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钟和黄镛上学去了,每天早出晚归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私塾里,包括黄锦在内的一家人,开始都极度不习惯。尤其黄镛平日里和黄锦最是亲热,让黄锦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而何氏则更不用说,总是时不时地站门口,往白竹镇方向张望。

  所幸还有一个小跟班小六,他唧唧咋咋地,给一家人增添了不少欢乐。其实按黄锦当初的想法,是想他们兄弟三人都去上学的,不过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年代一般都是八岁开蒙,小六还差两岁。加上一下子供养三个孩子读书,依黄家现在的财力肯定吃不消,于是只得作罢。

  黄钟和黄镛上学后,更加懂事勤劳了。每天早上天不亮他们就起床,赶去七里江上学,晚上天擦黑才到家。到家后,除了固定的时辰做功课外,都抢着干活。当然,按照当初的约定,黄钟和黄镛也不忘教黄锦他们几个在家的孩子。而黄锦也好,黄钰也罢,就是最小的小六,几个孩子都非常懂事,学的很认真。

  渐渐的黄钟就发现,黄锦特别聪明,很多他上课都一知半解的功课,拿回家和黄锦一分享,交流,总是会有茅塞顿开的体会。因此,就更加愿意回家交流了。每当这时候,何氏总是满脸欣慰地在旁边招呼。黄仲谦则一脸满足地看着几个孩子。

  比起黄钟的勤学懂事,黄镛年纪略小,脑瓜子特别灵活。当然,在学校里的功课也是相当不错,兄弟两都很得鲁先生的认可。只是黄镛人机灵,脑瓜子灵活,总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想法,有时问的连鲁先生都没法回答。私底下,黄镛曾经和黄锦说过,他以后要想黄举人那样。当然,黄钟和黄镛的人生才开始起步,以后的发展怎样,谁都无法预料。

  日子晃晃悠悠地就到了八月,天气渐渐变得清凉。这天,黄锦正在家里画着图纸,就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人在喊黄仲谦的名字。

  “是谁找咱家?”黄锦心下纳罕,听着声音,似乎还有点耳熟。黄锦忙走到大门口,向外看,就见门外停着一辆马车,旁边站着两个人,居然是费记酒店的钟掌柜。他旁边的人,穿着丝绸长衫,穿着打扮的极为精致,看年龄应该有十七八岁。

  “钟掌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黄锦忙向前问道。

  酷匠.网正版P0首#发hb

  “是黄三姑娘,太好了,没走错。”钟掌柜笑着道。

  “钟掌柜,你是来找我们的吗?快进屋说话吧。”黄锦忙将钟掌柜往正屋请,一面让小六去通知黄仲谦夫妇。

  其实,黄仲谦他们也早就听到声音,迎了出来了。

  “钟掌柜,哪能劳烦您跑一趟呢。要是有啥事,随便找个伙计捎个口信就行。这位是……”黄仲谦一边跟钟掌柜客气,一边将钟掌柜他们迎进屋。

  “哦,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钟掌柜笑着介绍。

  “钟掌柜,请喝茶。”此时,何氏端来热气腾腾的茶水,笑着说:“庄户人家没好茶,您将就将就。这里面放了鱼腥草,吃了降火气。”

  钟掌柜旁边的人坐了下来,四下打量了一番,见屋子收拾的简单干净,不由暗暗点头。果真如钟掌柜所言,这一家人干净淳朴,大人孩子在待人接物方面,也显得知礼,懂得进退,是值得信任的人家。

  “您大老远来一趟,是有啥事?”客套了一番后,黄仲谦就问。

  “呵呵,我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钟掌柜笑着说:“黄三姑娘,我记得那天你跟我说过,有办法保证香菇四时都有供应?”

  茶树菇筒子骨这道菜自推出后,就得到了客人的喜爱,镇上其他酒店也相继推出这道菜。茶树菇的价格水涨船高,一度卖到了三十文一斤,但仍然供不应求。可惜雨季过后,各酒家能收到的茶树菇就越来越少了。即使按黄锦之前说的法子,他们把收到的茶树菇烘干保存,所存的茶树菇也撑不了多久。钟掌柜担心一旦这道菜断了档,影响酒店的生意和口碑。正着急时,就想到了黄锦当初说过有办法保证香菇的供应,于是忙不迭地报告了东家。吃茶树菇的季节眼见就要结束,若费记依然能源源不断地推出这道菜,那对酒楼的口碑、人气影响可是非常大的。

  谁知,东家对此事非常看重,今天确是要跟着一起过来见识下这个传说中的黄三姑娘。

  原来是为这事!黄锦心下暗喜。“没错,我有秘方种香菇,不限于茶树菇,还有其他品种的香菇,口味不比茶树菇差。而且保证产量不少……”

  “行,你能种多少,我就要多少,你种的香菇,我全部都要。我们签订独家协议,不能卖给别人……”钟掌柜一听这种香菇的技术是秘方,心里就更加高兴了。马上提出独家收购。

  “这……没问题。只是这人工种茶树菇有点复杂,需要的周期也比较长……”黄锦心下有点急,这钟掌柜咋不让人把话说完呢。

  “需要多久?”钟掌柜旁边打扮精致的少年插嘴道。

  “如果现在开始,到出菇起码要半年左右,而且前期的投入有点大,真真大批量出菇得到明年……”黄锦犹豫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