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酿酒,你兴趣就大了,就啥都行了。”贺氏嗔怪地看了何作林一眼。

  “等酿好了,挑最好的给我姥爷和舅舅送来。”黄锦道。

  “行,那就听锦儿的。”黄仲谦道。

  “那……过几天就要收晚稻了,我看这事要趁早。我已经去看过了,野葡萄都熟了……”黄锦道。

  “那我们明天就去帮忙。”二舅何庆功笑着说。

  “爹,我和娘他们也去。”何采琴道。

  “行。咱一家人都去帮你姑他们。”

  ……

  等黄锦他们吃过午饭回去后,黄胜祖神神秘秘地把黄仲谦喊到房里,然后拿出一个方形木匣子,“这是廖先生上午派人送来的节礼。”

  黄锦走过去,打开木匣子,里面是两个上等的茧丝青布尺头,一把折扇,一套文房四宝,还有两封共二十两银子。

  “这……廖先生怎么会……”黄仲谦看到这么厚的节礼,惊讶的不知该如何说下去。“这可让我们怎么回礼?”

  “是呀,我也觉得奇怪呢。平日里,我们也和廖先生没有来往,咋突然就送了节礼来。”黄仲谦抽了两口水烟,皱眉答道,“对了,廖先生的管事还特意问了锦儿在家不。”

  一家人都看向黄锦,似乎在问她怎么回事。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爹,是这样的,上次去镇上,我说过咱家的宅子年久失修,可能过段时间要翻修下,顺便问了下他家的要不要修……可能他们又想起来这回事吧。”黄锦道。其实,这应该是那两个神秘公子送来的谢礼。这礼放庄户人家可是顶天的大礼,但对他们而言,只是随意准备的“万金油”礼物。

  说起来,那两个神秘公子,也不知道怎样了。

  ……

  第二天一早,何作林就带着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坐着牛车过来了。

  有了何作林一家的帮忙,酿酒的人手就充裕了。黄胜祖、黄仲谦、何作林、何庆建、何庆功、何庆业、黄钟、黄镛、何氏、何采琴都坐车进山里去摘葡萄了。摘葡萄并有啥技术含量,黄锦只是叮嘱他们,葡萄千万不能弄破皮,洗的时候,只要简单冲一下就成,千万不能把葡萄上的白霜弄掉。

  黄胜祖等人出发后,黄锦就和小六就到白竹镇上,请瓷器店老板把上次定的大缸送到七里江,五个大缸一共一百五十文,除掉上次付的二十文定金,黄锦把剩下的钱付清。掌柜的看到黄锦付钱这么痛快,自然很高兴,当下就安排伙计用马车把大缸送过去了。

  “你上次说的十斤的小坛子还要吗?如果要,我再一个给你便宜一文钱。”

  “现在还不用,过段时间再找您。”

  “好,那就先说好了,到时,一定要照顾我的生意。”掌柜地笑着说。

  安排好了酒缸的事情后,黄锦又去买了点糖。等他们回七里江的时候,酒缸已经送过来了。黄锦和李氏他们打了几桶水,里里外外把大缸擦洗了几次,然后黄锦又用烧酒仔细地擦拭了大缸内部。这酿酒最讲究器皿的干净无菌,烧酒的作用就是用来消毒的。

  五个大缸浩浩荡荡地运过来,这动静自然不小。黄锦他们在擦洗大缸的时候,就有不少村里人围观。有那好事的,仔仔细细地问他们用来干嘛。黄锦当下也没隐瞒,笑着说:“我姥爷有法子用野葡萄酿酒,我们试试看。”

  邻村的施春晓更是一直在旁边,问东问西,打探酿酒的法子,黄锦一向不待见她,就随口说道:“这法子简单,就和酿果酒差不多。”

  等收拾的差不多,黄仲谦他们运回了第一车野葡萄。

  “葡萄长的很好,最起码还能摘两三车。”黄仲谦笑着说,“锦儿,我们就先做一车试试?”

