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等我们采了就马上送过来。只是这茶树菇一般都是要下了雨才长的多……”

  “啊?那岂不是不能稳定供应了?”钟掌柜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掌柜的,这茶树菇受欢迎么?”黄锦问。

  “嗯,昨晚有些老食客吃过,都赞不绝口呢。宜春城的费记也说要茶树菇,要是卖的好,我估计所有的费记酒店都会推出这道菜。费记在江西就有几十家分店……”

  “那您先看,如果量大的话,我有办法自己种。能保证酒店一年四季都有香菇供应……”

  “真的?!那可太好了!对了,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钟掌柜听到有办法让香菇四季供应,心下就盘算起来:以他几十年酒店掌柜的经验,他可以预见到这香菇肯定会很受欢迎。若能和这小姑娘签下独家供应协议,那这也算是为东家立了一功了吧?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调回去。想到这,钟掌柜不仅喜形于色。

  黄锦看到钟掌柜的神情,就猜出来,这香菇的生意可以长做了。不过,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把手里的篮子递过去“掌柜的,这是我家做的水煮鱼片和鱼头豆腐汤,送给您尝尝。”

  钟掌柜接过篮子,掀开上面罩着的白布,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

  “哎哟,那可谢谢你了,小姑娘,我可是很喜欢吃鱼的哦!”钟掌柜只当黄锦是普通的示好,也没在意,把篮子递给身边的伙计。

  看到钟掌柜的反映,黄锦也不好多说什么。她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当下也就告辞而出。黄锦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这水煮鱼片和鱼头豆腐汤可不是一般的菜式,迟早有人会买。大不了,以后有钱了,自己也开家酒店。

  黄锦低着头,一路思考,一路往百草堂走。她还要去找黄永福拿回刚才的碗。

  “锦儿,你回来啦?事情办完没?”黄永福候在百草堂的大堂,看到黄锦父女,赶忙起身。

  “嗯,永福哥,已经办好啦。”黄锦甜甜地笑了起来。

  “锦儿,鱼我吃了,真的很好吃。对了,我爹和廖先生也赞不绝口呢!你们用过午饭没有,没有的话,就在我家吃吧。”

  “黄小太医,不用客气。我们有牛车,一会就可以回去了。”黄仲谦笑着说。

  “那怎么行,一定留下来吃个便饭。三叔,您不用客气。”黄永福笑着对黄仲谦说,然后他又转身对黄锦说道:“天这么热,你们还跑来给我送菜,不吃我可是会生气的哦,锦儿!”

  “那……爹,我们就留下吧。”黄锦看黄永福诚心相邀,就对黄仲谦说。

  “你这孩子……黄小太医,您别见外,她一直当您是大哥。”黄仲谦道。

  “我本来就是她的堂哥啊!”听到他们愿意留下来,黄永福笑了起来,然后招呼伙计赶紧去准备吃食。

  “锦儿,对了,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

  “啥事,永福哥。”

  “最近天太热了,我父亲和廖先生都吃不下饭。他们很喜欢吃你送的菜,刚才都比平日里多吃了点饭呢。所以我想,你能不能把这两道菜的做法告诉我家厨子?”

  “哦,当然没问题呀!只是,永福哥……”黄锦有点扭捏,不好意思说下去。这菜谱算是她的专利,她正打算卖给费记,虽然不知道费记会不会买,但菜谱这种东西,也算秘方了。

  “有啥难处,你说。”

  “那我就直说了,永福哥。你也知道,我家缺银子……刚才我送了一份给费记的钟掌柜,我原是想,如果他喜欢的话,把菜谱卖给……”黄锦犹犹豫豫,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说完,她可不希望黄永福觉得她眼里只有银子。

  “那……就算了吧。”黄永福想到菜谱也是很多酒店的秘方,当下就觉得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唐突了,“都怪我考虑不周……”

  “我没别的意思。永福哥,只要叮嘱你家师傅别把方子外传就行了。”黄锦忙解释。

  “那你放心,我一定叮嘱他们不外传。这厨子是我家家生子,他不会乱说的。”黄永福忙说道。

  于是,黄锦当下就把水煮鱼和鱼头豆腐汤的做法详细说了,黄永福记好后,起身出去了一下。不一会儿,他进屋:“锦儿,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我们就自家做了吃吃。”

  “好!”黄锦笑着说。

  其实这菜谱也没多难,多吃几次就可能猜出其中的大概了,不过鱼汤里的黄芪和枸杞是药食同源的东西,要按一定比例配备,才能熬出鲜美可口的原汤。

  两人聊了一会,黄永福家就准备好了午饭,“黄三叔,您随意。锦儿,刚才我已经吃了。我就不陪你们吃啦。”

