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镛这段日子,在私塾鲁先生的教育下,斯文了很多,但此时颇有些忍不住,捏紧拳头,满脸通红,刚想转身,被黄仲谦拉住:“镛儿,再不走,就要耽误上学了……”

  黄镛只得作罢。

  待黄汉元父子走远后,黄锦忍不住说道:“爹,他怎么又这样?我听过黄永康回来了?”

  “你听谁说的?”黄钟沉着脸问。

  “二丫和我说的。她也是听施春晓说的,没看到过。不过上回我在镇上,像是看到他骑着马走了……”

  “管他回不回来,我们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就成。这判刑也是律法规定的,挨不着我们什么事。”黄镛恨恨地道。

  “好了,快点赶路吧。锦儿,你到镇上去干什么?”黄仲谦问。

  “哦,爹,我要去下铁匠铺。”黄锦道。

  到了镇上,父女几个就分头行动了,黄仲谦去找罗进昌说请人的事情,黄钟和黄镛则去上学。黄锦先去铁匠铺,并和黄仲谦约好,等他办完事情后,去铁匠铺找她。

  上次把脱粒机放铁匠铺后,一直忙忙叨叨的,黄家都没有去把东西收回来。今天早上,一家人商量,过几天就要收晚稻了。由于有了人工脱粒机,黄家又只有二十亩稻田,这次不打算请人。

  “陈师傅,我家的脱粒机可以拿回去了吗?”黄锦钻进铁匠铺,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她甫一进去,就脆生生地问道。

  “哟,是黄三姑娘来了,快请坐。”陈铁匠的媳妇赵氏一边说着,一边就上来拉着黄锦的手。这小丫头白白净净的,看着真讨人喜欢。

  “赵婶安。”黄锦笑着福了福身,远着灶台,坐了下来,接过赵氏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

  #酷}匠/网唯》一`正版,4其他K都C3是P4盗√●版W^

  “黄三姑娘,你爹呢?”陈铁匠停下手里的活计,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着问。

  “他一会就来。我让我爹请人把脱粒机搬回去。陈师傅,多少钱?”

  “呵呵,可不能收你的钱。”赵氏爽朗地笑了笑,“你这东西,看的人多,稀奇的很,已经有好多人家找我们定了……你没找我们要图纸钱,我们怎么能要你的机器钱呢!”

  “赵婶,可不能这样说,该付的钱还是要付的……”黄锦大大方方地笑着说道。

  “是的,陈大哥,这该付的钱,还是得付的。”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黄锦扭头一看,没想到黄仲谦这么快就找过来了,于是走过去拉着黄仲谦的手:“爹,你来了。”黄锦发现,自己是越发接受现在的身份了,连性格都变得越来越小了,在黄仲谦夫妇面前撒娇可谓是无尺度。

  “老表,你可不能这么说。要知道你这闺女给我们的图纸,可是有大用的。嘿嘿,正想和你说个事情呢,我打算和我袁州府的师兄合伙,在袁州府专门办一个造脱粒机的铁匠铺子,正好我师兄也有一个专门批发农具的铺子。”看到黄仲谦进来,陈铁匠赶忙上前热情地招呼他坐下来。

  “嗯,这个可以有!”黄仲谦点头道。这段时间,在黄锦的影响下,家里无论男女老少,都对经商做生意不那么排斥了。

  “陈师傅,那您这脱粒机打算卖多少钱一台?”黄锦问道。

  “上次不是说三两银子吗?我抽空到袁州府见了一下我师兄,他觉得三两银子稍微低了点,打算定五两银子……”陈铁匠一边说着,一边看黄锦妇女的脸色,眼神有些闪烁。

  上次见的时候,陈铁匠说最多不超过三两,谁成想,这次居然把价格提了将近七成。黄锦心中暗叹,这肯定是陈铁匠的师兄的主意。只是这东西物以稀为贵,这个价格也不算高的太离谱。

  “哟……这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用的起的。”黄仲谦唏嘘道。

  “是呀,我也觉得贵了点,可我师兄说,这东西可是新奇玩意,指定不愁销量。”陈铁匠越说声音越小。

  “恩恩,陈师傅您说的对。这脱粒机是你们辛苦打造出来的,卖多少都不为过,也是你们的自由……”黄锦看到陈铁匠的神色,担心他过于尴尬,弄的气氛不好,赶紧插嘴道。

  最后,不管黄仲谦和黄锦咋说,陈铁匠就是不肯收这机器的钱,“权当我买图纸的钱了,而且以后你们家要是要用更多的,全部都免费……”

  见实在推搡不过了,黄仲谦他们只得作罢。

  看到黄仲谦打算去请人把机器运回去,陈铁匠又说:“不用,不用,我刚叫我媳妇去安排好了,你们绝对放心。”

  然后,黄仲谦和陈铁匠又是一番推辞,最后还是没能拗过陈铁匠。

  “陈师傅为人不错,相当厚道……”路上,黄仲谦忍不住叼叼道。

  是的,黄锦相当赞成黄仲谦的话。陈铁匠这种,一看就是非常懂得感恩和回报的,也特别会为人处世。怪不得白竹镇好几家铁匠铺子,就他家生意最好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周末加更,求点击求追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