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大房一下子买了半座山,彭氏一直在他面前念叨:这刚一分家,就有家传菜谱出来了。说的是锦儿自己想出来的,可谁信呢?锦儿一个黄毛丫头,以前咋就不知道她有这本事?这水煮鱼的菜谱二房也应该有份,大房做的不地道……黄胜宗被彭氏念叨的不胜其烦,他也有些怀疑这菜谱其实是李氏拿出来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他二叔,这两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嫂子我是个啥样人你还不清楚?我若是那藏私的,那五十亩……”李氏听到酒席上的对话,放下手里的活计就到出去了。她虽然话不多,可最忌讳被人冤枉和怀疑。

  “是啊!这菜谱确实是锦儿自己倒腾出来的。上次受伤后,这孩子也算大难不死,之后就时不时会有些新点子出来。”何氏也在一旁帮腔。

  “娘,别说啦。咱做事凭良心就行……”黄锦拉了拉何氏。对于此事,黄锦早就料到二房肯定会有闲言碎语,但多说无益,越解释,反倒越落了下乘。

  “今天里正、村正在这里,还有进昌也在这里。我趁着人多,当面锣对面鼓把话说清楚。这地契写的是锦儿的名字,那它以后就是锦儿的,和黄家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老二你信不信都由你,水煮鱼的菜谱,就是锦儿自己倒腾出来的。你们谁眼红都没用……我们老黄家愧对仲谦,更是欠着锦儿一条命。以后,此事谁都不许再提。”黄胜祖并没有把卖了况宅为黄桂菊圆玉佩的事情直白的说出来,是为了大家面子上好看。而为了黄桂菊,差点害死黄锦,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于这事上,黄家对黄锦可都亏着心!

  “大哥,您别激动。这……我们也是随意说说。还是锦儿这孩子福大命大的,呵呵!”黄胜宗干笑了两声。他自然也听出了黄胜祖话里的深意,只得赶紧把话头收住。不然,黄桂菊的事情就可能传开,那后果就不好说了。

  “大伯,我们也没别的意思。锦儿确实聪明了很多……”黄汉和赶紧端起一杯酒,敬罗进昌,“表舅,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谢你。”

  “呵呵,应该的。”罗进昌笑呵呵地喝了酒,“要我说,不光是锦儿,你们家的孩子都机灵的很呢。”

  “是啊!是啊!锦儿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确实一看就知道是聪明的。”苏正山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

  待里正他们吃完,已经是酉时末了。黄胜祖等送走了客人,一切收拾妥当后,就把黄锦他们全部叫到了房里。

  “仲谦,我和你娘说过不管家就不管家,今后你们做的任何事,我们都不会过问。今天这事,刚才我在席上也说了。其实当初你娘说地契写锦儿的名字,我们就料到会有今天的风波……”

  “爹……”黄仲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养父做人是真没的说,重承诺守信用。

  “爷爷,这地契虽说是写我的名字,但肯定是全家的。”黄锦表态。她不是自私的人,黄家对她真心不错,在这异世,也让她体验到亲情融洽和可贵。因此,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全家人共同的。

  B更Y新最(快上√E酷匠,B网A8

  “呵呵,还是锦儿懂事。”李氏笑着说。她是打心里真心喜欢养子一家。黄仲谦夫妇勤劳朴实,几个孩子懂事孝顺黄锦很喜欢黄家这种有事就开家庭会议的形式,一家老小都有权利知道家庭内的大事,然后达成一致意见。关于买山的事情,黄锦决定是时候该告诉黄仲谦他们实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