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生正好进来,听到何氏的话,就道:“三嫂,这次可多亏了锦儿,不然安儿就……这孩子可机灵了。”

  “呵呵,您可别把她夸天上去了。”何氏一脸笑容道。听到一向颇为板正的胡有生开口夸人,她内心其实也相当骄傲。

  吃过午饭,何氏就打算带着黄锦和小六回去了。眼下确实是农忙时候,家里走不开。“等过段时间,我们全家都来看你们。”临走,何氏对黄汉巧说道。

  “嗯,那你辛苦三嫂了。娘在这里,我们一定会好好孝敬的。”黄好巧道。

  “这是家里实在走不开,不然我也打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的。你这一家子,四个小孩子,又是这种情况,哎……”何氏叹了口气,又对李氏恭敬地说道:“娘,家里您别牵挂,爹我们会照顾好的。”

  “嗯。等忙过了这段时间,让你爹也来看看。”李氏笑着说道,“巧儿是个有福的……虽然这次凶险,但万幸大人和孩子都没事。”

  “是呀,妹夫家本就人丁单薄,这下子有了三个儿子了!以后人丁会越来越旺的。”何氏呵呵地笑着说。

  “就怕以后……”李氏想到黄汉巧的身体,皱了下眉头,接着说,“罢了,罢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回去的时候,胡有生帮他们雇了一个小马车。马车要比牛车坐的舒服些。母子三人陆续上了马车。

  “表姐,等家里忙完了,你还来啊。”胡宜玲拉着黄锦的手,恋恋不舍地道。

  “好,我一定来。”黄锦捏了捏胡宜玲白嫩的小脸。

  她来胡家已经住了七八天了,这段时间,和胡宜玲更是相处的非常愉快,再加上上次黄锦急中生智救了胡宜安,胡宜玲现在对黄锦可谓是极为崇拜了。

  这时候天黑的早。黄锦他们到七里江,已经是日落时分了,黄锦跳下马车,就跑厨房里帮忙。陈焕生的妻子苏氏和黄钰正忙着准备晚餐。

  “锦儿,你回来啦。”黄钰道。她正双手翻飞,摘拣韭菜,把黄叶挑出来。

  “嗯,姐,爹他们呢?”黄锦道。她蹲下来,也拿起一把韭菜。

  “当然是上山去了。锦儿你都不知道,茶树的茶子长的可真多,我们家里一家人再加上请的十个人,昨天捡了一小块山,就有二十多担茶子呢!家里都快堆不下了。”黄钰一边择菜,一边笑着说。

  “真的啊?”黄锦这才注意到,正屋地堆满了一筐筐的茶子。“那晒起来了不?”

  “嗯,你放心吧。今天早上,我和你姐他们几个晒了十几担呢。只是茶子如果全部摘了,得有几千担吧,我估计就没地方放了。”苏氏笑着说。

  “谁说不是呢。我也正愁呢。”何氏也笑着说道。

  “锦儿,你都不知道,你们家请人捡茶子,村里人这两天都在议论。大家都在猜你们摘了茶子要干嘛呢。甚至还有人打听收不收茶子,收的话,他们也去捡了卖给你们,反正这几天也没啥事。”二丫和黄锦关系一直非常好,看她回来,笑眯眯地说道。

  “是吧?都有哪些人卖茶子呢?”黄锦问。一个想法,突然从心里冒出来。

  “我估计你们要真收的话,那可会有蛮多人吧。反正这满山的茶子,都是无主的……”二丫道。

  “嗯嗯,我知道了。你也知道,我家房子小,放不下。”黄锦道。

  “这没事,要真放不下,我家可以收出一间房来,应该可以放几百担茶子的。”苏氏笑着说。

  “哟,那怎么好意思。”何氏道。

  “这远亲不如近邻的,有啥不好意思呢。”苏氏道。

  “那就先谢谢啦。”何氏道。

  天漆黑的时候,黄仲谦他们都手工回家了。黄锦这才知道,黄钟和黄镛也向先生请了十天假,回来帮忙。

  “锦儿,你可回来了。”黄镛看到黄锦,放下手里的草篮,跑过来捏了捏她。

  “四哥!”黄锦假装生气,拍掉他的手。开玩笑,她可不是真的小萝莉,哪里愿意让人当孩子捏来捏去的。

  “呵呵。”黄镛笑了笑。这时黄仲谦和陈焕生一人拉着一辆板车,板车上一筐筐的茶子,装的满满地。

  “爹,你喝口水吧”看到黄仲谦累的满头大汗,黄锦赶紧递了一杯茶水过去。秋天人容易上火,黄锦家准备的是鱼腥草茶水,可以降火,吃了对人身体好。

  “嗯嗯,锦儿,你什么时候到的。”黄仲谦道。

  “到了一半个时辰了。爹,这么多人,捡了挺多吧?”黄锦问。

  “嗯,一天可以捡四五十担。”黄仲谦卸下一筐茶子,黄锦帮不上忙,赶紧往边上站了站。

  “爷爷呢?”黄锦问。

  “他在后面了,应该和你叔公拉着另外一辆牛车回来了吧。”黄仲谦道。

  “叔公也来帮忙了?”黄锦道。

  “是呀。你二叔他们前段时间去帮黄举人家修房子了,不然也会来的。”黄仲谦道。

  “哦,好的。”回来有一会儿了,没有看到彭氏他们,黄锦本以为二房一家没有人来帮忙呢。

  因为人多,黄锦准备了三桌子丰盛的饭菜。一大盆红烧肉,水煮鱼,再加上油淋茄子和素炒小白菜、腌萝卜,种类不多,但每一份都分量十足。大家都吃的非常满意,一个劲地赞黄家是厚道人,请人出工钱不说,伙食也特别好。

  “爹,这么多茶子,收哪里去?”吃过晚饭,黄锦想起一事,突然说道。

  “这……你叔公他们说,后面空着的三间屋子可以先借给我们用,我估计够用了。”黄仲谦道。

  “爹,那你觉得咱家都收多少茶子?”黄锦道。

  “这两天我们收了有三十亩茶树林,差不多一亩能捡两担茶子,全部捡完,我估计能收”黄仲谦诧异地说道。

  “这么多人,一天只能收三十亩?”黄锦有点差异地问。

  “嗯,山上野草从神,荆棘密布的,平时也没人去,捡起来很费劲,要一边砍,一边捡。”

  “那就请十个人恐怕不够。”黄锦盘算了下,茶子最好是霜降前就能收完,不然会影响收成的。而且再过半个月左右,就要开始秋收了。那时要再请人可没那么好请了。

  “嗯,我也看了下,恐怕还要请十几个人。”黄仲谦道。

  “爹,我听说有人想卖茶子给咱家?”黄锦想起刚才二丫的话道。

  “是有不少。都在打听咱家捡茶子干嘛呢。”黄仲谦道,“我也没多说。”

  zl酷H匠网u永久◎}免费看;n小说@t

  “我问过那个人,他说一亩山地能收两担茶子,茶子晒干后,大约可以榨二十斤油。爹,明天我们多请几个人,工钱开高一点,一天二十文包两餐咋样?等我们自己的茶子捡完了,就收茶子,咋样?”黄锦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