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好像扯远了。收回思绪,黄锦拿起几个小坛子,转身去酒缸里舀了几坛葡萄酒。没错,她今天打算去镇上找费记,推销她的葡萄酒的。她家的葡萄酒,经过数次滤渣,加糖,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俗话说,好酒不怕巷子深。但对黄锦他们来说,目前还真要找到一个好的机会,让大家知道黄家的葡萄酒,品质和西域来的葡萄酒有的一比。而黄锦想到,费记酒楼南来北往那么多客人,如果能请他帮忙介绍,肯定比把酒卖给镇里的酒铺强,毕竟酒铺的客户,平均购买力就在那。

  “好,那你和小六一起吧。”黄胜祖点点头。

  小六听到可以带上他,当下就兴奋地蹦起来了。

  “爹,这葡萄酒,你也带点送给永福哥吧,这酒不醉人的……”黄钰提议道。

  黄锦看了看黄钰,她此刻显得尤为高兴。这几天黄锦也设法试探过她,发现黄钰丝毫没有因为黄永福考上举人,两人的差距变得更大了,而显得郁郁寡欢,反倒是真心为黄永福高兴。看样子,她心里的那道湾已经转过来了。

  毕竟,虽然他们和黄永福血缘上没有关系,但都姓黄。在这个时代,同姓结婚,被视为乱伦,这可是会被人唾弃的。

  “姐,你说,永福哥以后的媳妇,有没有黄桂菊那么漂亮……”私底下,两姐妹会说一些悄悄话。

  “怎么能这样比?黄桂菊虽然漂亮,但比起永福哥差远了。他的媳妇,指定是一个大家闺秀……”黄钰语气轻快地说道。“小孩子家家的,在外面可不能这么说,不然人家会觉得我们太不懂事了……”

  “嗯,我知道。”听到黄钰的话,黄锦彻底放下心来。

  ……

  到了七里江,黄锦和小六径直去找钟掌柜,黄胜祖、黄胜宗、黄仲谦、黄汉光四人则去百草堂道贺。

  费记酒楼的伙计对黄锦这个小姑娘已经非常熟悉了,远远地看到她,就赶紧迎上来了,“黄三姑娘,你来找钟掌柜的吧?”

  √酷+Y匠^网9\唯一"正@版,√“其3《他4都;是U盗版

  “恩恩,劳烦福子哥通传一下啰。”小六调皮地说道。福子是费记的跑堂,人很机灵。

  他们刚一走到费记,钟掌柜就特意迎出来了,“黄三姑娘,快请进。哟,这提的什么东西,这么重……”钟掌柜看到姐弟两个合伙抬着的竹篮子,赶紧招呼伙计接过来。

  “钟掌柜,这是我和您说过的葡萄酒,先送一点过来给你您尝尝。如果店里有客人想买这种酒,麻烦您多推荐推荐……”黄锦揭开一个坛子,双手递给钟掌柜,“您尝尝我们这酒,看味道咋样?”

  “好,真好,光看这颜色,就知道是上好的琥珀酒。”钟掌柜舀了一小勺子,慢慢抿了一口,“别说,这味道也正宗。”他咂巴了一下嘴巴,朝黄锦竖起了大拇指。“今天就你们姐弟两个来镇上的?”

  “不是的,我爹他们也来了。对了,钟掌柜,过几天我家该榨油了,到时给您送点过来试试?”黄锦突然想起茶油的事情,不忘提前和钟掌柜打好招呼。

  “行,锦儿给我带来的可都是好东西,到时榨油了,提前送过来。”钟掌柜爽快地道。

  他们正说着话,就见百草堂的刘掌柜带着一个小厮走进店里。

  “太好了,你们还没走。我东家让我来点菜,三少爷听说你们也来说,特意说要请你们一起吃饭。”刘掌柜看到黄锦他们,颇有几分惊喜地说道。

  “呵呵,刘掌柜,谢谢您。我和小六还有点事,正要走了……”黄锦向刘掌柜行了个礼后,就打算拉着小六离开。时下的风俗,男人谈正事,小孩尤其是女眷不适合入席的。刘掌柜应该只是客套两句,所以黄锦找了个借口。

  “可不能走,不然我们还得四处去寻你。来之前我们已经问过你爷爷他们了,已经说好了的。一会他们就都往这里来了。”刘掌柜拉着小六的小手,不放人。

  黄锦一看,敢情人家不是客套呢,于是就大大方方地说道:“那谢谢您啦!”只得拉着小六,在一旁恭敬地等着。

  过了一会,福子领着他们到了楼上的天字号包间。这包间装饰的十分古朴,但也很宽敞。黄锦和小六在靠墙的不显眼的位置,找了个小桌子,安静地坐了下来。此时刘掌柜在楼下点菜,他身边的小厮不知道去了哪里,转眼就不见人了。

  等人的过程,颇有些无聊,黄锦和小六探着头,往窗户外看风景。

  这包间的位置非常好,探出窗外,几乎可以看清白竹镇主街的所有情形。稠江如一条玉带搬穿江而过,两岸铺着青石的码头上,不时有大姑娘或者小媳妇,提着木桶,沿着堤坡的青石小路,小心翼翼地走到码头上洗衣服。因为今日不是集市,因此,河两边的行人不时很多,但时不时传出的各种吆喝声、谈笑声,让本有几分静谧的乡镇,显得生气勃勃。

  “姐,你看,是二哥他们。”小六兴奋地叫了起来。

  顺着小六手指的方向,黄锦看到了鲁先生领着黄镛、黄锈,匆匆地往费记走来,他们的身旁跟着一个小厮,再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刚才刘掌柜身边的那位。原来,他是去白竹书屋请人去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鲁先生他们就进来了,同时进来的还有黄太医、黄永福、黄胜祖、黄胜宗、黄仲谦、黄汉光。看样子,这只是一个小型的宴会,请的主要就是黄锦家的人。想到这里,黄锦不由吁了一口气。虽说她还没到留头的年纪,但一个小姑娘跟着一桌不相熟的大老爷们吃饭,传出去,似乎对名声也不是很好。但如果只是跟着自家人凑趣,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黄永福进来的时候,冲着黄锦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笑了起来。黄锦不禁笑了起来,十六岁的举人老爷,其实还是童心未泯。又是一番行礼客气之后,终于按主宾次序坐定,奇怪的是,黄太医居然将上位留了出来,也没有解释原因,只一个劲地和他身边的鲁先生悄声说话,隐约中,似乎是在询问黄镛和黄锈的功课。

  自况宅收拾好了之后,平日里,黄镛和黄锈都是住镇上,每隔一旬,逢休沐的时候,才会回七里江。所以,黄锦也隔了七八天才见到黄镛和黄锈,兄妹间,本有许多话要谈,但此时自然不合适。几个孩子都安静地坐着,黄永福、黄胜祖他们也都噤声。

  过了约半盏茶的功夫,百草堂的一个伙计进来,对着黄太医耳语了两句,黄太医就匆忙起身,迎来出去。黄锦他们刚要起身,就发现黄太医又折回来了,他身边跟着的,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人——廖居士,而廖先生后面跟着一个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人:朱小胖朱培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