  “葡萄越多越好,把那片紫红了的全部摘了吧。”黄锦道。

  “那这几口大缸估计不够。”黄仲谦道。

  “爹,您估计需要多少缸?”黄锦问。

  “最起码还要二三十口大缸。这可要不少钱买缸。”黄仲谦道。

  “没事。买缸的钱我都预备了。”黄锦说完,转身进房,掏出一块碎银子。

  “哟,看不出来咱锦儿还是有钱人。”大舅妈古氏打趣道。

  “是呀!咱家是锦儿管家呢。”李氏笑着说。

  “爹,我先去镇上买缸了。”黄锦道。

  “姐,还是我去镇上说吧,我跑的快。这里离不开你。”小六说完,就跑了。他虽年纪小,但是腿快,转眼就不见人了。

  葡萄送过来后,黄锦重新分了工,留下两个舅妈,加上李氏、黄钰和她,五个女人开始准备酿酒了。其他人则继续负责摘葡萄和往家里运葡萄。

  野葡萄是用箩筐装着的,黄锦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把那些皮破的、白霜掉了的、还没有紫红的葡萄挑拣出来,然后将葡萄一粒粒用剪刀剪下来。

  “剪的时候,可以留一点果蒂,以免伤了果皮”黄锦叮嘱道。

  一牛车野葡萄经过筛选,挑拣,装了四个大木盆。

  黄锦把早就烧好加了盐冷却的的水,倒入木盆,把野葡萄浸泡一盏茶的功夫后,捞出再用井水重新用水冲了一下。这是酿酒过程中必须的一步,淡盐水能起到消毒杀菌的作用,可以去掉对人体有害的一些物质。

  再把葡萄摊开,晾干水分。最后,也就是最关键的了。用手把野葡萄一个个捏碎放入缸中,葡萄皮,葡萄籽和果肉全都留在酒缸去。酒缸不能放满,要留下葡萄酒发酵的空间。

  整个过程,都严格确保干净。所有人黄锦都要求他们用盐搓洗手,最后烧酒泡了下,才准接触葡萄。

  人多力量大,加上大家都是干惯了伙计的,手脚利落,不会偷懒,酿酒的速度很快。但耐不住葡萄一车车地往回运,他们一直忙到天黑,已经弄好了整整二十口大酒缸,还有一车葡萄没有卸货。

  “爹,山上还有葡萄吗?”黄锦问。

  “紫红的葡萄不多了,我估计还能摘个一车。”黄仲谦道。

  “嗯,那明早还得请瓷器店掌柜送大缸过来。”黄锦道。从早到晚忙碌了一天,黄锦感觉到自己手都麻木了,不过看着满满几大缸,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可都是钱呀。

  因为何作林他们来了的缘故,吃晚饭的时候,黄锦他们邀请了黄胜宗、黄汉和、黄汉生。

  “老三,你们家这又是买山,又是酿酒的,动静可不小。”黄汉和道。

  “是呀,三哥。你们有法子赚钱的话,也要带成下我们。”黄汉生道。

  带成是这里的土话,意思就是帮衬、帮扶。

  “呵呵……这也不知道能成不能成。”黄仲谦不好怎么回答。

  “亲家,是这样的,孩子们要酿几坛酒,加上我之前酿过果酒,就过来帮忙了。”何作林笑着对黄胜宗道。

  何作林接过了话头,黄汉和他们也就不好讨要这酿酒的方子,毕竟黄胜祖他们之前可从来没有酿过酒,这方子应该是何作林家传的。

  第二天一家人将剩下的葡萄都处理完了,整整用了三十五口大缸,才算完事。一家人手脚酸疼,但看到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酒缸,都开心地笑了。

  “锦儿,这样就算好了?”黄仲谦问。

  “还早着呢。”黄锦道。野葡萄还要经过几次发酵,过滤,起码要两个月才能酿出真正醇香可口的葡萄酒。

  “锦儿,这酿酒的法子也不难,村里那么多人看,也学会了吧?尤其是那施春晓,这两天可就钉在咱家了。”黄钰突然道。

  黄锦自然明白黄钰的担心,所幸这事她也留了后手。

  “姐,你放心,没那么容易的。我还有后手,不然怎么叫秘方呢。”黄锦道。

  酿葡萄酒还有一道关键的程序,她谁也没告诉。黄锦已经叮嘱何作林他们,如果想酿酒的话,还要来告诉她一声,到时她自然会把关键的程序告诉他们。但如果其他人想偷师,偷偷学她酿酒,出了问题,她可不负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