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两三天,黄锦姐弟几个都在李家庄拾谷穗,不过再没遇到朱培谦,不晓得这粘人的小胖子做什么去了。黄锦心里松了口气,这小王爷太粘人了,她现在是装着不知道他的身份,从目前的情况看,朱培谦也没有自报家门的打算。这样最好了。但相处久了,就怕无意间他显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以后见他,岂不是要下跪。这可是要命的,黄锦可没有三叩九拜的打算。

  起初两天,小六还念叨着会不会再遇到朱培谦,他对这个看起来胖乎乎的小子还是挺有兴趣的,毕竟现金黄钟和黄镛两个在私塾读书,相比之下,愿意和他玩的同龄小男生太少了。但念了几天后,就把他抛到脑后去了。因为,黄家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她家要开始种茶树菇了!

  在和费记的钟大掌柜几次三番商议后,他们决定先试种一批香菇,若效果好,再扩大规模,这样一来,风险就小了很多。

  受限于技术和材料的缺陷,黄锦决定凭借着她前世的记忆,采取段木法种一批香菇。这段木法,又叫椴木香菇的种植,椴木栽培是由传统的老法栽培(砍花栽培)发展起来的栽培方法,与老法不同的是将菇树截成一定长度的椴木,人工接种,然后进行精细的管理。采取这种方式种植香菇,成功率高,出菇早,产量高,黄锦记得前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这种种植方式是主流的香菇种植方式。

  而无意间发现的一个惊喜,则更让黄锦欣喜若狂:来自厦门的王大壮,居然会最原始的砍花种香菇术。原来,福建那边,近年来也流行吃香菇,且有那敢第一个吃螃蟹的,无意中发现了砍花种香菇术,只是由于产量少,可能还没推广到这边。

  这可真是人生无处不惊喜啊!在知道了王大壮会种香菇后,黄锦极力说服他,前来协助她一起实验,采取段木法种香菇。而作为一个技术爱好者,王大壮自然极为感兴趣。

  于是,在黄锦的要求下,王大壮专门负责种香菇的技术研究。而晒茶子的事情,黄仲谦只得又拖罗进昌介绍了另外两个短工,晒茶子。

  山里密密麻麻都是茶树,多的是枯死的老树兜,把它们砍成一段段,采取井字式、条码式、复瓦式等堆叠方式,将这些老而不风裂的茶树一段段堆叠在一起。要注意的是,堆叠好的茶树枝,每隔一个月左右要上下调换位置一次,反复排放上下菇木要相错开以利通风,便于吸收水分。

  王大壮的日常工作就是负责确保段木始终保持在适合出菇的湿度,以免过于干燥或者湿润,影响了香菇的产量。同时,定期地把泡了茶树菇的水淋在树枝上,这种水里头含有菌群,应该可以加快出菇的速度。就如现代的菌棒,也是有菌群。

  当然,这一切只是黄锦纸上学来的,至于具体效果,她真心也没有十足把握。所以这段时间,她和王大壮两人全副身心地都放在了研究种香菇之事上了。

  不知不觉,这时间就过去快一个月了,看着干枯的茶树,已经零星地出了一些菇,黄锦感到非常兴奋:这说明她的方向是对的!

  而另一件让黄锦开心的事情便是:黄永福中举了。喜报在十月底才传来。喜报传来后,整个七里江都沸腾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举人老爷,十里八乡的乡民都纷纷传颂,问起白竹镇最年轻的举人是谁,自然就是咱七里江的黄小太医!每当说起此,不管男女老幼,都有一种自豪感。

  黄锦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刻,黄胜祖和黄仲谦备了一份在他们能力范围内精心准备的极为厚重的礼,打算带着黄钟、黄镛两人,亲自上门祝贺。

  “黄小太医是咱锦儿的救命恩人,汉巧的事情也得亏了他。以往也没啥机会报答人家,趁着这次机会,可得好好表示表示。”何氏念叨着说。

  “是呀,虽说咱的礼物,在见惯了好东西的人来说,不值一提,但这羽绒马甲,估计谁都没见过。”黄仲谦也感叹。

  看正版&}章2r节上C5酷a@匠,z网lI

  原来,黄锦想到中举后的黄永福,不久后指定要去京城考进士,这一路向北,路途极为寒冷,于是突然奇想,要给他做一件羽绒马甲。为此,黄锦姐弟几个精心收集了不然鸭绒,打理干净后,经过反复蒸馏消毒后,才开始缝制。

  为防止羽绒钻毛,马甲最里面用的是上好的密织绸缎,这种料子有点类似现在的涤纶,不透气,但能有效防止钻毛。

  缝好了羽绒后,外层有用上好的江布细细缝制,一件精心准备的羽绒马甲,在何氏的巧手下,做成了。

  “爷,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你去不合适……”黄胜祖拧着眉头道,“我们是正儿八经去给黄小太医道贺的,按理女眷是不能去的。”

  “嗯,我知道,爷,我不去永福哥家,我去费记找钟大掌柜。”黄锦圆髻上缠着红丝带。洁白的肤色配上丝带,更显得精致而可爱。这半年来,黄锦可是长高了不少,气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说起来,黄家的孩子,长相都不错,黄钰像极了何氏,一看就是温柔娴淑的贤妻良母,温婉而美丽;黄镛和黄锈则长的很像黄仲谦,父子几个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黄钟则和黄仲谦颇有几分神似,但眉目应该更多的继承了他亲生母亲的长相,当然,不可否认,他是一个相当俊秀的小正太。至于黄锦,她曾对着昏黄的铜镜仔细研究过,她既不像黄仲谦也不像何氏,应该是结合了两人的优点,眉眼精致,目前是个小美女。

  不过,黄锦有一个忧虑:都说小时候美的,长大了不一定美。比如前世有个演婉君的小姑娘,长大了,那长相虽然还是挺漂亮,但远没有小时候那般倾国倾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