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罗进昌就和里正苏正章带着两人过来了,买山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以筒子窝为界点,一直往七里江方向走,总共有十来倾的山林地,一起作价四百五十两,卖给了黄仲谦,这其中还包括十来亩荒地,也一起写进了地契。

  山地的丈量远不如田地来的快,村正黄正山带着三四个人,忙活了两个多时辰,才堪堪将地界划好。

  “幸亏这筒子窝只算仰山山系的一个小山包,这要是包括仰山,那至少要忙乎几天。”丈量的时候,里正他们不断感叹。

  “是啊!是啊!这山地就是不好量,只能挖个沟当地界。”

  更s新Z最!X快上酷匠网

  黄锦估计丈量完山地,一切弄妥当了,至少得到天黑以后,于是她赶紧找何氏:“娘,先回去准备两桌饭菜吧,一会请里正他们吃一顿。”

  “放心吧,你祖母和钰儿已经在准备了。一会回去,大家就都有吃的了。”何氏道。

  “娘,你看你们可比我细心多了,我这会才想到……”黄锦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全副身心地就想着买山的事情了,根本没有想到是不是要请罗进昌他们吃饭。看样子,姜还是老的辣,何氏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

  半座山,有一千来亩,买下来才花了四百五十两,实在是太划算了!写地契的时候,黄锦又要求将沿稠江一带的河滩地一并写进去,这些地由于河水涨潮,积沙多,常年处于荒废状态。里正等人也只当做个人情,就答应了。

  “这地契上写谁的名字?”罗进昌问。他深知黄仲谦父子的特殊关系,因此才有此一问。

  “就写我的。”黄锦道。

  “哟……”罗进昌觉得无比惊讶,原本他是想问是写黄胜祖的名字还是黄仲谦的,可没想过地契落一个小姑娘的名字的。

  “表舅,就写锦儿的名字。这钱也是这孩子自己赚的……”黄仲谦笑呵呵地说。自从出事后,锦儿这孩子就变得格外有主意,对于钱也看的很紧了。私底下,他和何氏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只当孩子怕再被卖,有了钱心里踏实点。由于他们心里对孩子也有愧疚,因而黄仲谦他们也愿意满足孩子。

  “是的,就写锦儿的名字。”黄胜祖也点头。

  虽心下诧异,但里正和罗进昌等人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是黄仲谦他们的家事。

  “老哥哥,今天辛苦你们了。我们已经准备了两桌粗茶淡饭,要请你们赏光。”黄胜祖请里正苏正章、村正苏正山等人吃饭。

  “呵呵,这是一件大喜事,我们也沾沾喜气。”黄正章笑着说。

  按惯例,买房买地后主家一般都会请他们吃饭,所以黄正章也没推辞。乡里人没那么多你来我往的客气推让,一些理所应当的礼节,大家都会欣然接受。

  晚餐开了两桌:一桌是主席,吃饭的人有黄正章、黄正山、罗进昌,陪客是黄胜祖、黄胜宗、黄仲谦、黄汉光;一桌则是次席,吃饭的是黄正章从镇上带来丈量土地的两个人以及黄正山从村里找的两个来帮忙的人,陪客是黄汉和、黄汉生、黄松、黄钟。

  今天晚上的宴客,只请了二房主要的成年男丁,并没有请彭氏、陈氏等二房的女人和孩子。这也是古代男尊女卑、不成文的规矩。黄锦家请客,如果要请二房,一般也只会请主要的男丁,不会请彭氏他们;同样的,如果二房有事要请黄胜祖他们陪客,也只有黄胜祖、黄仲谦会被请过去,黄钟作为大房的长子长孙,重要的场合,也是需要邀请他的,其他人则不会被相邀。而从今晚主桌和次桌上的安排就可以看出长幼尊卑之分。

  正屋里吃的酣畅淋漓,黄锦他们则在厨房里,张罗酒菜。何氏则正在正屋,她也没有资格坐席,而是站在桌子旁端茶倒水。

  “老哥哥,要我说,还是你家有福气,分家后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黄正山斟满酒对黄胜祖说。

  “可不敢这么说。都是孩子运气好,琢磨出的菜被费记看中了……”黄胜祖退让道。

  “大伯,您就别谦让了。这水煮鱼是真好吃,做法也别致。之前咋没见过您做呢?”黄汉和道。

  “是啊!是啊!还是大伯有一手。这一家人的,之前也不……”黄汉生一边啃着一块大鸡腿,一边附和黄汉和的话。

  “这就……唉!老二,你我兄弟几十年,难道你还怀疑我藏私?这菜谱可和我一点关系没有。”黄胜祖听出黄汉和兄弟俩话里的深意,当即决定趁着里正、村正在,把话说清楚了。省的以后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大哥,我可什么也没说。只是……这以前也没见锦儿做过这菜,是大嫂教的吧?”黄胜宗因为喝酒的缘故,脸色通红,说话的语气也是颇多试探。大房买山的事情,他们下午就知道了,一打听也很快知道大房是把菜谱卖了银子。这水煮鱼真的好吃,他们曾经也跟着吃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