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等我回来……虽然没有传道授业的资格,但你们若是有疑难,到时尽管来找我,我们相互切磋。”虽有心想帮他们,但黄永福深知黄钟他们都是不愿意过多欠人恩情的人,于是也就不勉强。

  因为还有事情要办,黄锦他们坐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临走黄锦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永福哥,水煮鱼的菜谱我卖给费记了。还和他签了契约,不能再给别人啦。”其实,黄锦是想告诉黄永福,这水煮鱼的方子可千万不能外传。

  不过,黄锦也不担心,上次告诉黄永福家的方子和给费记的有所不同,家常菜的做法和酒店的肯定不用,因此给费记的菜谱钟多增加了一些调料,比如胡椒粉等,所以严格来说,两种方子的口味还是略有差别的。

  “恩恩,钟掌柜是个识货的人。他出了多少钱?”

  “五百两银子。”

  “嗯,也值这个价。我听说最近这镇上的酒店,都在做这道水煮鱼,可谁家都没有费记的口味正宗。最近费记的生意可是比之前好了很多,这宜春县我有几个同窗都慕名而来呢……”

  “那可太好了。”说实话,一个菜谱卖五百两,黄锦还是有些忐忑。她怕人觉得价格要高了,对她家有什么看法。其实,黄锦不知道的,这个时代最是崇尚各种家传秘方,这点银子不算什么。

  ……

  从黄永福家出来,黄锦就先拿了点钱给黄钟,让他们自己先去买点进学所需的笔墨纸砚。她则跟着黄仲谦,直接来找罗进昌了。

  “表舅,上半年家里收成还好吧?”黄仲谦问罗进昌。

  “挺好的。要我说咱七里江真是个福地,没见过大旱灾,也没见过水灾的。我听说鄱阳湖那边发大水,很多人都没收成。而江浙一带却遇到了大旱灾,很多人家颗粒无收……”

  “哟……不会吧?那没收成了,可怎么办?”

  “谁知道呢,这也不是咱小老百姓管得了的。所以说,还是咱这七里江好,不涝不旱的……”

  “是呀。唉,这一年忙到头,要没了收成,可咋活……”黄仲谦感叹。

  “对了,仲谦,你今天来找我啥事?”

  “表舅公,是这样的,我们想买点山地,想请您打听打听……”黄锦笑着说。

  “买山地?这……买山地的人可很少。山上又不能种水稻,买了干啥?”罗进昌很诧异。做这么多年牙人,找他买山地的可真是很少。

  “表舅,这山地得多少钱一亩?”黄仲谦问。

  “山地除了开荒种果树外,也没其他用处。但我们这边山说高不高,说矮不矮的,砍了种果树代价也大。所以种果树的也少。我估计一二两一亩吧。你们想买多少?我去打听打听。”罗进昌见黄仲谦不愿多谈买山地的原因,当下也就没多问。当了这么多年牙人,他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多问。

  “是这样的,锦儿孩子前段时间琢磨出一个菜式,叫水煮鱼,有幸被费记看中了,卖了点钱。我们现在有四百来两的银子,想全买山地……”黄仲谦斟酌着说。不说菜谱的事情,这钱哪里来的也没法说清楚,黄仲谦索性就实话实说了。

  “费记的水煮鱼是你家卖的菜谱?哟,这可真是厉害!前两天我去吃过一次,真是好吃,鱼肉嫩滑可口,现在都成了费记的镇店之宝了,和山珍筒子骨、鱼头豆腐汤、万三蹄髈齐名……是锦儿,自己想出来的?!”

  “是啊!这孩子就喜欢瞎琢磨。”黄仲谦笑着说,心里颇觉自豪。

  “嗯嗯,锦儿你可真机灵。前不久吃的茭白,我听说也是你最初开始说能吃的吧?还有茶树菇?”罗进昌笑着问。

  “表舅公,呵呵,我……也就是喜欢倒腾吃的。”黄锦谦虚地说道。若不是多长了几百年的见识,自己也就一普通小孩。

  “嗯,不错不错,是个有成算的孩子。四百两那可不少呢,不考虑买点田?”罗进昌问。

  “不了,先买山吧……表舅公,要麻烦你帮忙打听打听,我们这应该算买的多吧?不知道价格有没有优惠?”

  “全买山肯定能买不少。那我一会就去找里正问问。”罗进昌笑着说。

  “那就多谢了!我们还得去买点东西,就先告辞了。您先忙,表舅!我们就等您的消息了。”黄仲谦笑着起身告辞。

  黄仲谦带着黄锦,去纸钱铺子买好了包衣,纸锭,然后去文具店找黄钟他们。黄钟已经买好了两套笔墨纸砚。“锦儿,一起花了一两多银子……”黄钟长这么大,还没花过这么多银子,心疼的很。

  “花了就花了吧,钱就是用来花的。”黄锦笑着说。

  其实她也在肉疼哇!又怕给黄钟他们带来心里负担,只能装成云淡风轻的样子。“哥,我们再去扯几尺布,到时让娘给你和四哥一人做一套秋衫。”

  “这……就不用了吧?也太浪费了。”黄钟是个节俭惯了的,觉得穿平日的粗布衣服就行。

  “那是应该花的。这人靠衣裳马靠鞍。”黄锦说道。

  黄锦想起了前世,读书的时候班里有的同学家里过于节俭,让孩子穿的破破烂烂去上学,结果引起同学们的嗤笑,孩子也变得极度自卑。这时能舍得给孩子上私塾的,都是家境不错的,穿着啥的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黄锦不想黄钟、黄镛他们因为衣着,到了学校,被同学们看不起,从而引起自卑,那就得不偿失了。

  “爹,是不是该去私塾报道了?”

  “不着急。等过了中元节再去。”黄仲谦笑着说。中元节了,过两天私塾也要放假的。

  等所有东西都买好了,黄锦他们就先回七里江去了。

  他们刚走出白竹镇,就看到罗进昌远远地站在街口像是在等人,于是他们赶紧过去行礼问好。

  “仲谦,太好了,我刚去街上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你们。我刚去找了里正,他告诉我,你们七里江附近的山,除了坝下里那里,其他都是无主的荒山,可以随便买。你看你想买哪块的?”

  “真的啊?表舅公,那太好了。爹,我们就买筒子窝那里的山地吧。那里离家近……”黄锦是真心高兴。筒子窝他们可是去过很多次,那里的茶树长的茂盛,又不算很高,到时摘茶子的时候就方便很多了。关键,黄锦可没忘记那里还一大片野葡萄树哟。要是能买下来,那真是太好了!!

  “表舅,那……里正有没有说山地多少钱一亩?”黄仲谦问道。筒子窝可是一整座山呢,它一头连着坝下里,一头靠近白竹镇,绵延二三里地,有二三十倾了吧。

  更新,最快U上+酷)匠网

  “爹,我们就买其中一段就行……”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里正说那山放在那里,几百年都没人买。要是整座买的话,就算一千两……”

  “……”黄锦惊讶的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可实在是太便宜了。“那表舅,我们只有四百两,可以买多少?”黄锦小心翼翼地问。

  “这我已经问了,里正说就从筒子窝算起,你们可以只买一半,就看你们是想往坝下里走,还是往白竹镇上走啦。如果要,下午就可以派人去丈量,写了地契文书,明天我就能去县里把红契办下来。”

  “行,那表舅公,这事就这么定了。”黄锦想到筒子窝往坝下里走,那里的山势越来越陡峭,还是往白竹镇方向走平缓点,就说:“我们要往白竹镇这边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