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培谦进来的时候,看到黄锦和小六,偷偷做了一个鬼脸。他浑圆的脖子上套着一个金项圈,打扮的颇有些富贵喜人。黄锦看到他那样子,差点没笑出来,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才勉强绷住没笑场。再一看廖先生,他穿着黑色的团纹道袍,须发斑白,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黄永福看到廖先生,赶紧起身,恭敬地行礼问安。其他人不了解情况,几乎都没有见过廖先生,的只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对他点头示意。廖先生在上位上坐了下来,扫了一圈桌上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黄锦的错觉,她感觉廖先生在她脸上停留的时间稍微有些长。

  “胜祖大哥,这位就是买了况宅一半的东家廖居士……”待廖先生坐定,黄太医开始介绍起桌上的诸人来。黄锦注意到,黄太医只重点介绍了黄胜祖、黄仲谦和鲁先生。

  “这小姑娘就是锦儿,仰山上产铁皮石斛之事,就是她最早发现的……”黄锦没想到,黄太医居然特意向廖先生介绍起她来。

  听了黄太医的话,廖先生微微点头。而他身边的朱培谦则偷偷地对黄锦竖了个大拇指。

  这么多人凑一桌,让黄锦吃的有点莫名其妙,尤其廖先生的出现,更显得云里雾里的。廖先生话不多,也没有主动找话头的习惯,加上他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了,其他人也不好闷头胡吃海吃的,所以虽然有一桌子好酒好菜,说实话,大家都没咋个吃饱。

  待席散的时候,廖先生突然来了一句:“敢问黄三姑娘,今年是否遭遇过血光之灾?”他这一问,让人颇有点神来之问的感觉。不过,黄胜祖还是客气地说道:“是的,几个月前,多亏了黄太医,不然这孩子可能就……”

  “嗯!难怪,难怪。我观此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完,他就出去了。听了他的话,黄锦差点又笑出来了。这廖先生咋突然成了江湖算卦先生了?这人可真不能近距离接触,就比如廖先生,以前她对廖先生的那种神秘、高大上的感觉,就因为这一句话,瞬间崩塌了。

  而一屋子人也是有点感觉莫名其妙。

  “锦儿,我可以去你家玩吗?”朱培谦一句话,打破了当时那种诡异的气氛。

  “锦儿,他是谁?”大人们都出去了,就剩下几个孩子走在后面,听到朱培谦的话,黄镛拉着黄锦,悄声问。

  “哦,二哥、四哥,他是朱……”黄锦突然想起,见过这么多次,这小胖子都没有告诉过她,她应该如何称呼他。

  “锦儿、小六,这就是你们的大哥、二哥吧?我叫朱培谦,你们可以叫我朱四……”他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去看看小六,再看看黄镛,“你们长的可真像,若不是高矮不一样,我都要以为是一个人了……”

  黄锦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以真实姓名相告,是个心中坦荡的小君子!

  “你在家是不是排行老四?”黄镛听了朱培谦的话问,“真巧,我也是排行老四呢……”而黄钟看了看朱培谦,在听到他的名字后,略微愣了一下,然后面色自然地客气的向他拱手行礼。

  “锦儿,刚才喝的葡萄酒,是你家自己酿的吗?”朱培谦突然问道。

  “是呀,是锦儿自己琢磨出来的。你觉得好喝吗?我家还有好多哦,好喝的话,送点给你?”小六对朱培谦的印象非常好,忙不迭地答道。

  “哦,不用。我就随口问问……”朱培谦若有所思地说道,“锦儿,你还没说,我今天可以去你家玩不?”

  “当然可以啊……只是七里江有点远,这会时候不早了,怕你赶不回来……”小六轻快地抢着说道。

  “没事,我可以坐马车,上次我去七里江找过你们,可惜没找到。那里也没多远……”

  几个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黄锦这才发现,黄永福往酒楼走来,“锦儿,你们出来了?”

  “嗯。永福哥,你忙完了?”黄锦笑着道。

  “是的,对了,十一月二十,我家办烧尾宴,到时你们都过来呀。对了,钟儿,刚才廖先生和我爹问起了你的功课,听鲁先生说,让你明年开春就下场考试,不错哦!”

  “真的?先生还没和我说过这事呢。谢谢你,永福哥。我这还早着呢,相比永福哥你……”黄钟激动的面色略微发红,黄锦这才注意到,他声音与往日略微有些不同了,应该是进入变声期了吧。

  “你这已经相当不错了,你启蒙晚,正式入学也没几个月。”黄永福带着和煦的笑容道。

  “对了,永福哥,有个事情我想和你商量商量……”黄锦道。

  “锦儿,什么事情,你尽管说。”黄永福道。

  “是这样的,我家过几天就该榨油了,你家办酒席,要不要另外买油?”黄锦问。

  “额……这事情我平时不管。等我回去问问吧,按理应该会买的,毕竟这次酒席估计得有几十桌。”黄永福道。

  O酷◎*匠1网,X首{发

  “好。我是想,如果你家办事要买油的话,那就别另外买了,等我家茶油榨出来了,到时送点给你。”黄锦道。

  黄永福一家对她家一直都很好,数次有恩于他们,黄锦愿意在有能力的时候,多回报他。

  “呵呵,送就不必了,若是到时要买,我让厨房的人直接找你……”黄永福笑着说。

  “锦儿,啥油?不如你也卖点给我呗?”一旁的朱培谦,看着黄锦和黄永福有说有笑地,说了半天话,颇有些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尤其看到黄锦全程都亲切地叫着“永福哥”,而且笑容也格外灿烂,内心颇觉得有点不舒服。于是见缝插针地问道。

  黄永福看了看朱培谦,拱手行了一礼,“朱公子……”

  “叫我阿谦吧。”朱培谦挥手打断了黄永福的话,腆着脸对黄锦说:“你说的那茶油,是炒菜的么?”

  “当然。不然用来干什么?这茶油可是宝,吃了对人有很多好处,尤其是像那种很胖的人……”黄锦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看了朱培谦两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谢谢亲爱的支持,求追书求点最新章节。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码字的动力,么么哒!

上传失误,跳章了,已更新,谢谢爱疯丫头0及时指出,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