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过那个人,他说一亩山地能收两担茶子,茶子晒干后,大约可以榨二十斤油。爹,明天我们多请几个人,工钱开高一点,一天二十文包两餐咋样?等我们自己的茶子捡完了,就收茶子,咋样?”黄锦道。

  “哦?!要那么多茶子干嘛,这茶油万一没人买可就糟了。”何氏道。

  “那不会。我心里有数。”黄锦道。

  “人好办。这两天村里也有人问过我,还要不要人。”黄仲谦道。

  “仲谦,若是还请人的话,汉和他们……”黄胜祖抽了一口水烟道。

  分家后,黄锦他们和二房一家倒是相安无事。二房的人确实也都是干活的好手,黄锦想到这,就说:“爷爷,若是二伯他们闲在家里没啥事的话,也可以过来的。工钱二十文一天,若是二姆姆他们几个女的,就算十五文一天,咋样?”

  “那敢情好。你叔公他们也不容易,人口多,还得供你五叔读书。能帮一把是一把。”何氏笑着道。

  “嗯,是的。二伯他们做事都是好手。”黄锦道。

  一家人又说了一会闲话,就睡下了。刚躺下不久,黄锦就听到后面有响动,隐隐约约听到黄胜祖和黄胜宗的对话。说实话,对于请二房他们捡茶子,黄锦早就想过,如果自己家能富裕起来,她也有心帮二房一家。虽然相处中有或多或少的摩擦,但两家也算是至亲了。尤其对于黄仲谦来说,平日里对黄汉和他们也颇为敬重。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有人在外面敲门。迷迷糊糊,黄锦听到了何采琴的声音,以为自己正在做梦呢,就有人推门进来,“小懒虫,还不快起来,一会捡茶子去了,嘻嘻。”黄锦一看,真的是何彩琴!

  “表姐,你咋来了?”黄锦赶忙起身穿衣服。

  “你们开始捡茶子了也不稍个信过来。我们昨天就打算来的,但家里还有些事,所以今天才来。”何采琴笑着接过黄锦手里的梳子,利落地帮她盘了一个双丫髻。

  “采琴姐,帮我扎紧一点,一会山上别散了。舅妈他们也来了么?”黄锦问。

  “嗯,全家老小都来了。”何彩琴道。

  “谢谢你,采琴姐。”黄锦听到何家老小都过来,有一股暖流从心里涌出来,何家有七个劳动力,这可是不小的能量。

  “锦儿,你今天就不用上山了,你和小六在家陪着小龙小虎还有桂林、栋儿他们玩。你叔公一家今天也都出动了,人手多,忙不过来。你们就负责带好几个孩子……”何氏进房,抱了一坛酸萝卜,匆匆地往外走。

  “这么多孩子,哪能交给锦儿一个人呢,还是我和你娘在家看着吧。顺便打打下手。”彭氏笑着道。彭氏为人还是挺不错的,分家后,少了一个锅里吃饭的烦恼,她化身成为一个通情达理的长辈。

  “娘,我不上山,我就和小六去看看,嘻嘻。”黄锦一边笑着,一边拉着何彩琴走到院子里。出门一看,吓了一跳。

  黄仲谦和黄汉和正往正屋里抬桌子,浩浩荡荡地,准备了五个桌子,这可是摆宴席的架势了。

  “爹,昨晚你们又请了几个人。这么多人,谁做饭啊?”黄锦担心做不过来饭食,可就丢人了。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操心咋这么重呢?”二姆姆陈氏笑着说,“你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好了。”

  “嘻嘻,二姆姆,我这不是怕万一嘛。”黄锦笑眯眯地说道。以前没分家的时候,大房和二房大锅饭吃着,天天摩擦不断,这分家了,反倒是相安无事了。尤其彭氏和陈氏知道今天来干活,是有工钱的,就更加乐呵了。

  捡茶子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幸人多力量大,黄家大房二房、黄锦外公一家,加上请的三十多人,浩浩荡荡六七十人,一天下来,捡了近三百担茶子。

  “这么多茶子,收哪里去?”黄仲谦看着成山的茶子,皱眉道。

  &;酷ax匠X网RT唯K一正}&版,"#其4他都^I是盗F版

  “这个问题好解决。仲谦,明天把况家宅子收拾两间出来,到时不是还要收茶子晒不?况宅门前的那片场地用来晒茶子最好了,也方便……”黄胜祖一边抽着水烟,一边道。

  “这……爹…”乍一听到黄胜祖居然说要用上况宅,黄仲谦诧异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么多年,黄胜祖丝毫没有要占用况宅的打算,没想到今天他突然提出要利用那个宅子……对于儿时的记忆,黄仲谦已经很模糊了,甚至于当年被收养的原因也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有个慈爱的女人,告诉他一定要活下去,为况家保留最后一点血脉。当时他也听不懂,只知道养父母一直对他非常疼爱,哪怕后来有了黄汉巧,对他的疼爱也丝毫没有减少。

  “仲谦,咱家现在也分家了。这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说实话,当年我是受过你亲生父亲的恩德的,我也一直想过,以后挑一个儿子,继承况家的香火……所以,我们不能太刻板了。以前咱家业小,用不上那么个大宅子,现在能用上,也不该那么多年荒废着,得慢慢维护起来。”黄胜祖道。

  “那敢情好!”黄锦听完,笑着说,“爷爷,其实我早就想这样了。况宅门前不是有一大块三合土场地么,正好用来晒茶子。爹,我算过了,等山上的茶子都捡完,估计有几千担,晒都要晒好久。”

  “嗯,锦儿,你说的对。”黄胜祖敲了敲水烟袋,“锦儿,咱家这阵势搞得这么大,茶油能榨出来不,能吃不?”

  “爷,你放心吧。听我的准没错。等咱家山上的茶子收完,就收购茶子咋样?我想过了,一个人一天大概能捡一百五十斤茶子,茶子晒干,一百斤二十文咋样?”

  “过几天就该忙秋收了,估计没人捡茶子卖吧?”何氏道。

  “娘,我又没说现在就收。等秋收后再说。”

  “那敢情好,秋收了,就农闲了。能捡茶子卖钱,要我我也愿意。”何氏笑着道。

  第二天,黄锦就跟着姥姥贺氏,两个舅母古氏和林氏、黄钰等几人,来到白竹镇,清理况宅。五进的况宅,已经被廖先生买走了两进,只剩下前后共三进。但即使是这样,这宅子依然大的有些空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