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五,一年一度中秋佳节如期而至。黄家的人口简单,也没啥远亲,一家人坐一起,乐乐呵呵地吃了早饭,就往河西村走,他们要去给姥姥何作林他们送节。

  庄户人家最重礼尚往来,尤其是端午、中秋和春节,这是大节,更是要亲亲热热地一起吃饭。黄锦家亲戚少,和二房分开后,也就何作林一家至亲,因此黄胜祖早就说好,让黄仲谦夫妇带着几个孩子都去送节。

  分家后,何作林他们心疼闺女,隔三差五地送时令水果、蔬菜等。随着黄锦家日子渐渐过的好了些,这次他们准备的节礼比往常厚实多了:二十个月饼,十斤上好的大米,外加五斤猪肉,十斤上等白酒。黄仲谦夫妇和黄钟、黄镛分别提在手里,步行过去,一路上,引得村里人纷纷驻足观望,都赞叹这节礼办的脸面。

  何氏一路上也笑的格外开心。以往都是娘家贴补自己,这刚过好了点,黄仲谦和孩子们就愿意孝敬自己的娘家。或许是日子过的顺心了,黄锦发现,何氏红光满面的,鹅蛋脸,大眼睛,双眼皮,颇有几分娇美。其实何氏才不到三十岁,正是大好年华。说起来,黄锦、黄钰姐妹两,黄钰尤其像她,长的非常漂亮。黄锦则是综合了黄仲谦和何氏的优点,虽然年纪小,但也是十足的美人胚子。

  到了何家,大舅妈古氏和二舅妈林氏一个劲地说没必要送这么厚的节礼,姥姥贺氏也笑着说:“你们这日子也才过起来,还是要俭省点。”

  “应该的,这些年,也没见着给您们啥东西。”黄仲谦笑呵呵地说。看到丈夫如此大方,何氏内心更是开心。

  “钟儿和镛儿放几天假?”何作林问。

  “中秋先生只放了三天假。”黄钟道。黄钟他们自上学后,每隔十天休沐一天,逢年过节的时候,休沐的天数会相应延长,还算是比较人性化的。

  “嗯,好好用功。光宗耀祖。”何作林拍了拍黄钟的肩头道。

  看正c…版、6章*节上&z酷、\匠。网VL

  “仲谦,你们那那么多山地,打算种果树吗?”何庆建一边喝酒,一边问。

  “这……锦儿说,不种果树,就捡茶子榨油。”黄仲谦看了看黄锦,说道。

  “是的,大舅,这茶子可是宝,榨油炒菜可好吃了。”黄锦说道。

  “嗯!等捡茶子的时候,我们都去帮忙,那么多山地,哪里捡的过来。”姥爷何作林早就听何氏说过茶子的用途,当下也不奇怪。

  “嗯,那就谢谢您啦。对了,姥爷,您的牛车可以借给我们用吗?”黄锦想起一事,问道。

  “锦儿要用牛车,那还有啥可说的,尽管拿去用。”大舅何庆建道。

  于是黄锦就把用牛车拉野葡萄酿酒的事跟何作林他们说了。

  “野葡萄酿酒?”何作林犹豫着道:“这以前也没听过啊……”

  “姥爷,我姐说的肯定能行。您就帮帮我们吧”小六笑呵呵地扑进何作林怀里。他担心何作林反对。

  何作林哈哈地笑着来,“帮,姥爷肯定帮。我外甥和外甥女懂事,姥爷自然没二话,明天就去帮你们摘葡萄。”然后转头看着黄锦,再次问道:“锦儿,这野葡萄真的可以酿酒?”

  “能。我是听一个大胡子蓝眼睛的人说的,酿酒的法子。”黄锦编了一篇话,解释道。她早就去镇上酒铺里看过,镇上的葡萄酒大多是从北方或者西域运过来的,一斤葡萄酒最少要二钱银子。“咱们用山上的野葡萄酿酒,这个不用花钱。酿酒的坛子我早打听过,二十斤的坛子一个只要十文钱。五十斤的大缸也只要三十文。咱们酿上几百斤,到时去掉本钱,也有不少的赚头。”

  “一坛两坛的酿着玩玩还行。这……动静搞大了,万一不成……”何氏犹豫道。

  她倒不是担心本钱打了水漂,而是怕动静搞大了,左邻右舍都知道,万一没酿成,传出去,怕人对着黄锦指指点点,说她小小年纪,瞎出主意。

  “娘……我做事,您还有啥不放心的……”黄锦拉着何氏的手撒娇道。

  “是啊!娘,这么久,锦儿可没说错过啥。”黄钟也开口道。

  确实,这孩子最近拿的主意给黄家赚了不少钱。何氏当下也就没再犹豫,笑呵呵地看着何作林,说道:“爹,这孩子主意大。咱家都听她的。”

  “既然法子是西域人说的,我看行。我听说西域人酿的葡萄酒最好喝了。而且这葡萄酒不就是果子酒?咱哪年不酿个几坛子果子酒?只是从没想过还可以用野葡萄酿,还是锦儿点子多。”何作林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