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徐太医施针后,众人就都出来了。黄锦站在院子里,听着里面黄汉巧一阵一阵极力压抑的呻吟,心里不断祈祷她能平安生产。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就有产婆出来了,“是个男孩。可惜孩子生下来,估计是吸入羊水过多,只怕活不长了……”

  黄锦心里咯噔一下,走过去看到她手里抱着的孩子,脸色已经开始青紫,呼吸十分困难。

  “赶紧用嘴巴把羊水吸出来啊!”徐太医看了眼婴儿,急急地吩咐。

  “吸了半刻钟了,估计呛入太深,没多大效果。”产婆满头大汗地说道。

  “这……”徐太医看着脸色越来越紫的孩子,也是束手无策。他只对妇产科擅长,对于新生的婴儿急救却所知不多。更何况对于这种产后呛入羊水的,除了嘴对嘴吸之外,更无它法了。只是这种方法,只适合吸入羊水不多、不深的孩子。

  “我可怜的孩子啊……”李氏当下抱着孩子,大哭起来。

  黄锦突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篇关于最美护士的新闻报道,大约讲的是一个护士用吸痰管急救新生儿的故事,当下不由心中一动,赶紧跑到住的房里,从垫的稻草杆中抽出几根。稻草杆子有一段是空心的,又不是很硬,变形也不会折断,应该可以用来当吸痰管。

  “徐太医,用这个伸到他嘴里去,可以把痰吸出来吧?”黄锦忙问。

  “哦?”徐太医眼前一亮,“值得一试,把它伸入孩子喉咙里,应该可以的。”

  一边说,徐太医一边将一根干稻草杆小心翼翼地插进孩子的喉咙,正要低头往外吸,李氏就道:“徐太医,这可不敢劳烦您吸,还是我来吧。”

  说完,她接过孩子,然后用嘴将浓痰不停往外吸。慢慢的吸出的痰越来越少,越来越清,就听到“哇!”地一声,孩子哭出来了!

  孩子得救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黄汉巧下身的血早就止住了,听说小儿子也得救了,当下止不住地流泪。胡有生更是带着胡宜辉、胡宜玲,给徐太医磕头。徐太医忙让他们起来。

  “按我之前开的方子抓药,每日三大碗。一会我再开个方子,接着按这个方子抓药调理一个月。病人这次伤了元气,一个月之内一定要卧床,不可劳神……”

  徐太医又嘱咐了一番,眼见天已经黑了,就和黄永福一起离开。胡有生送他们出了门。回来后,关起门,对黄锦也赞不绝口。这次要不是黄锦急中生智,小儿子估计就……孩子可谓九死一生才来到人世,因此,胡有生决定给儿子一个取名胡宜平,一个取名胡宜安,寄予他们自此平平安安长大的期望。

  第二天,胡家就派了人到七里江报喜。等孩子洗三这天,一大早,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动静,黄锦忙跑到门外,一看,果真是何氏他们来了。

  “娘,你来啦。”黄锦一看到何氏,就高兴地扑到她怀里去了。

  “姐……我可想你了。”小六欢快地从车上跳下来。黄家这才注意到,这次何氏他们是雇了牛车过来的,牛车上装满了东西。

  “嗯,我也想你。家里都还好吧?”黄锦问。

  “挺好的。本来爹他们也想来,不过锦儿你不是说,九月初十左右就要开始捡茶子么?所以昨天家里已经请了十个人,开始捡茶子呢。”小六道。

  “嗯,知道啦。”黄锦想起来,她和李氏出发前,曾经反复叮嘱过,寒露前后,就要开始捡茶子,必须赶在霜降前全部捡完,不然会影响收成的。“娘,那你过来,请了那么多人,谁做饭啊?”

  “你放心吧,我请了二丫她娘帮忙。再说,你姐能干这呢。我吃了饭,也马上回去。哎,说了这么多,我们先去看你二姑吧。”

  何氏说完,转身吩咐赶车的师傅把牛车上的东西搬了下来。一坛二十斤的米酒,是上次李氏酿好留家里的。十斤猪肉,两个猪蹄,这都是给黄汉巧补身体的。另外还用箩筐装了有一石大米,再加上一堆家里种的土特产,可谓是满满荡荡一大车,看的人直咋舌。

  黄家的日子虽不富裕,但相比以前,就好很多了。因此,这次何氏准备了极为丰富的礼物,看的李氏心里非常满意。养子两口子是大方厚道的人,会做人,更舍得。她在心里暗赞。

  “娘,汉巧醒着吧?我先进去看看。”何氏笑着问李氏。

  “嗯,你进去吧。她刚醒,身子还虚,起不了身……”李氏道。

  何氏带着小六,先洗了下手,然后又去茅厕转了一圈,这才抱着胡宜安,进了黄汉巧的房间。

  也许很多人会对何氏他们先去茅厕转一圈的做法有点奇怪,其实这也是这里约定俗成的规矩,大致的意思就是怕探望产妇和孩子的人,风尘仆仆,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了,先到茅厕去,把邪气放走。不然会给孩子和产妇带来疾病和邪气。

  最%N新章节上y酷匠J网8

  “……你也算是有福的……三个儿子,以后家里就人丁兴旺了。”何氏拉着黄汉巧的手道。

  “嗯。三嫂,这次可多亏了锦儿,不然安儿就……”黄汉巧道。

  “也是这孩子有福。”何氏笑着说,“你好好休息吧,月子里啥也别操心。来之前我们和爹都商量好了,娘如果愿意,就在这里多陪你一段时间。”何氏道。

  “这……家里不是开始捡茶子了吗,走不开吧?”黄汉巧道。她早知道娘家买了半座山的事,生之前也问过黄锦,要请十几个人捡茶子。

  “放心吧,这些都别操心。我和钰儿就够了。”何氏道。

  “嗯。那就谢谢三嫂了。家里没个长辈,也是不方便……”黄汉巧满脸感动道。

  “所以你要健健康康的呀!以后老了,辉儿他们才有靠。”何氏笑着说,“行了,你这体力还没恢复,一定要多休息。孩子交给奶娘就行了,家里的事情你也放心,一切有娘呢。”何氏道。担心扰了黄汉巧的休息,何氏只稍坐了一会儿,就抱着孩子出来了。

  “锦儿,你二姑需要好好休息,你可得懂事,别打扰她。”何氏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