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拾谷穗应该是许多农民孩子的童年记忆吧。黄锦觉得非常有幸,这世依然有机会,体验拾谷穗的快乐。

  拾谷穗,是乡村一项特有的活动。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在晚稻全部收割完后,村里的孩子会提着篮子,到田间地头,捡遗漏在地里的稻穗。这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当然也是一件非常有劳动价值的事情。孩子们在拾谷穗的过程中,体验劳动的艰辛,更学会一个道理:珍惜每一粒粮食。

  这天吃过早饭,黄锦、黄钰和小六和何氏说了一声,就拉着早已准备好的竹篮子,往田里走了。

  有经验的孩子,知道哪些田的主人干活比较粗糙,遗落在田里的稻穗多;哪些田的主人干活比较精细,即使去了,也捡不到啥谷穗。而黄锦他们今天要去坝下里那边拾谷穗。听黄钰说,坝下里有一片三四倾的大田地,属于坝下里一个田庄,,据说是一户姓朱的大户人家的。这姓朱的大户人家,家里田地非常多,农忙时都是雇短工收割,也不会过于仔细地去捡拾遗漏的稻穗。

  黄锦他们到的时候,发现这一片地,地里的谷子已经收割过了,只剩下大约两寸来长的杆茬,和一个个扎成稻草人行的稻杆没有运走。而田里,已有不少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提着篮子,仔细在稻茬里寻找遗落的谷穗,每捡起一颗,就以最快的速度丢进篮子里,然后再弯下腰,不放过每一个可能有稻穗的田间地头。

  到了地里,黄锦他们找了一块人少点的位子,姐弟几个极有默契,也不说话,只顾闷着头,仔细搜寻着稻穗的影子。

  黄锦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拿着根树枝,眼睛迅速地在地上搜索着,还用树枝将散落的秸秆和杂草拨开,寻找谷穗。很快她就发现,一个金黄饱满的谷穗,就藏在散落的几根秸秆和野菜中间,连蔓儿忙弯腰将谷穗拾了起来,放进篮子里。小六则更是连老鼠洞都不放过,仔细地用棍子扒拉一个一个老鼠洞,这种洞里,往往能找到不少稻穗。

  黄锦尤为享受拾谷穗的过程,让她体会到人生处处有惊喜。每当发现一个谷穗,她就情不自禁地由内心升腾出一种积少成多的成就感,尤其看着篮子慢慢被谷穗填满,她内心的满足,也渐渐被填满。

  这种意外收获的感觉,真是好。并不是没一个谷穗都是完整的,有些谷穗,只剩下半截,或者少半截,有的上面的谷子粒大多都脱落了,然而这些都不重要,无论是一个完整的谷穗,还是残缺的,都被黄锦当成宝贝,捡进篮子里。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升到正当空。秋天的日光虽不如夏日的毒辣,但晒久了,还是会觉得难耐的。好在出门的时候,何氏让几个孩子都拿好草帽,黄锦和黄钰两姐妹更是要求他们把身上裹严实,脸上也罩着一个为毛,防止晒伤。只是这样一来,未免有点闷热。

  黄锦看了看手里的篮子,里经有了多半篮子的谷穗。而她也从田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看到眼前有一条小河弯,河对岸,就是李家村,村里的大庄园,主人就是那朱姓大户。

  管它朱姓马姓,解决温饱最重要。黄锦摘下帽子,拉着黄钰和小六,到河边的一个大梧桐树底下歇息。刚一走到树荫下,就感觉一阵凉意袭来。黄锦找了个大树根,用粗布垫了下,就坐下来。

  “姐,把我们的卷饼拿出来吃点吧,好饿……”

  “嗯,再喝点水,嗓子都要冒烟了。”小六说完,拿起水葫芦,仰起脖子灌了几口。

  “你慢点喝,别呛着了。”作为姐姐的黄钰,时刻不忘关心和照顾黄锦、小六。

  黄锦拿出卷饼,啃了一口,远处的七里江,缩成了一个小半圆。走的时候没发觉,这静下来一看,他们离七里江应该有点距离了。

  卷饼是早上何氏给他们姐弟精心准备的。其实,按这里的风俗,一般都不喜欢吃面食。但黄锦觉得前世吃过的卷饼软软的,方便携带,就在家买了面粉做过几次。没想到几个孩子都挺喜欢吃。所以今天何氏特意起早,给他们做了卷饼,带着给几个孩子加餐吃。

  卷饼里刷了一层薄薄的腐乳,然后包了些肉酱和蔬菜,焦黄的饼面,咬一口,真是说不出的美味。

  “哈,正想去找你呢。”一个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传来。

  黄锦扭头一看,不禁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咋哪哪都能遇到这个小胖子!这是一尊惹不起的大佛。没错,这就是宜春王朱培谦。

  “小苹果,你在吃什么?”朱培谦盯着黄锦手里的吃食,咕隆咽了一口口水。

  这锦衣玉食的小王爷,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啊,居然对他们这种乡野小食馋的咽口水。黄锦瞬间觉得这小胖子还挺可爱的。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黄锦问。

  “哦,我来玩一玩,正想出去找你呢,”朱培谦道。他一边说,一边就要往田埂上坐。

  “哟,公子,可不能这样?这多脏呀……”一个小厮赶紧拿来一块锦帕垫起来。

  朱培谦看了看黄锦,“小苹果,你做锦帕上吧。我坐你那里。”

  “不用。我也垫了帕子的。”黄锦坐在一堆稻杆上,稻杆下垫着一块粗布帕子。其实乡野的孩子,哪里有那么多讲究。只是何氏此人一向比较讲究,连带着几个孩子也讲究很多。

  “锦儿,你吃的啥……”朱培谦见之前问话,黄锦没理他,再次锲而不舍地问起来,也不叫黄锦为小苹果了。

  “卷饼,我娘给我做的。”黄锦想了想,撕了一半递给朱培谦,“你要不嫌脏,就吃吧。”

  “哎哟,这可不能吃,吃坏了肚子可怎么办?”朱培谦身边的小厮惊叫了起来。想把朱培谦手里的卷饼拿走,但又没那个胆量,急的满头大汗。

  “不用你管。”朱培谦推开小厮,拿起卷饼就咬了一口:“真好吃。锦儿,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酷匠t网s首Y发"*

  “拾谷穗。”黄锦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手边的竹篮子,“诺,就是捡这个。”像朱培谦这样高高在上的王爷,肯定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的。

  “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朱培谦道。

  “你很闲吗?你的下人不会让你做的……”黄锦指了指旁边的小厮,小厮一脸的敢怒不敢言,看起来颇有点好笑。

  “没事,我说了算。谁敢管我。”朱培谦把手里的卷饼几大口就吃完了。虽然吃的很快,但看起来却非常优雅。不愧是宜春王,从小就有着良好的教养,举止中自然流露出一种优雅。

  “锦儿,这是你弟弟,我上次见过。那她又是谁?”朱培谦指着黄钰问道。

  “她是我二姐,叫黄钰。”黄锦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提起竹篮子,又开始拾谷穗了。朱培谦赶紧屁颠屁颠地,跟在黄锦后面,胖墩墩的身子配合着亦步亦趋的动作,倒是有几分好笑。

  “锦儿,你家有几个孩子啊?”

  “我还有两个哥哥,下回见到,介绍你认识。”黄锦道。

  “这么多人啊,那肯定很好玩。锦儿,我可以去你家玩吗?”朱培谦十分羡慕地问道。

  哎,这只怕是一个锦衣玉食宠着的小王爷,估计家里没有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怪不得每次遇到他,总是在不停地和你找话题呢。指定是个闷坏了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