  “这……真是不好意思啦,黄小太医,太麻烦你们啦。”黄仲谦也不是那小家子气的人,推让了几句,就坐下开吃了。

  等他们用完饭,稍作休息,就跟黄永福告辞了。

  等回了家,黄钰、黄镛和小六都眼巴巴地看着黄锦,黄锦摇摇头,“钟掌柜没当着我的面吃……不过永福哥说黄太医和廖先生可喜欢吃了,还让我把做法告诉他啦。”

  “真的啊,那太好了。锦儿,那么好吃的东西,钟掌柜不要,是他的损失……”黄镛试着安慰黄锦。

  其实,不管菜谱能不能卖出去,黄锦内心都很高兴。自己的劳动得到了黄太医和廖先生的肯定,这就有价值了。黄太医是谁?那可是京中名医,他肯定吃过大江南北很多美食,连他都喜欢吃,那就指定错不了。再加上一个一看就高贵无比的廖先生,黄锦虽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她相信这廖先生的身份比起黄太医只高不低。水煮鱼和鱼头豆腐汤能得到这样两位有见识的人的中肯,那她也觉得心里乐滋滋的。

  “嗯,二哥,我没事的。对了,我还带来一个好消息,钟掌柜说我们的香菇有多少他要多少哦!”

  “真的啊?那我们把这两天挖的再送过去吧。”小六笑着说。

  “不急,我们先把这些晒干试试。再说,明天就双抢了,等忙完这阵再说。”黄锦说道。

  “那也行。”商量完了,姐弟几个就又提着篮子,去山里采香菇去了。现在他们家没喂猪,可不用打猪草了。因此,有空他们就会往山里钻。

  可能是今天天晴的原因,香菇并不多。姐弟几个忙乎了一下午,也就堪堪采了一篮子,约七八斤。

  “唉,看样子得跑远点采。”黄镛提议。

  “可是明天就要收早稻了,等忙完这阵再说吧。”黄钟说道。

  姐弟几个正往家走,一边走一边聊天。远远地看到陈二丫跑过来,“锦儿,快点回去,你家来客人啦。”

  “啊?谁这个时候来啊?”黄锦问。

  黄锦的奇怪是有道理的,这几天村里人都开始陆陆续续收早稻了,这可是一年当中最忙的时节,不仅要抢着把早稻收了,还要把晚稻种下去。因此,这个时节称为双抢,双抢是一年当中最苦,也最累的时候。黄锦实在想不出谁还有闲情走亲戚。

  酷匠Wz网w正pS版首发

  “我也不知道。你娘让我来喊你回去。是一个大叔,穿的还很好。”二丫喘着气说。

  “那……回去再说吧。”

  黄锦他们赶紧往家赶,等回家才看到,原来是钟掌柜来了。黄胜祖和黄仲谦正陪着他说话呢。

  “这都是我那小闺女自己琢磨出来的,之前我们也没吃过……”黄锦一进门,就听到黄仲谦笑着对钟掌柜说话。看到黄锦进门,忙说:“锦儿,快来拜见钟掌柜。”

  黄锦他们几个孩子忙向前行礼问好。

  “免礼,免礼。小姑娘,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的。你今天中午送给我的菜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的,这世上除了我,谁都不会做。”其实听到黄仲谦的话,黄锦就知道钟掌柜的来意了。

  “哟!真是看不出来,小姑娘还挺厉害。”钟掌柜呵呵地笑着说。

  “小丫头不懂事,您别见怪。您就喊她锦儿就成。”黄胜祖笑着说。

  “老哥哥,你可生了个好孙女。实话说,今天我来是想商量下,这菜谱能不能卖给我们费记?”钟掌柜对黄胜祖说。他以为黄家是老爷子掌家。

  “哟,这我可不管,这是锦儿自己琢磨出来的,您和她商量吧。其实就一个菜谱而已,送您也无妨……”

  “爷爷……”黄锦急的跺脚,这黄胜祖咋一点版权意识都没有啊?!什么叫一道菜谱而已,说的轻巧,有多少酒店就靠一两道拿手好菜,招揽生意的?!

  “呵呵,钟掌柜,不瞒您说。这事还真是锦儿做主。是孩子自己想出来的,她咋办,我们都听她的。”黄仲谦赶紧圆场。

  “那……”钟掌柜转头,看到黄锦,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几分激动。他心下暗忖:真看不出来,一个几岁的孩子就能掌家了。

  “掌柜的,我们去外面谈」?”黄锦怕家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影响了谈判的氛围,于是决定把钟掌柜喊屋外去。

  “锦儿,屋外就不必了。你们就到我房里谈吧。”黄胜祖忙说。当了那么多年的庄头,其实他也明白这谈判适合一对一,人多嘴杂的,反倒不是谈生意的氛围。既然说了交给黄锦做主,因此,他也就不会多管。

  “那好。二哥,你也跟我们来吧。”黄锦脆生生的说道。

  钟掌柜心中丝毫没有被安排的不快感,反倒认为这小丫头颇有算计,知道把哥哥喊过来助阵。当下,也就收了轻视之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