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新事物的普及,都需要一个过程,黄锦能理解陈氏他们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思想。她相信总有一天,这香菇的美味,能传遍天下。

  第二天,黄锦姐弟几个就都去筒子窝山上,采了足足一草篮茶树菇,有二十几斤。

  “这么重,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吧。”黄仲谦心疼妻女,主动说。

  “嗯,仲谦,你也去。要是没人买也没事,背回来,我们自家慢慢吃。”黄胜祖说道。黄锦听到,内心满是感动。之所以说黄胜祖夫妇是极好相处的老人,通过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来。

  第二天吃过早饭,黄锦一家人就浩浩荡荡地来到白竹镇了。由于卖东西几个孩子算老手了,因此放下香菌,何氏和黄仲谦他们两口子就去忙别的了,只留下黄钟、黄镛、黄锦和小六几个孩子。

  “你们先卖卖看,这没人买也没事,背回去自家吃也好。一会我们来找你们”临走,何氏叮嘱道。

  黄锦他们点点头。

  他们先把香菌摆在街边,陆陆续续有几个问的,可一看是香菌,就都摇头走开,“香菌可不能吃,别把命搭上了。”

  如此过了一两个时辰,黄锦他们连一斤香菌都没卖完。看着渐渐升高的太阳,黄锦也有点急了。

  香菌有毒是根深在人们心中的执念,要想让人拿生命去尝试新鲜事物,黄锦知道,很多人肯定不乐意,一定要找到一个入口,快速改变人们心中的观念。

  “锦儿,你们又来卖东西啦?”原来是表舅公罗进昌,他正带人在市场上买牛呢。

  “表舅公安。”黄锦他们赶忙向罗进昌行礼问安。

  “嗯!你们这卖的是……香菌?”罗进昌看了看草篮里的东西,问道。

  “是的,表舅公。这是茶树菇,没毒的。这东西可好吃了,昨晚我们吃了都没事。”黄钟慌忙解释。

  罗进昌作为牙人,听的见的也多,就点点头,“嗯,我听说别的地方也有人吃。只不过在我们这边,老辈人都说有毒,所以没人吃。这……没人买吧?”

  “表舅公,香菌有的确实会毒死人,可这茶树菇没毒的。哎!很多人问,却都怕它有毒……”黄锦嘴巴撅起来说。

  “那……一会我带你们去费记酒店看看?我听说费记最喜欢推出新鲜菜式。如果费记能买的话,那就好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您,表舅公……您认识费记酒店的掌柜?”黄锦咧开嘴笑了起来。

  “嗯,我和费记的钟大掌柜打过几次交道。听说他最喜欢尝试新菜式,可能也听过这香菌能吃的事。”罗进昌看到黄锦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黄家大房这几个孩子,都很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赚钱养家。亲戚里道的,他也愿意帮这几个孩子一把。

  反正在街上这么久了也没人买,几个孩子商量了下,由黄镛在原地等黄仲谦夫妇,省的他们回来找不到孩子着急。黄钟和黄锦、小六则跟着罗进昌来到了费记酒楼。

  看正版d章节上酷匠?l网fZ

  罗进昌直接是带他们到了费记酒楼的后厨门口,拉着一个伙计就问:“你们钟掌柜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这伙计之前见过几次罗进昌,于是赶紧喊了钟掌柜出来。

  “哟,罗老弟,您来了。快请进,快请进。”钟掌柜看到罗进昌就忙着招呼。

  “不了,我还有点事情。这是我亲戚家的几个孩子,今天来,是想请你看下这香菌你们酒店收不收?”罗进昌拱手向钟掌柜行了个礼,然后说道。

  “香菌?我之前在外地倒是也见过人吃。不过,这白竹镇可没见人吃过呢。”钟掌柜犹豫了下。

  “钟掌柜安。这是茶树兜底下长的香菌,我们叫它茶树菇。您放心,这种香菌非常好吃,我们昨晚全家都吃过。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现场做了,吃给您看。”黄锦一看机会难得,也顾不得自己在钟掌柜的眼里还是个小孩子,赶忙说。

  “那……既然是罗老弟的亲戚,我自然也信得过。只是这里的厨子都没做过这茶树菇,那就请这位小姑娘做一个吃吃看?”果真如罗进昌所言,钟掌柜为人颇为大胆,敢于尝试新鲜菜式。

  “好!”黄锦当即就笑了起来,想起了刚才罗进昌的话,她扯了扯黄钟的的袖子。黄钟反应很快,他赶忙对罗进昌行了个大礼,然后说:“表舅公,谢谢您。您要有事,就先去忙吧。改天我和我爹一定来请您吃饭。”

  “这孩子……还挺会来事的。”罗进昌笑着说,然后拱手向钟掌柜告辞:“钟掌柜,那我就先走了。这香菌的事情,你看着行就买,不行也不用勉强。”

  钟掌柜点头。“小姑娘,你打算做什么菜?”等罗进昌告辞了,钟掌柜就把黄锦几个带到了后厨。

  费记酒店的后厨非常大,光厨子帮工就有十来个人。

  “钟掌柜,您好,请帮我准备一些筒子骨,要切成一段一段的。”黄锦打算还做筒子骨汤。昨晚一家人都吃过,这加了茶树菇的筒子骨汤,真的是鲜美可口。

  只是,黄锦对何氏的做法也改良了,茶树菇适合清炖,花椒的味道太麻了,生姜也会冲了茶树菇的香味,因此这两种材料她都没用。只简单地加了油盐,然后再加点葱花,做了一道清炖香菇筒子骨汤。

  黄锦虽然才八岁,可有前世的经验和今世的锻炼,她的厨艺其实也很赞的。一盏茶的功夫,这香菇筒子骨汤就熬好了。她先请人找了几个小碗,黄钟、小六和她一人喝了一小碗汤后,就又给钟掌柜递了一碗:“您尝尝?”

  钟掌柜看着就笑了起来,这小姑娘别看年纪不大,相当懂事。听说他们昨晚都吃过,当下也就没有任何犹豫,把汤喝了,“哟,这汤真心好喝,茶树菇鲜美可口,不错不错。你们也来尝尝!”钟掌柜又招呼厨房的几个人来喝。

  见掌柜的都喝了,其他人也就没多少犹豫,喝完这茶树菇的汤,都赞不绝口起来。“好喝!好喝!掌柜的,这菜式一推出,肯定能成为我费记的一大特色。”有厨子就对钟掌柜说。钟掌柜点点头,然后放下碗,喊黄锦他们跟着出去了。

  “小姑娘,这茶树菇你们有多少,准备怎么卖?”钟掌柜问。

  “都在这草篮里了。掌柜的,我们也是赚点钱贴补下家里,您说出多少钱就多少钱吧。”物以稀为贵,费记如果在白竹镇甚至是宜春城首推茶树菇做菜,肯定能为酒店带来很好的口碑效应。所以,黄锦本想开个高价,但后来一想,这茶树菇山上就有,他们现在能卖的也就是个出其不意,等茶树菇能吃的消息传开,这价格肯定也就降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