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黄堆晚稻,篱碧见冬菁。”眼见着就到了霜降了,到了收割晚稻的季节了。天公作美,霜降前后,天气晴好,秋高气爽的。

  由于有了人工脱粒机,加上分家后,又只有二十亩稻田,因此,黄锦家这次的农忙,相对轻松很多。九月二十四,黄家正式开始抢收晚稻了。天刚蒙蒙亮,黄锦就迷迷糊糊听到黄仲谦和黄胜祖忙碌的声音,原来,黄胜祖一大早就打算用板车先把脱粒机拉到稠江上游靠近坝下里的田里去,顺便趁早去割稻子。

  “落霜了不?”何氏问。

  “我刚去看了,落了,白茫茫的一片呢。”

  黄锦一听,不由得暗暗高兴起来。“霜降见霜,米谷满仓”,过了霜降将霜,这可是个好兆头。

  “爹,我和你一起割稻子去。”黄锦推开木窗,探着头喊道。

  “不用,你年纪小,再睡一会儿。”

  虽说有了脱粒机,脱粒的工作简单了很多,但割稻子也是一项相当繁重的体力活。黄锦和黄钰姐妹俩,利落地穿好了衣服,用头巾把头发包好,拿着割禾刀,跟着黄仲谦,一起出门。按之前说好的分工,何氏留在家里负责做饭,送饭。

  何氏怀孕了,虽说农村人,怀孕时该干的活还是得干,但考虑到她已经算是大龄产妇了,黄锦极力劝说,何氏终是同意留在家做饭,晒谷这一安排。

  已经成熟的稻穗,随着秋风起舞,一层层地荡漾开、就如碧波一般。稻谷的香气,四溢乡野。此时,田间地头,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此时,大家都在加紧抢收晚稻,让颗粒归仓。

  他们刚走到村口,就看到何作林领着一家老小往他们这边走来,黄胜祖赶紧迎上去:“老哥哥,你来干什么?”

  “昨晚我听说你们今天收晚稻,带着一家老小过来帮忙了……”何作林道。

  “不用,不用,人手够了的。”黄胜祖忙摆手。

  “老哥,你也别跟我客套。三郎和四郎在镇上读书,大嫂子又在城里,就剩下你们这几个人,人手怎么够?”何作林问。

  “姥爷,真的够了。你看,我们有这个。”小六献宝似的指着脱粒机,兴奋地道。

  “这是什么?”小虎好奇地走上去,摸了摸脱粒机上那齿轮一样的滚筒。

  “这是脱粒机,有了它,打稻谷的时候,可以省不少力气。这可是锦儿琢磨出来的哦。”小六一脸自豪地说道。

  “真稀奇,锦儿,你可太厉害了。”何彩琴笑着对黄锦赞道。

  “姥爷,你们也要收稻子吧,还是先忙你家的吧。”黄锦脆生生地道。

  “不用,我们都说好了,家里地少人多的,先帮你们干两天再说……”古氏笑着接过话头,“有了这啥机,我们再加把劲,估计两天就能帮你们收完。然后再帮我们收……”

  “这主意好。”贺氏赞道,“仲谦,赶紧去吧。别耽误了时候,锦儿、钰儿、采芹,你们跟我回去,一起准备做饭。割稻子太伤手了,小姑娘要好生养着。”

  不等黄仲谦说话,贺氏就一手一个拉着黄锦姐妹俩回去了。黄锦回头,远远地看见一个老伯捧起一把金灿灿的稻谷放在鼻间,露出了金色的笑容。

  有了何作林一家的帮忙,黄锦家的稻子,两天就全部打好了。忙完后,他们又拉着脱粒机,在河西镇帮了两天,姥爷何作林家四十亩晚稻也抢在下雨前全部收割完毕。

  而这次晚稻,最让人关注的就是脱粒机了,每次都有村民,趁着空闲,好奇地过来试一试这脱粒机,对脱粒机那叫一个赞不绝口。再一打听价钱,只好黯然走开:“这东西这么贵,够买一亩地了。唉,我们还是辛苦一点吧。”

  酷b匠&网、永Z久‘免☆费看小8说B

  每当此时,黄锦也只是笑笑。说句实话,脱粒机这样一个新事物,突然出现在七里江,新奇难免,但真正有实力、愿意花钱买的,黄锦早就预料了,应该是寥寥无几的,毕竟对于一向生活清苦、节俭的农民而言,更多时候,更愿意用自己的苦劳力去换取微薄的收入。他们不会也没有“磨刀不误砍柴工”的观念,更加不会舍得花看似天价的五两白银去买一台机子。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也确实没必要买这样一台机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