也挺能干的。至于榨油坊,我是这么想的,咱的榨油坊,要开就开在村口……”黄锦道。

  “开在村口?”黄镛有些不解地说道,“锦儿,开村口,难道只榨咱家的油?”

  “等茶子能榨油的事情传开了,指定都会去捡茶子榨油。我仔细盘算过,七里江过去还好几个村,到白竹镇榨油不方便,开在村口,指定生意不错……”黄锦道。

  “锦儿,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只是村口哪里有房子给咱做榨油坊?”黄胜祖道。

  “我们可以租房子呀。我听二丫说,村头的春柱家里,有个老屋,面积很大,或许可以考虑……”

  “这可行不通。”黄胜祖摆摆手道,“谁会愿意把祖屋租人?房子盖了,肯定有用处的。”

  看3K正~版_N章《|节Q上*酷《匠qW网N《

  “那……爷,你说我们自己盖个小作坊咋样?就在菇场旁边,那里离主道近……”

  “呵呵,自己盖作坊,那得不少银子,咱家钱够不?”黄钰一脸认真地问。

  “锦儿,你这想法是好的。只是这茶油到底咋样,现在谁都说不好。况且这盖作坊,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黄钟道,“还是先等一等,过段时间再考虑吧。”

  听了黄钟的话,黄锦那跃跃欲试的心冷静了不少。仔细想想也对,所谓贪多不烂,目前她家还有葡萄酒、菇场、茶子,这些都是要人盯着的,还是过段时间再看。先把眼前的事,一件一件处理好。虽然她对茶油的美味是有亲身体验的,但在这里,毕竟算是个新事物,有个接受和普及的过程。开榨油坊这事,先放一放。但这绝对是一个不错的商机。

  “锦儿,你家来客人了……”外头传来了二丫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了马蹄声。

  ……

  进入十一月,天渐渐寒冷起来。这天早上,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上。黄锦正和黄钰学做针线,何氏则在一旁纳鞋底子,黄仲谦指导着小六写大字,就听见门外传来陈焕生的声音。

  “仲谦,有客人到了。”

  紧接着,就听见马蹄声由远而近。

  黄锦忙丢下手里的针线,起身跑了出去。这才发现,此次一前一后,竟是来了两辆马车。

  费记的钟大掌柜从前面一两马车上,走了出来。后面马车上的车夫和小厮,搬了凳子,扶着另外一个人出来。这人中等人才,略微发福,头戴瓦楞帽,身穿一件绸缎直缀。此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而黄仲谦一看到他,忙迎了上去,“丁管事,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到您了……”

  黄锦这才想起来,他不就是上次来买宅子的廖宅的丁管事?自那次之后,就没见过他了。

  丁管事一边说,一边游目四顾,一眼瞥见站在黄仲谦身后的黄锦后,眼光闪了闪。“黄三爷,今日前来,是奉东家之命,来买您家葡萄酒的。”他抱拳向黄仲谦行礼道。钟掌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如初。

  将丁管事一行人迎到了堂屋,何氏忙端上几盘干果点心。这点心还是上次去白竹镇,黄锦特意买了准备招待客人的。黄钰则沏上了热茶。

  丁管事看了看打扫的干净、明亮的屋子,不禁在心里暗暗点头。上次来接洽买宅子的时候,这一家人脸上都显出几分菜色,尤其是那个叫黄锦的小姑娘,更是面无血色。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这家人的精气神都大不同了。刚听钟掌柜说,他家两个大儿子,已经开始启蒙读书了,这眼光就与普通的乡野之家略有不同。

  黄仲谦明显感到,这一次丁管事显得比上次亲和了很多。他没有立即谈买酒的事情,而是和他聊了几句家常。他话不多,但温和有礼,说的切中要害,又点到为止。这让黄仲谦感觉到非常高兴。虽然不知道廖先生的具体身份,但看黄太医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就知道廖先生身份不简单。所谓宰相门前三分官,看丁管事刚才下马的阵势,就知道他肯定是廖先生的得力心腹。上次见他,客套而疏远,这次却显得亲近很多。

  他们聊了一会儿,才说到买酒的事情。黄锦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小坛葡萄酒倒入杯中,请丁管事品尝。

  丁管事先仔细看了看酒的颜色,再闻了闻,然后晃动了几下杯子,低头抿了一小口。“嗯!”丁管事放下酒杯,问黄仲谦,“像这样的葡萄酒,黄三爷家有多少?”

  “像这种品质的酒,总共有二十八缸,每个大缸五十斤重。”黄仲谦爽快地说道,“还有一些,只能当果酒。”他看了看黄锦,见她正冲着自己眨眼睛,忙止住了话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组织默契大考验,机智的你一定猜的到:吾留妻四三就八八五。后期各种求人名,发送任意角色名验证。现诚征管理员。小苏的第一本书,你的支持,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