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早就打听过,这里的山地多是无主的荒山,山上没什么产出,也就木材可以卖点钱。但七里江在这边的木材多数是些松木、杉木,这都不算好的木材,也没什么人收购。所以一般有钱的人家,都喜欢买地,买山的人就很少了。现在,一亩山地的价格只有一两多银子,有这四百两银子,至少能买三四百亩山地。

  没错,黄锦其实是想买山地,等秋天的时候茶子成熟了,摘茶子榨油的!黄锦早就计算过,前世,她老家山上的茶树也是纯野生的,毫无人工干预的痕迹。她记得每亩山茶树可以年产干油茶籽三百到四百公斤左右。按照平均出油率23%来算,也就是每亩山地可以榨油六十到一百斤,平均就算亩产出油七十斤。

  猪油每斤约二十文,茶油就每斤就便宜点,卖个十八文,那么一亩山地就可以卖一千二百六十文,也就是一两两串了!顺利的话,第一年,黄锦家就差不多可以收回所有买山地的成本了!这绝对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且,所谓赚钱要趁早,黄锦可以想见,一旦茶子可以榨油吃的事情传开,那么这四周的山地价格肯定会腾腾地往上涨。

  “爹,那等双抢完了,我们就请表舅公来吧,请他帮忙打听打听四周哪些是无主的荒山。”黄锦提议。

  “好。只是这买地的事情,现在也没成。大家都不要随便乱说了,省的惹闲话。”黄仲谦其实是怕有人觉得他们疯了,有钱不买田,而买荒山,真是吃饱了撑的。

  “爷爷,叔公他们不会说什么吧?要是他们问起这买山的银子哪来的,我们咋说?”虽然已经分家了,但黄锦还是有点害怕二房的来胡搅蛮缠,尤其是彭氏和陈氏,那可不是省油的灯。

  “实话实说呗。这水煮鱼多好吃,二房也知道。这也不是我想出来的,以前也没人吃过这种做法的鱼。要不是咱锦儿福大命大,也没有这财气。”李氏总是出其不意、恰到好处地插话。其实,她话里的意思多少带有点对二房的怨气和怒气在里面。

  “是呀,是呀。到时就是这买的山地,都写锦儿的名字,省的惹来那不必要的麻烦。”何氏说道。其实她也怕二房胡搅蛮缠。这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她和黄仲谦是欠着黄家的恩情,可锦儿谁也不欠。相反,二房当初可是对不起锦儿!

  “那……就这么定了?!”黄锦听到山地可以写自己的名字,心中乐开了花。虽说这东西是一家人的,但记在她的名下总归是安全感更足。不久的将来,她就可以成为坐拥数百亩山地的人了,这算不算地主了?嘿嘿!

  第二天一早,钟掌柜就托人送来了五百两银子的银票。这么大额的银票,就是黄胜祖也是第一次见过。一家人关起门,在房里偷偷欣赏了半天。尤其是小六,乐呵的嘴都合不拢。最后还是黄胜祖发话:“行啦,行啦,这是锦儿自己赚的钱。赶紧吃了饭去下田干活。”

  黄家今天开始双抢。顾名思义,所谓“双抢”,就是要在前后十几天的时间里,将成熟的早稻收割回来,脱粒,翻晒,归仓;再翻耕耙耘,然后将晚稻秧苗及时抢种入田里。因此,双抢无疑是农村中最苦最累,也是最被重视的农忙时节。

  这次双抢将是大房和二房合一起最后一次干活。几天前,家里的人就派好了分工:黄家除了小六、黄桂林这两个小一些的孩子,其他人都要干活。黄钰和李氏负责一家老小的饭食,要保证准时供应热饭热菜;黄锦则负责看好黄桂林和小六,以免他们趁着大人农忙偷偷玩水;连平日不出房门的黄桂菊,也要暂停手里的绣活,照顾四婶家刚半岁的栋儿。其他人无论男女,都要下田干活,就连黄汉光所在的私塾都放了几天农忙假。

  其实,从活计安排上就可以看出黄家心疼孙女,几个孙女都不用下地干最重的活,摊派的都是些相对轻松的活计。

  因为黄桂林一向内向,自裹了小脚后,就更加不轻易出门了,因而黄锦叮嘱她在家呆着,千万不要乱跑后。她就带着小六,不顾暑热,也来到田里帮忙。

  田里的早稻已经金黄金黄的在等待收获。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热闹场面。黄家大小十几个劳动力,半个时辰就割好了大一片早稻了,稻穗整齐堆在一起,一堆一堆的,看上去煞是美丽。

  稻穗割好后,就在田里脱粒。脱粒是个苦力活,一般都是男人们做,他们把稻穗使劲在禾桶边沿摔打。禾桶就是把木桶做成四角形的然后用竹幔把禾桶三面围起来,只留下一面空出来,脱粒的时候,防止谷粒四散。

  黄锦他们到田里的时候,黄仲谦和黄汉和他们正一人抓一把稻穗,狠狠地狠狠地朝禾桶边沿摔击,那咚咚的声音传出去好远。只见稻穗上金黄的谷粒就一粒粒脱落,掉落到禾桶里。

  这种脱粒方式是纯人工的,费时费力。黄锦突然想起前世小时候家里有那种脚踏式的稻谷脱粒机,那种机器只是利用简单的机械原理,在这个时代应该也可以造出来,到时给稻谷脱粒就不用那么费力了,而且脱粒速度也会快很多。“改天去铁匠铺子里问问看,若是能做出来,指不定还可以卖!”黄锦暗忖。

  酷sN匠网…K正g版h首i@发◎I

  黄锦和小六挽起裤腿,一左一右下到田里,给黄仲谦和黄汉和递稻穗。虽然带着草帽,但火辣辣的太阳射下来,不一会儿,黄锦就感到汗流浃背了,头上的汗水顺着流下来,脸上痒痒的,直想去抓。

  “锦儿,你们两个快点回去吧,别中暑了。在这里也帮不了多少。”黄胜祖看到两个孩子脸有些晒红了,心疼地说道。

  “那……我们去提点水过来给你们喝吧。”黄锦看到他们确实也没帮到太多,就提议道。早上出门急,带的一点水早就喝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