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明知道他是个小王爷,但不知道为何,黄锦总有一种要逗一逗这个小胖子的想法,或许是他浑圆的身材配上可爱的面容,让她想起前世看过的一步小和尚的电影吧,那童星真心可爱,叫郝啥来着,她不记得了。不过,据说他长大后长残了,真是可惜了他和释小龙的皇牌搭档了!

  也不知道朱培谦长大了会是啥样。会是那种大腹便便的富贵样么,若真是那样,黄锦可不敢保证到时面对他,还能心无芥蒂的平等相交。

  3、酷/●匠√0网正0!版$b首/K发“

  第二天一早,黄永福就捎话过来,他叔叔黄举人家准备好了足够多的猪,到时办酒,不用去外面采购油脂。即使是这样,黄锦还是跟黄仲谦商量:“爹,等咱家茶子榨油了,我们送一百斤油给黄太医咋样?”

  “当然可以啊。只是这油谁都没吃过,也不知道炒菜好吃不,要是不好吃,可不好意思送人……”黄仲谦道。

  “是呀,要是好吃,榨的油多的话,可以多送一点,不然两百斤咋样?”何氏在一旁道。

  “那等油榨出来了,我们再商量?”黄锦道。“对了,咱家的油,镇上的磨坊可以榨不?”

  “应该可以。我拿着茶子去给榨油坊的老板看过,他说这东西和芝麻差不多,按榨芝麻油的法子来,应该错不了。”黄仲谦道,“而且,我和老板商量好了,今天就挑一箩筐茶子去榨着试试。”

  “爹,油坊老板要榨芝麻油,咱家那么多茶子,到时他忙的过来么?”黄钰问道。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一般来说,他最忙的就是这个时候了……”黄仲谦道。

  “这没事,今天下午先去榨油看看,到时若忙不过来的话,我们再另外想办法。”黄锦道。

  “嗯,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了。”小六一副小大人的口气说道。他稚嫩的面容,配上这几分成年人的口气,当下惹得一家人笑了起来。

  由于是试榨,今天黄锦他们今天特意称了一百斤茶子,送到镇东头的榨油坊里。榨油坊面积不大,大概一百两个平米,纯木制结构的油坊,经年累月被芝麻油的气息浸泡,以致于你一走过它旁边,就知道这必定是一座榨油坊,那掩饰不住的香味,直往人鼻孔里钻。

  架不住黄锦和小六的粘磨,他俩顺利地成为跟班,到油坊里来凑热闹,看看这油到底是咋榨出来的。

  刚一走进去,一种有些熟悉的场面在脑中回放,黄锦这才发现,前世她在很小的时候,陪父亲去过一次榨油坊。当然,那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了,要不是今天“触景生情”,恐怕那一段记忆永远被掩埋在尘埃里吧?

  眼前的榨油坊是一间木架结构的油坊,油坊里的一切都很“粗犷”。一间烘烤房、一个柴火灶台、一个水车石碾盘、一根硕大的榨槽木和一根吊在屋梁上五米多长的碗口粗细的大木头撞槌,是这间榨油作坊的全部“家当”。

  里面有两条“生产线”,其中正有两个师傅在忙着榨芝麻油。作为好奇宝,黄锦和小六缠着师傅,仔细询问每一道工序,这才知道:这榨油坊榨芝麻油,一整套工序看下来,和前世黄锦记忆里的榨茶油的法子差不多。这榨油的程序非常多,包括筛籽、炒籽、磨粉、蒸粉、踩饼、上榨、插楔、撞榨、接油等环节,每个环节都是手工完成,而且都不能粗心大意,稍有不慎,就榨不出油或少出油,最关键的环节是烘烤茶籽的时候要恰好无水分又不能烤焦,舂粉或石磨碾筛粉要细,水蒸火候合适,压榨及时功夫到位。

  第一道工序是将茶果炒熟,一个大炒锅、准备一些柴草就可以了。点燃柴草,将茶果放在炒锅里翻滚起来,直到熟了为止。将炒熟了的茶果放入放入石磨中,进行碾压,压碎后的粉末香味更浓烈。

  经过炒制、除杂、碾粉后,接下来是蒸热,粉末被放入蒸笼中熏蒸,随后就是木榨。蒸粉,是道关键的程序,也是件苦差事。蒸锅上搁一个木架子,再铺一块棉包袱隔粉。每锅蒸一个饼的粉,大约十多斤。蒸好的粉用包袱提了,放进铺有稻草的六个铁圈中,踩压为粉饼,这叫踩饼,集齐二十个饼就可以上榨了。

  撞榨,更是一种高级技艺,木榨榨油,就是靠撞杆撞击木楔的力量,用物理挤压的方法,将原料中的油分挤压出来。打榨一般为二人同时运作。其中掌执撞杆中心部分的,称之为"打"。另一人掌执吊绳,帮助带动的,称之为"带"。

  打榨最重要的技巧,就是两人必须融为一体,无论是脚步、身体,还是号子都必须一致。打榨之前,两人先将撞杆往前"悠"两下,这两下不撞击撞杆,为最后猛烈的一击积蓄力量。第三下两人同时喊一声短促而有力的号子:"嗨!"然后后退,并且"打"者立刻转身,将撞杆高举过顶,从吊绳中间翻转过去,再翻过来,转身向前,两人再次同时喊一声高亢有力的号子"依哟嗨",猛地向木楔撞去。

  开榨时,要铆足劲,利用撞槌荡起的惯性撞击木楔,把撞槌一遍一遍地撞向楔子,每撞击一次木楔,便会大喊一声“嘿哟”,一声声号子,一次次加木楔……随着楔子被打入榨仓,榨仓中横放的木块对茶饼产生挤压,黄亮、醇香的茶油便从油饼里一滴滴溢出,浓浓的油香味也随之弥漫开来,整个油坊笼罩在一片浓浓的香气中。

  “出油啦!出油啦……”金灿灿茶油顺着木槽缝儿缓缓地流到地上的油罐中,一阵香喷喷的油香扑面而来。在最传统的榨油坊里,黄锦再次亲眼见到了已有近千年历史的木榨油手艺,尤其是看到满山的茶子,变成一滴滴金黄的茶油的时候,黄锦内心颇有点触动,掩饰不住的兴奋,拉着小六又唱又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