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就一些细节谈好后,就订立了合作文书,约定合作建菇场的具体细则,并注明若一年后,黄锦所建的菇场无法按期保量出菇,则双方合作作废,定金退还,且黄锦需要赔偿费记一百两银子的损失费,云云。

  送走了费明楼和钟掌柜,一家人回到屋中坐下,都很激动。黄仲谦作为当家人,最为务实。“锦儿,这文书都写好了。种香菇的事情,可得抓紧了。”

  “爹,放心吧,我早就琢磨这事了。”黄锦笑着说。她凭借前世的记忆,告诉黄仲谦他们这段木砍花法种植香菇的要领。这段木砍花法种植香菇,首先要选场地,建菇场。然后要收集段木,这些都是急不来的。

  “这么说,要办一个菇场。那地方可不好找。”黄仲谦说道。

  “爹,你忘了,我们买的山,不是有十几亩荒地么,我们的菇场就建在那里吧。”黄锦早就看过,那片荒地向阳,不远处就有一汪山泉水,水流不大,对于种地无异于杯水车薪。但把泉眼开大,用来确保灌溉香菇的水源应该足矣。

  “嗯,你说的可行。不过哪里去弄那么多茶树段?”黄仲谦问。

  U:看*y正《版章v节上m酷K◎匠+0网du

  何氏也有点心忧,“锦儿,没事,要万一种不好香菇,那银子……我和你爹想办法赔。”

  “不急,娘,眼下还不到时候,我们先慢慢筹备。”黄锦笑着说。取段木也讲究时节的,黄锦记得应该是在深秋或者冬天,此时的树木进入休眠期,其营养流失率是最少的,也最适合用来培植香菇。而且黄锦也不打算只培养茶树菇,茶树菇固然好吃,但还有更好吃的香菇,她要走多样化的路线。

  第二天,黄仲谦夫妇就到荒地去开荒去了。所谓的开荒,其实挺简单,就是把荒地上的杂草落叶、小树灌木、荆棘等砍掉,拾掇干净,然后再洒上一层石灰。

  “锦儿,这石灰用来干嘛的?”黄仲谦问。

  “我也不知道,白胡子老爷爷叮嘱我一定要这样做的。”黄锦道。其实,石灰是用来消毒的,可黄锦怕越说越解释不清楚,只能随便找个借口含糊过去。

  一家人忙乎了三四天,才把荒地给打理好。黄锦站在荒地看,看着这片地,忍不住的开心。这一片荒地位于筒子窝水塘上方,地势稍有点陡峭,位于避风向阳的筒子窝东面半山腰上。这块荒地正符合菇场的选址条件,它秋冬三阴七阳,春夏七阴三阳,土质多砂砾,水源利便,通风、排水不错。关键的一点,这片地就在山腰,有很多时候用做栽培香菇的树种,且能持久周转使用。

  眼见着就到八月中旬了,黄锦想起了另外两件事情,于是转身钻进了山林里。野葡萄该成熟了,到了酿葡萄酒的时候了。黄锦最近经常来看山里的野葡萄,野葡萄个长不大,单粒只比火柴头稍大,但一串串的长得紧密严实,现在的野葡萄已经刚开始变紫了,但即便紫红了的野葡萄,甜味中仍逃不了酸涩之味。

  这一片野葡萄,长势非常好。野葡萄藤弯弯绕绕地缠着树木生长,密密麻麻、缠缠绕绕地,形成一个密实的葡萄林,加上葡萄藤周围的茅草、野蔷薇藤和八角茅藜的,颇有点密不透风之势。

  黄锦手里拿着一把小镰刀,小心翼翼地劈开野葡萄四周的荆棘,摘下一颗紫透了的野葡萄扔到嘴里,酸涩中透着丝丝甜蜜,黄锦忍不住哼起歌来。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著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哪,现在上来……”

