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福跟着小厮到了客厅后面的书房去了,黄锦一个人坐在客厅等着,过了一会,有个丫鬟端了一杯花茶上下,就离开了。

  敞开的客厅外,正对着一个小花园。黄锦站起来,四下打量这个花园。花园并不大,但精致设置颇具匠心,假山流水颇有点现代的味道。担心有人过来撞见不好,黄锦稍微看了两眼,就转身准备回去坐下来。

  谁知她刚一转身,就吓了一跳。不知何时,一个胖胖的少年,站在他身后。

  “大脚。”少年低着头,说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着黄锦。

  黄锦心下微诧,这少年不是上次在化成寺遇到的宜春王朱培谦?他怎么会在这里?只见他穿着宝蓝色的绸缎袍子,颈间带着一个大大的金项圈,一副富贵精致的模样。相比上次在门缝里匆匆一见,黄锦这才发现,这朱培谦圆滚滚的身子,显得颇为可爱。

  反正他也不认识我。黄锦收敛心神,当成不认识他的样子,绕开宜春王,打算回到刚才坐的地方。

  谁知,黄锦刚从朱培谦边上擦肩而过,脑后就传来一阵疼。这人居然拉着她的辫子了!“小苹果,你长的真可爱,比我身边的丫鬟漂亮多了,跟我走吧,陪我玩。有好吃的,好玩的,保你饿不着。”

  酷j匠%、网.永E久免-!费R看小说6

  这小胖子,不开口说话,端着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这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一鸣惊人了!黄锦在心里翻白眼,小小年纪,尽显纨绔本色,居然就会调戏人了!!黄锦心知这是一尊惹不起的菩萨,回头瞪了两眼,也没做声。

  “难道你是哑巴?可惜了,这么漂亮……”朱培谦自说自话道。

  “你……你才是哑巴!别来烦我。”黄锦气不过,反正他也不认识我,黄锦索性放开了,吼了他一句。这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hellekity?这小胖子这会这么平静地出现在这里,指定和徐太医家很亲密的关系。想到这里,黄锦她又开始担心徐太医因此责怪而不去给黄汉巧诊治,不由得急出了眼泪。

  “哎……你别哭……”朱培谦有点手足无措地说道。

  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黄永福和徐太医回来了。

  “锦儿……”黄永福一早就隐约听到了外面的争吵,飞快地看了一眼朱培谦,忙快步走到黄锦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黄锦转过头飞快地擦了下眼泪,“有沙子迷了眼睛。可以走了吗?”眼下已经耽误个把时辰了,黄锦真担心黄汉巧熬不住了。

  “你们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朱培谦跑到徐太医身边,仰着头看着他。

  “……这是去救人,你不能去的。”徐太医坚决地拒绝了朱培谦的要求,并吩咐小厮把他带下去。

  朱培谦有几分不情愿,临走对着黄锦做了个鬼脸,“小苹果,你别担心,徐伯伯的医术是很高明的。”

  这小胖子,太自以为是了,难道就不是她被他给气哭的?!

  不过,看到这里,黄锦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样子他没有搬弄是非的打算,看他和徐太医的样子,也丝毫不打算亮明身份。黄锦也乐得是这样一种情况,不然这小胖子以王爷的身份压下来,那她这种平民,岂不是要行叩拜大礼?

  等徐太医他们赶到的时候,黄汉巧已经昏迷过去。胡有生连着几个孩子围在她的身边。黄锦将徐太医的来历以及黄永福如何请来了徐太医,大略地和胡有生说了。胡有生满脸感动,对徐太医和黄永福直说是遇到贵人了。同时,也非常感激黄锦这次能不遗余力地帮他。

  此刻,陆郎中正满头大汗地给黄汉巧施针,看到徐太医走进去,忙迎了过来。“产妇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

  “只是什么?”徐太医一边问,一边走下床边,询问黄汉巧的情况。在椅子上坐下,就开始给她诊脉。

  “现在没有宫缩,这孩子一直下不来。开了一剂药灌下去,病人已经昏过去几次,孩子还是下不来。现在全凭老参吊着。”

  徐太医诊了一会脉,沉吟一会儿,慢慢踱步走出去,一边思索一边写药方。写好后,他把药方交给陆郎中,“病人宫缩乏力,加上胎位略有不正,胎儿可能头有点大,因此才会难产。赶紧派人按这方子抓三幅药来。”

  黄永福从陆郎中手里接过药方,看了一遍,就让跟随来的伙计将带来的药材都拿来,黄永福亲自对着方子,将药配的差不多了,然后对徐太医说道:“徐伯伯,这里要用的多数药材,之前我已经派人带过来了。就缺了这两味药没有带过来。”

  “哦?!那就好。缺的这两味药我备着在。那就赶紧按方子先配齐一副药,煎好给病人灌下去。”徐太医听到黄永福吩咐人带着药材,心下不由暗赞:黄太医这孩子倒是个有天分的。他的药方中除了一些珍稀的妇科药材之外,还有几样是很少见的,一般妇科中不常用到的。黄永福接受的是骨伤科教育,但对于妇科所用的大部分药材都能准备到,这就足见其天分所在。

  黄锦忙把配好的药材,交给胡宜辉和李氏出去煎药。

  李氏熬了药进来,给黄汉巧喝下去后,她灰白的面色就慢慢有了人气。在这个过程,黄汉巧已经转醒过来了,只是还说不出话来。一碗药下去,过了一刻钟左右,她就开始呻吟起来。“又开始阵痛了……可是我……浑身使不上力。”黄汉巧此时已经极度虚弱,看着围在床边的几个孩子,一边流泪,一边虚弱地说道。

  “娘,我要娘。”四岁的胡宜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隐隐约约地知道有非常不好的大事发生。之前一直懵懵懂懂地围在床边,听到黄汉巧的声音,大哭起来。

  徐太医又给她诊了脉,说“开始有胎动了。我给她施针……”接着,他又把一个年级稍长的产婆叫到身边,吩咐她:“一会你按我说的手法,按产妇肚子,调整胎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