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前世庆元的大学好友所赐,黄锦曾经在她家详细了解过香菇的种植方法,更是知道“砍花法”和“惊枝法”。而前世外婆家业是常年种植香菇卖,不过那是更为先进的木屑种植法,所以黄锦有把握种好香菇。

  其实,黄锦早就打算推广香菇这种美食了,可香菇人工种植涉及的工程比较大,前期投入成本也较多,因此,一直没有实施。

  “采用你的方法种植香菇,收益如何,能确保四季供应吗?”年轻人继续问。

  “能。至于收益,取决于菇场的规模。”黄锦心里已经猜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一个想法在心中产生。

  “如果保证供应费记名下二十五家酒店每天的供应量,估计前期投入要多少?”年纪人问。

  “这要看一家酒店每天的用量是多少了。”黄锦答道。

  “白竹镇的费记,每天要用干香菇大概四斤左右,其他的只多不少。”自青年说话后,钟掌柜就毕恭毕敬地在边上听着,刚才看到青年看了他,钟掌柜这才回话。

  “你就按每天一百斤干香菇计算吧。”年轻人挥手答道。

  “一百斤干香菇需要大概一千金鲜香菇。这样的话,前期大概需要一次投入一百多两银子……”天然砍花法种香菇周期太长,而且不可控因素太多。所以黄锦打算先采用菇棚段木砍花法种植,同时试着袋种香菇法。段木砍花种植香菇,首先要选菇场。

  “那……不如这样,我出银子,你出秘方,我们合作怎样?”青年眼睛转了转,笑着说。

  “您是?……”虽然早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但黄锦还是要确认下。

  “呵呵,这是我们的东家。”钟掌柜忙介绍道。

  没错,这就是费记酒店的东家费明搂,今年刚二十岁,这一位可是商业奇才,将铅山一家小小的费记酒楼经营到遍布江西各地只用了三四年时间。而这一切,离不开他的果断多谋和极其敏锐的商业眼光。这一点,让在当了三四十年的钟掌柜佩服不已。

  “原来是费大东家,失敬失敬。真想不到赫赫有名的费记东家如此年轻。”黄仲谦忙笑着说。

  “您太客气了……”费明楼拱手道。

  “费大东家,您说的合作,具体是指?”黄锦不想让众人把主题带偏,赶紧说道。

  “哦,我的意思是银子我出,你只负责技术。产出的香菇,我们四六分成,你四我六,如果失败,风险我来担,如何?”费明楼笑着说。

  虽然才到黄家一会的功夫,费明楼早就看出来,眼前这八九岁的小姑娘,是这家里主意最正的人。

  “这……我们得商量商量。”黄锦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她也正有此意呢。这人工种植香菇的投入大,一旦规模化投入了,产量也多。这和费记合作,就不愁销量了。

  “好,那你们先商量着,我们在门外等。”费明楼说完,就和钟掌柜出去了。这可真是个心急的,既不问她种香菇的具体流程,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可行,居然就想马上得到回复。由此也可见此人当真魄力十足。

  “锦儿,这……你真的知道怎么种香菇?”待费明楼他们出去后,屋内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黄仲谦问黄锦。

  “爹,这也是白胡子老爷爷在梦中教我的。”黄锦答道。唉!又要扯谎了。

  “既然这样,那这事就你决定吧……我们锦儿是个有主意的。”何氏说道。有以往的例子,她对黄锦这孩子做事是信心满满的。

  “娘,你们放心,这事要是成了,我们家可就不愁供不起哥他们读书了。”黄锦笑着说。有了费记这大助力,黄锦又信心,她借势就可以把香菇作坊搞起来。

  “费东家,这生意我们接的下来。不过,这合作方式要改改。”黄锦心中思量了一番后说道。

  “哦?说说看。”费明楼兴致勃勃地看着黄锦。这小丫头年纪不大,人倒是老练的很,还会讨价还价。

  “这种香菇的程序有些复杂,虽然我有把握,但毕竟没有大规模种植过。因此,这风险不能让您跟着冒……这样,我们签订一个独家代理协议,我保证三年内您酒店四季的香菇供应,并且这期间的香菇都交由您代卖,如何?”

  )看正+3版C章^L节;{上!2酷{匠…N网

  黄锦详细谈了下总代理的合作模式,简单地说,就是黄锦要开始规模化种植香菇了。前三年,费明楼就是她的独家代理商,黄锦所产的香菇,全部以一定的价格卖给费明楼。至于费明楼是用来自销还是转卖,都由他决定。以此为条件,费明楼预先支付二百两银子作为代理保证金,双方约定这些银子以后可以冲抵香菇的价值。而香菇场的所有收益,他们按二八分成,其中黄锦占八成。

  这费明楼真是个大气的东家,听了黄锦具体的操作方法,当即爽快同意了。其实,一百五十两银子对黄家来说是笔大钱,可对他来说,不过小数。如果黄锦真能如约规模化种植香菇,那对费记而言,绝对是一本万利的做法。凭借着敏锐的商业眼光,他有预感此时若真做成了,对他也是一个极大的商机。

  因此,他并不建议花点小钱,让黄锦敞开了去试试。其实,按现代的说法,费明楼这就是在做风险投资。

  “对了,还要麻烦您一个事情。”临走,黄锦对费明楼说。

  “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

  “您能借我两个伙计吗?这香菇种植,需要技巧,不得要领是不行的……”黄锦其实是想说,香菇种植是秘方,不能随意外传。必须找自己人,然后她来教才行。

  “没问题。”费明楼看了眼钟掌柜。

  钟掌柜赶紧说:“掌柜的,后厨有两个帮工是家生子,人机灵,能干……”

  “行,那就他俩了。”费明楼说。

  “嗯,现在还不到时候,等需要人的时候,再找您。”黄锦说道。

  “好,那你到时直接找钟掌柜就成……”费明楼说。

  这可真是一位干脆利落的主。

  双方就一些细节谈好后,就订立了合作文书,约定合作建菇场的具体细则,并注明若一年后,黄锦所建的菇场无法按期保量出菇,则双方合作作废,定金退还,且黄锦需要赔偿费记一百两银子的损失费,云云。

  送走了费明楼和钟掌柜,一家人回到屋中坐下,都很激动。黄仲谦作为当家人,最为务实。“锦儿,这文书都写好了。种香菇的事情,可得抓紧了。”

  “爹,放心吧,我早就琢磨这事了。”黄锦笑着说。她凭借前世的记忆,告诉黄仲谦他们这段木砍花法种植香菇的要领。这段木砍花法种植香菇,首先要选场地,建菇场。然后要收集段木,这些都是急不来的。

  “这么说,要办一个菇场。那地方可不好找。”黄仲谦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