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汉巧还好吧?两个伢伢长的咋样?”彭氏一见到胡有生,忍不住问。

  “嗯,孩子们都长的挺快,汉巧的奶水不够,我们商量了下,另外请了一个奶妈。”

  听到这里,黄锦有些诧异,古代不都是请奶娘的吗?咋黄汉巧还自己喂奶?其实黄锦不知道的是,请奶娘那是大户人家特别讲究才会干的事情,胡家日子过的不算特别好,远没有到专门请奶娘喂奶的程度。

  “嗯,那就好,有你娘在那边照看,也让人放心些。对了,你这么晚才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彭氏问。

  酷匠●网s首{+发/

  胡有生看了眼黄胜祖,见他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开口:“是这样的,俞县令让我立刻来一趟。他收到消息,当今恐怕……”胡有生说的时候,指了指天,“现在京城那边不大安宁。”

  “呵呵,这和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有啥关系?”黄胜宗忍不住道。

  “姐夫,是不是汉王和赵王……”黄汉光问。

  “是的,所以现在临川王在南昌颇为得意。前几天黄永康居然不顾正在流刑服役期,偷偷回了七里江,后来还拿着临川王的手牌,要求俞县令……”胡有生顿了顿。

  “有生,没啥可瞒的,都是一家人。孩子们虽然还小,但也当知道此事,日后出门,也要多加防备……”说完,黄胜祖吧嗒了一口烟。

  如果说一开始黄锦还云里雾里,摸不着门道,听了胡有生后面的话以及黄胜祖的话后,她瞬间就明白了:当今圣上、庆元帝朱隶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估计目前情形已非常危险。

  朱隶为太祖第四子,据传当年和太祖十七子宁王联手,谋宫夺政,将建文帝拉下台,自己当了皇帝。朱隶一生,战场得意,然而子嗣却不怎么旺盛,目前存活的只有三个,皆为原配徐氏所出。

  当今太子朱志,作为嫡长子,小时颇被朱隶喜爱,然而朱志喜静厌动,体态肥胖,行动不便,行动的时候非得有两个内侍搀扶,方能跌跌撞撞勉力行走,因此对于一生嗜武的朱隶来讲,他并不喜欢这个儿子。只是碍于长幼有序的祖制,加之他当年在庆元帝夺得帝位的决定性战役——靖难之役中立了奇功,方立他为太子。民间盛传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朱志长子朱基颇得庆元帝喜爱,这也是朱志虽体弱,然太子之位较为稳固的原因之一。

  朱隶最为喜爱的是他的两个较年幼和更好武的儿子朱燧和朱煦,并常常带他们去参加征战,使得两个幼子相比长子,战功赫赫。

  凡事一旦涉及到皇权,就是明晃晃地无父子无兄弟了。这句话,放到现在同样适用。朱燧和朱煦虽碍于皇命,不敢直言反对,但私底下,早就心生不满。

  次子汉王朱煦甚至曾下毒试图谋害庆元帝,阴谋夺宫,事情败露后,在朱志的求情下,获得赦免,强令就藩。

  朱燧见强势的二哥落得如此下场后,千方百计向庆元帝表明心迹,反复诉说自己无意帝位,这才被封为赵王,封地就在京都北平,日子过的颇为悠哉。

  ……

  联系上之前的见闻,黄锦推测到,庆元帝病危,让赵王和宁王那沉寂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天或许要变了。从临川王的做派推测,目前京城的局势,对太子一脉不利。否则作为赵王一派的临川王,行事不会如此张扬。黄永康只是其中的一枚小棋子,但小棋子的举动同样可以反映大人物的处境。

  “有生,你们在打啥哑谜呢,这临川王得意,和黄永康又有什么关系?黄永康得意,和我们又能扯上啥关系?”黄胜宗满脸不解地问道。

  “嗯,是我扯远了。是这样的,黄永康拿着临川王的令牌,要求调看家里的户帖……俞县令以袁州不归临川王管辖为由,推却过去。”胡有生道。

  “他要看我们的户帖做什么?”黄仲谦问。

  “不知道,总归不是好事。”黄胜祖道,“咱家和黄汉元、黄永康一家的仇算是结下了,眼下黄汉春在临川府当县丞,不知道日后还会有什么……总之,你们出门都格外留意黄汉元家的人,别再吃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晚上还有一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