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到了八月二十,黄锦想起请陈铁匠打的脱粒机应该好了,于是一大早就缠着黄仲谦陪她到了白竹镇。

  陈铁匠不愧是远近闻名手艺最好的铁匠,黄锦他们过去的时候,这脱粒机已经基本打好了,正摆在铁匠铺的门口,周围围着三四个看热闹的村民,陈铁匠正详细地向他们解释这脱粒机的使用方式。看到黄锦他们过来,陈铁匠笑着说:“就是他们给的图纸让我打的。”

  来的路上,黄仲谦早就听黄锦说过这次来的目的,看到脱粒机,当下也不奇怪,而是笑着回应众人的提问。“呵呵,也是胡思乱想弄出来的东西,不知道打禾的时候好不好使。”他故意模糊了这东西是黄锦的主意,就是不想让孩子过于惹眼,引人议论。

  “好不好使的,试试就行了。”就有那心急的人,直接跑到稻田里,割了一把水稻,当场实验起来。只见他把稻穗放到脱粒机的齿轮上,轻轻踩几下脱粒机,一粒粒稻谷就顺着机器掉落到禾桶里。“别说,还真省力。陈铁匠,你多打几个,我也要……”

  “哟,这可不是我说了算。”陈铁匠呵呵地笑着说,“如果可以卖,那用上估计也得明年的事了。”说完,他把黄仲谦妇女请到了屋子里。

  “陈师傅,这机器我今天就拖走了。这一起多少钱?”黄仲谦道。家里的农具总是找陈铁匠打,所以黄仲谦和他是相当熟悉了。

  “呵呵,不急,这东西还没最后做好。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这机器能在这里放几天吗?你放心,等你家收晚稻的时候,我派人把机子给你送过去。”陈铁匠道。

  “这……那不是太麻烦你了?”黄仲谦道。

  “不麻烦,不麻烦。我还有一事相商,这台机子我一文不收你的钱,那机器的图纸能否送给我?我想多打一些这种机器卖。”陈铁匠道。

  最¤新章{T节上%酷Jg匠H:网4

  黄锦一听,就明白陈铁匠的意思了。他可真不愧是一个精明的商人。明天就是七里江的集了,肯定很多人来买割禾刀以备即将开始的农忙。这机子摆在铁匠铺门口,就是一活生生的产品展示啊。

  “这机器不知师傅您打算卖多少钱?”黄锦问。

  “这……说实话,这东西打起来挺费劲的,我日夜忙乎了半个月了,才将将做好。而且光铁的成本就花了一两多银子……”陈铁匠道。

  “是呀,不过如果这东西如果太贵了,有几个人舍得买?”黄锦问。

  “呵呵,这就不用担心了。我有个师兄在宜春县里,专门做农具批发的。我打算委托他卖……这宜春县里的大户人家,总有愿意掏钱的吧?”陈铁匠道。

  “嗯,您真会做生意。”黄锦笑呵呵地道。“那这图纸就送给您了,您随便造。只是机器的定价可别太高了呢。”自己的知识,能够为人所用,黄锦有满满的成就感。同时,她也不希望因为价格,让人对这东西望而却步。

  “那就太谢谢啦!你放心,我就赚几个手工钱,一台机子绝对不超过三两。”陈铁匠高兴地哈哈直笑。

  三两银子,可不便宜了!但也没办法,这工艺复杂,卖这点银子确实不算贵。

  “老表,今天中午就别走了,我请你们吃饭……”陈铁匠道。

  黄仲谦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这就没必要了。一会我们还有点事情要去办,就不打扰了。”说完,他忙拉着黄锦告辞,生怕陈铁匠强留。

  “老表,你说你咋就……那改天请你吃饭。呵呵,你放心,你家收晚稻前派人来捎个口信,我指定准时把机子给你送过去……”陈铁匠追出来,送了黄仲谦父女一段路后,才折身回去。

  从铁匠铺出来后,黄仲谦又带着黄锦去找了罗进昌。马上就要收晚稻了,晚稻过后就要捡茶子,那么大片山,光凭黄锦家几个人可忙不过来。一家人早就商量好,要请几个短工。罗进昌是牙人,请短工的事,找他指定错不了。

  “仲谦,有段日子没见到你了。今天来了可就别走了,一定要在表舅家吃饭。”罗进昌接过黄仲谦手里的点心,热情地招呼道。

  他的妻子罗王氏这时也端了两杯热腾腾的茶出来,黄锦一喝,居然加了糖水,心下就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庄户人家拿不出好的茶叶,这糖水可是招待贵客才有的礼节。

  “呵呵,既然表舅开口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黄仲谦道。他和罗进昌虽然差着辈分,但彼此非常熟悉,尤其经过最近几次的交道,更是成了朋友。看出来罗进昌留客的诚意,当下也不忸怩。

  “锦儿这孩子,最近长的可更水灵了。”罗王氏笑呵呵地抱着黄锦道。

  罗王氏年纪与何氏差不多,被她抱着,黄锦显得有些不适应,当下脸色变得通红通红的,马上跳起来,道:“我去找表姑玩。”罗进昌的女儿罗宝容也是八岁,比黄锦小两个月,两人也算熟悉。

  “哟,这小大人似的,还知道害羞。”罗王氏笑着说。

  “仲谦,黄永康的事情你知道不?”罗进昌道。

  “表舅,我听到一点,据说他在鄱阳过的不错……”黄仲谦道。

  “岂止是不错。前几天我听一个外地的朋友说,他叔黄汉春在临川得势了,靠上了临川王,四处打点,这黄永康在鄱阳名为流放,实际都成了鄱阳府的一个白役……”罗进昌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