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铁匠终是请人把脱粒机拉七里江去了。黄仲谦父女两个只好再三道谢。陈铁匠本打算留他们吃饭,黄仲谦借口还要去找罗进昌,这才好不容易走出了铁匠铺。

  刚一出铺子,父女两个相视一笑,黄仲谦就对黄锦道:“锦儿,这陈铁匠是值得深交的人。”

  “嗯,我也不懂,但是和他交往,挺让人觉得舒服的……”

  黄仲谦和黄锦是走着回去的。一路上,黄仲谦眉头有点深沉,不如往日高兴。

  “爹,请人的事,你和表舅公说了没?”黄锦试图打破沉默。

  “已经说好了,你表舅公说就这两天给我们回信。”黄仲谦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不是请人的事,遇到麻烦,那会是什么事情?黄锦心下有些诧异,但也不好逮着黄仲谦多问,毕竟,每一个家长都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打破沙锅问到底。尤其是现在,对女子更要求在家从父。虽说黄家内部非常民主,但黄锦知道,该有的分寸,她也应该谨守。

  而等他们刚一迈进大门,黄仲谦就立马去了黄胜祖房间,两人关起门,说了半天话。

  黄家的茶子,大部分都搬到况宅去了。但还有七八十担,放在七里江,由何氏母女几个料理。日落时分,黄仲谦带着一家老小,到村里的晒谷场收晾晒的茶子。

  “爹,这种茶子最好了,出油多。”黄锦捡起一颗黑黝黝的茶果,笑着对黄仲谦说。

  “锦儿你咋像个老庄稼把式,说的就像是你知道似的。”黄仲谦手脚不停地忙碌着,看到黄锦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

  我可不就知道?!黄锦暗想。前世,她上中小学的时候,学校还兴放农忙假,每当捡茶子的时候,就会放几天假,目的就是让孩子们跟着大人一起,体验劳动的艰辛。她前世没少捡过茶子,自然就相当清楚啥茶子出油多了。黄锦突然想起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那就是每年秋季,每个班的学生都要提几斤茶子交给学校。学生们排队交茶子的场景,这会想起来,充满了趣味。可这一切,却已经是隔世的事情了。

  “锦儿,在想什么呢?”黄钰推了推她。

  “姐,我在想,这茶果这么好,咱家今年肯定可以榨很多油。”黄锦回过神,笑着对黄钰说。

  “嗯,我就怕茶油没人要。”黄钰道。

  “不会的,你相信我。”黄锦道。

  一边说着,一家人就拉开架势,开始收茶子了。

  其实,从茶子到茶油,中间经过的工序还是挺多的。

  首先就是要把茶子暴晒,将外壳晒干、晒裂,然后里面的茶果就会自动和茶子壳剥离。这一带的茶子品质非常不错,黑色的茶果,多数都是硕大一颗,这种茶果含油量高。

  茶果裹着一层黑色的硬壳,将这层壳去掉,里面的果仁就是真正榨油的原料了。茶果仁尝起来非常涩口,带点辛辣,不能吃。

  黄锦估计,肯定有不少人曾经尝过茶子的味道,发现不好吃,这才作罢。只是,没人想到茶子可以用来榨油,这才导致满山的茶子无人问津。

  收茶子的时候,黄家一家人分工合作:黄仲谦负责用竹子做成的钉耙(就像猪八戒背的那种耙子),把茶子耙成一堆堆;黄钰、黄锦负责把耙子耙不拢的茶子用扫把扫拢;黄胜祖负责用簸箕把茶子装到箩筐里。小六年纪小,平时他也就负责帮大人打打下手。此刻,他拿着一个小簸箕,有模有样地学着黄胜祖,把茶子收到箩筐里去。黄家几个孩子,其实都非常懂事,教养的不错,用何氏的话说,就是省心、争气。

  黄锦他们在热火朝天地收茶子时,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也有那热心的,主动上来帮忙,遇到这样的,黄仲谦和黄胜祖就连声道谢。也有好奇的人,忍不住开口问:“你们捡这么多茶子,要用来榨油?”

  黄锦一看,原来是村头黄伟家的媳妇香莲婶子。黄伟家养着几头母猪,专门发猪仔卖,家里也有几十亩地。

  “是呀,婶子。”黄锦答道。

  “哟,这茶子还能榨油?这可是第一回听说。茶油能吃吗?”

  “自然是能吃的。”黄仲谦道。

  虽说买山的时候,有人问起买那么多没用的山地干什么,黄锦他们一直没有明说。但这又是请人,又是晒茶子的,一家人早商量过,若是有人问起,就如实说。

  “茶油要真能吃,你们捡这么多茶子,卖了也是个赚钱的道。”黄锦扭头一看,没想到里正他们几个也在。

  最\新l章?b节上?酷Z匠;l网

  “想钱想疯了,还想卖茶油赚钱。”施满均怪声怪气地说道。施满均是个二流子,平日没个正行。

  “施春晓,我听说你家也酿葡萄酒了,可以喝了吗?”黄锦把苗头对准了施春晓。

  “当然可以喝了!”施春晓满脸得意,“锦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就你家会酿酒啊?!”

  “我可没这个意思。只是我知道在我家之前,是没人用野葡萄酿过酒的。你家的酒方哪里来的?”

  “你管得着吗?黄毛丫头!”施满均说完,拉着施春晓姐弟几个就走了。

  黄锦听二丫经常提到,自合作酿葡萄酒后,施春晓一家和黄汉元一家打的颇为火热。

  此时,黄桂林踩着小脚,带着胡有生来了。

  “岳父,我来帮你。”他接过黄胜祖手里的簸箕,开始铲茶子。

  “有生,你咋来了?出了什么事情?”对于胡有生突然出现,大家都诧异不已。

  “是有点事情,等这里收拾好了,回家再说吧。”胡有生道。

  “哦,那好。还是我来装茶子吧,你和仲谦帮着把茶子挑回去。”黄胜祖使唤起胡有生,可是一点没客气。

  “好!”胡有生道。

  一家人又忙碌了大半个时辰,才把茶子全部收好。

  由于胡有生来了,晚饭特意把黄胜宗和黄汉光两人叫上。本来是打算把二房的男丁全部叫上的,但是胡有生来的有些突然,何氏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还是彭氏来搭了一把手才临时加了几个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今日推荐,有追书、有解封的话,加更一章。嗯,不说了,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