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宅有专门用来储藏物什的仓库。清理完后,考虑到黄钟、黄镛兄弟两个在镇上读书,天天往返七里江过于费时。几个人又把第一进清理出来,供兄弟两个歇息使用。

  黄锦人小腿短的,在况宅呆着,也帮不上大忙,加上她想去看看黄永福,于是早早的,就带着小六出来了。

  “锦儿,你等一下。”黄锦刚走出况宅大门,黄钰就追出来喊道。

  “咋了?姐,我带着小六去看下永福哥回来没。”黄锦道。

  “嗯,我知道。锦儿,这个你带给永福哥。”黄钰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粗布的小包袱,递给黄锦。

  黄锦接过小包袱,包袱上还带着黄钰的体温。小包袱是四方的,不像是吃的,再仔细一感受,她惊讶地抬头看了眼黄钰。

  “姐,这……”

  “嗯……这鞋子是娘让我带过来给永福哥的。”不知道是因为打扫屋子热的还是别的原因,黄钰的脸蛋红扑扑的。

  “鞋子?”黄锦更感到奇怪了,她怎么不知道何氏给黄永福纳过鞋子?出于好奇,黄锦干脆把小包袱打开。里面是一双宝蓝色缎面的千层底鞋子。看针脚,不像是何氏的手艺。

  “锦儿,这是娘让我抽空做的。”黄钰满脸通红地解释道。“娘一直念叨永福哥是咱家的贵人,帮了我们很多,这次更加是救了姑母。所以我就……”

  “哦,怪不得这几天总是看到姐你有空就做鞋底子呢。”

  “锦儿,你看这双鞋子好看吗?”黄钰看黄锦把包袱重新包好,没有立刻回去,而是又问了她一句。

  “好看。我看永福哥指定喜欢。而且这鞋底子纳的这么厚,永福哥指定喜欢。”黄锦笑着道。

  “那就好。”黄钰月牙般的大眼睛仿佛能漾出水。

  黄锦这才发现,自分家后,黄钰就如雨后的春笋,腾腾地开始长个。因为伙食更好的缘故,她脸色的菜色不见了,满是少女特有的莹润,显得特别美好。这若是放在现代,绝对是一个校花级的小女神。

  此刻眉目皆是笑意的黄钰,让黄锦觉得特美的美。隐约间,黄锦也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少女情怀在里面。黄锦也不觉得奇怪,每一个人在年少时,对曾对异性有过特有的好感,这种好感,不一定就是爱情,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渐渐深藏进记忆深处。

  “姐,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看永福哥吧。”

  “我就不去了。”黄钰赶紧摆手道:“这屋子还没收利落呢,家里也还一堆的事情。你代我向永福哥问好就成。”

  “嗯,姐,我们就先走了哈。”黄锦笑着挥手,拉起小六的手,就往驿道上拐。

  刚一拐过街角,黄锦就看到一辆马车挺在廖府门口。马车雕刻的非常精美,但又处处透着一种不为人知的低调感。一个身着锦绣云纹常服的胖嘟嘟的少年,从车上一跃而下。出于好奇,黄锦和小六远远地看着。

  ◇~酷O匠o网{}唯4一正…z版,1其~他gm都☆是盗:^版S

  等少年转过头,黄锦心道:怎么是他?她刚想拉着小六离开,少年已经看到她了。

  “哎呀,小苹果,你别走!”话语中,带着些许张扬。这就是上次在袁州府遇到的宜春王朱培谦。“你姑妈好了吗?”朱培谦一走进,就满脸关心地问道。

  黄锦再不好当不认识的了,只得恭敬了福了福身,说道:“已经好了。真是要谢谢徐太医了。”

  “我就说徐伯伯肯定治好你姑妈的!”朱培谦满脸喜色地说道,“对了,小苹果,你在这里干什么?他是谁?”

  “我不叫小苹果,我叫黄锦。”黄锦嘟着嘴不高兴地道。她可不想有这样一个外号。“我家就在这里,我当然就在这了。他是我弟弟。”黄锦指着小六说。说完,对着小六耳边轻轻说道:“上次二姑是他家一个亲戚治好的。”

  “这位小哥哥好。”小六听了黄锦的话,脸上带出感激,赶紧向朱培谦问好。

  “哈哈,对,以后你们就叫我哥哥吧。”朱培谦似乎对小六喊他为哥哥,感到特别高兴。

  小屁孩,年纪不大,到处充大哥!黄锦腹诽道。

  “你们要去哪里?我今天有事,下次来找你们玩啊!”朱培谦看了看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说道。

  “我们去镇上玩一下。”小六笑着道。“我家不住这,住七里江。”

  “七里江是哪里?”

  “说了你肯定也不知道。”眼看天色不早了,黄锦赶紧打断朱培谦的问话。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小话唠,问题一个接一个的。“你不是有事么?我们正好也有点事……”

  “好吧。那下回见。”朱培谦悻悻然道。

  “最好是以后都别见了。你这号人物,万一哪天不高兴了,随便找个理由都能煮了我。”黄锦暗道。脸上不敢做的太明显,拉着小六,向他道了别。

  ……

  朱培谦一直等黄锦他们走远了,才转身。瞬间,脸上又恢复了上位者特有的气势。他瞟了一眼旁边的随从,随从心领神会,赶紧走向前,敲了敲廖府的门。

  一个身穿青色细布小厮服的小厮开了门,看了看随从递上去的物什,赶紧把门敞开,“六爷,您里面请。”

  朱培谦匆忙走了进去,见到廖先生,恭敬地行礼问安后,从怀里掏出一封密封的信函,递给廖先生:“四哥临走前,密令我如果二十天内没有他的消息,速将此信送给您……”

  廖先生接过信函,拆开看了又看,脸色微变,略一思忖,道:“小六,你别着急,一切交给我们。你先稍作休息。”说完,他转身出去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廖先生重新进屋,此刻他脸上带着笑意:“小六,这次打算到袁州府呆多久?”

  “谁知道呢。四哥不在,回南昌也没意思。”像是想起了什么,朱培谦突然问道:“您知道七里江在哪吗?”

  ……

  “姐,他到底是谁?”走了一段后,小六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马车,问道。

  “我也不知道。”黄锦怕吓着小六,也怕他对权贵有心里负担,只好含混过去了。

  姐弟两个刚进百草堂,刘掌柜就笑着迎了过来,“哟,是黄三姑娘和黄小六爷呀。快请进。”

  “刘掌柜安。请问永福哥在吗?”黄锦恭敬地行礼问道。

  “在的,在的,他在后堂看书呢。”刘掌柜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