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您最好给我银票,方便保管。”黄锦道。

  双方谈妥,当即就由黄钟主笔,把水煮鱼和鱼头豆腐汤的菜谱写好,交给了钟掌柜。黄锦还叮嘱钟掌柜做这两道菜应该注意的地方。

  然后黄钟又起草了两份菜谱典卖协议,约定由费记一次性买断这水煮鱼的菜谱等事宜。文书写好后,黄钟和黄锦都签字按了手印,钟掌柜也签了字按了手印。

  “对了,你们采了多少茶树菇,一并称了给我带回去吧。我可说好哦,明天我会在酒店门口张榜大量收购茶树菇啦。”钟掌柜说道。

  “没问题。不过一定记得,不认识的香菌千万不能乱用。”黄锦生怕有人贪心,采到有毒的香菌吃死人了。

  “嗯,这你放心。我有办法甄别,暂时我只收茶树菇。”钟掌柜点头说道。这小姑娘办事真老练,一点不像几岁的孩子。

  送走了钟掌柜,天就黑了。黄锦他们吃完晚饭,一家人围坐在房里。

  小六听到一个菜谱居然值五百两,当下就惊得嘴巴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我的乖乖,五百两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又瞎说,你才多大。不过,锦儿,你可真厉害。”黄钰也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的。

  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银子,黄家大房个个都难掩兴奋。

  “爷爷,这银子可是我赚的,和二房无关。”黄锦怕二房知道,生出其他的波折。决定先小人后君子,把话挑明了。

  “嗯,这肯定和其他人无关。”黄胜祖看了看这个孙女,自伤好后,她真的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所幸,这孩子平日里还是知礼孝顺的很。“这钱就是锦儿赚的,你想咋用就咋用。”

  “是呀,锦儿,这么多银子,你打算咋花?”黄镛忍不住问道,“这不知道能买多少个包子了……”

  “哈哈,瞧你这谗样,你放心,有那么一天,让你吃包子吃到吐。”黄锦笑着打趣黄镛。

  “爷爷,我也想商量下,我们的银子该咋花?”

  “房子咱家现在住的下,暂时不用盖新的了。马上要耕种了,这会儿,田肯定也不好买。要不,我们先存起来,等秋收后,看有没有田可以买?……”黄仲谦是典型的小农思想,有钱了就想盖房子买地。

  “爹,田肯定要买,但不急在一时。我是这样想的。等卖菜谱的银子到了,咱家就有差不多五百三十两银子了。留出一百三十两家用,等忙完这阵,我想让二哥、四哥还有小六都到去私塾念书……”

  其实,黄锦早就想让黄钟他们上学了,以前能力不够,现在有了这笔银子,黄锦就想把这计划提前,毕竟黄钟年纪不算小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在大明朝尤其明显,士农工商,士人的地位永远是最高的。不说读书做官,哪怕只是考个普通的秀才,在这乡下就已经非常值钱了。不说别的,就是知县下乡,也会请秀才作陪。何况,秀才还能免杂税,免劳役,若是禀生,还能定期领禀米。在这个商人地位低下的朝代,黄锦不想做一个单纯的商人,她要耕读成家,假以时日,让黄家成为真正的大家族。

  “读书是好,可是这些银子还不够供一个人的,这三个孩子同时……”黄仲谦也希望孩子们有出息,可考虑到读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花钱更是如流水。不然之前家里为何只能勉强供养黄汉光呢。

  “这……锦儿,我年纪大了,我不读了。就让镛儿和绣儿去吧。”黄钟听到黄仲谦的话,就犹豫着说。

  “爹,你放心,我来想办法。哥,我知道你一直想读书,况且你跟着爹读过书,也有点底子,不算晚。不过,到时去了私塾,可别偷懒哦。唉!这私塾要是收女学生,我都想去!”黄锦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惹得家里人呵呵笑起来,气氛顿时松快了很多。“嗯!到时,你们可不许偷懒,都要考秀才!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黄锦摆出恶狠狠的样子,对着黄钟兄弟几个说。

  “那……我一定会好好用功的。”黄钟道。读书确实一直是他心中的梦想,以前是可望不及,现在家里的境况好了,他自然也是想去的。

  “姐,我就不用去了吧?我还小,先在家让爹教教就行……”小六生怕黄锦又凶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一个孩子一年的束脩是十二两银子,也就是一个月要收一两,想想还真是贵!听到小六那样说,黄锦仔细一想,也有道理。黄仲谦本身的学问相当不错,平日里在家里,他都会教几个孩子读书。小六年纪还小,可以过两年在接受正规的科举教育。于是就说:“那也行,那你就先跟着爹在家学。二哥、四哥,我们可说好了,等你们放学回来,可要教我和二姐、小六。”

  {;酷匠“网F永L久6免费~看4小说

  “那……锦儿,你们放心,我和镛儿肯定会用功的。等学好了,回来教你们!”黄钟握了握拳头说。

  “爷爷,我想留下一百三十两备用,其他的四百两,全部用来买山地。”黄锦想了想说。

  “买山地?你这孩子……这山上又不能种水稻,也没啥收成……除了几根废柴,可啥都没有。你买那么多山地,种果树我们家也种不过来呀。”黄胜祖道。

  “爷爷,这山上可都是宝,只是大家之前不知道罢了。”黄锦笑着说。

  “你不会是想买了采铁皮石斛和茶树菇卖吧?”黄镛问。

  “呵呵,差不多啦……反正我仔细盘算过,越早买越好,肯定划算的。”黄锦原打算把榨茶油的想法说出来,但想想还早,也就含糊过去了。

  “锦儿,你是个有主意的好孩子……最近拿的主意也多,你看着办就成了。”黄仲谦道。

  不得不说,黄胜祖也好,黄仲谦也好,都是很开明的长辈,既不强势,也不固执。对于要买地这么大的事情,还能平静地任黄锦决定。

  黄锦早就打听过,这里的山地多是无主的荒山,山上没什么产出,也就木材可以卖点钱。但七里江在这边的木材多数是些松木、杉木,这都不算好的木材,也没什么人收购。所以一般有钱的人家,都喜欢买地,买山的人就很少了。现在,一亩山地的价格只有一两多银子,有这四百两银子,至少能买三四百亩山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