  黄锦唱的正开心呢,突然感觉到后背被一个冰冷的硬物抵住,“别出声。”耳边传来嘶哑的男声。黄锦手一松,刚摘的半篮子野葡萄洒落满地。

  “你可别乱来,我爹娘就在下面,只要喊一声,他们就过来了。到时村里人都会能听到动静……”强行压下内心的慌乱,黄锦假装镇定地说道。

  “住口!”男子冷冷的声音响起,声音中透出几许疲惫。

  这声音像是有些熟悉。黄锦缓过心神,慢慢回头,居然是他!没错,眼前的少年居然上次在山里遇到的神秘人。这可真是……黄锦不知道是该说冤家路窄,还是有缘相逢!居然在同一个山中,又一次遇到了这号神秘人物。黄锦心中狂喊:犯太岁也不带这样犯的。

  “你放心,上次的事情,我可谁都没说过。”黄锦说道。

  眼前的少年,通身黑衣,难掩其华贵的气质,虽然一看就知道他极度疲劳,但黄锦知道,他一念之下就可以随便要了自己的小命。哎!“这倒霉催的少年,咋每次见到都是神出鬼没,外带伤痕累累呢!”黄锦心中有一万个怨念,可脸上不敢丝毫表现。

  “谢谢!”少年接过篮子,先递了一个猕猴桃给另一少年,然后自己拿起一个咬了一口。

  这种一看就是公子哥的人,估计吃不惯这些野果吧。所以黄锦一直注意观察他们的表情,没想到,他们都吃的泰然自若,丝毫没有嫌弃之色。倒是少了几分看好戏的兴趣,唉!

  “吃食就不必麻烦姑娘你了,眼下还需请你尽快带信给廖先生。”少年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递给黄锦,“这是信物,你务必亲手交给廖先生。”

  玉牌为黄白老玉,光气与润度一看就是上品,玉牌雕刻简单,四周为祥云图文,正中刻着一个篆体字符,凭黄锦有限的繁体字知识,并不认识。

  “你见到廖先生只需说,二公子约你在仰山寺一叙。其他的我自有安排。”少年说道,“还有,这玉牌切记不要给其他人看到。路上如果有人问起我们,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应该是懂得轻重厉害的。唉!自己何曾把话说的这么清楚。

  黄锦看了两眼这两个神秘少年,说道:“话我肯定给你带到。不过,我也就见过一次廖先生,不保证他会信我的。”

  见少年点点头,没有再开口的意思。黄锦于是就提着篮子,赶紧往山下走。她担心时间长了,黄仲谦他们会上山找她。

  “锦儿,你在山上干嘛,不是说去摘野葡萄吃的嘛。”何氏看到黄锦篮子里空空的,忍不住问道。

  “哦,刚才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葡萄都洒了……”黄锦道。

  “那你没摔着哪里吧?”何氏关切地问道。

  “没事,就绊了一下,篮子掉了,我人没事。”

  “那就好……以后少到山上去了,虽说没啥野兽,但被荆棘挂了也不好。”何氏关切地叮嘱道。

  “知道了,娘。这地整理的差不多了,该吃午饭了吧,我都饿了……”黄锦撒娇地说道。

  听到黄锦说饿了,黄仲谦夫妇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计,收工回家了。这年头,女孩子一般十一二岁就开始议亲,十四五岁出嫁。黄钰从虚岁上来说,已经十二了,因此一般都呆在家里,极少出门。

  ……

  黄锦走后,受伤的少年问另一个少年:“这小姑娘,你以前认识?”

  “嗯,上次从京城回来,也曾遇到过她。”

  “那……可靠吗?”

  “我早已派人调查过,她家世清白,就普通村民。”

  “那就好。你说老爷子能熬到我回去吗?”

  “眼下说这些都过早,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到京城。避开汉王眼线。”

  “赵王和汉王咋就勾结在一起了,平日里他们最是看不过对方……”

  “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你说这次,走漏消息的是谁?”

  “是临川王。他一直的野心几乎是路人皆知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