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晚饭的时候,黄锦和黄钰在厨房帮着何氏打下手。其实,黄钰和黄锦做菜都挺好吃的,但是何氏心疼女儿还小,一般不让他们做。

  黄锦力气小,让何氏把筒子骨剁成一段一段,然后她告诉何氏,“娘,一会你就和平常一样,把筒子骨熬汤,加入茶树菇就成。”

  何氏把铁锅洗净,然后放灶上烧红,加入猪油。把大蒜切片、花椒、生姜片一起先倒入锅里爆炒,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然后加入筒子骨翻炒,等炒到八分熟,再加入一瓢水,“滋”的一声,香气来瞬间随着升腾的水汽,四散弥漫。

  “娘,真香。我都流口水啦。”黄锦笑眯眯的说。

  “锦儿,然后加入茶树菇就成了吧?”黄钰问。

  “是的,要多熬一会,等茶树菇的香味入到了筒子骨里,可好吃了。”黄锦说道这年代的筒子骨上其实还有很多瘦肉,黄锦最喜欢买来熬汤喝。浓浓的筒子骨汤,既好喝,又可以补钙。现在黄家的几个孩子,都在长身体的关键期,所以黄锦隔三差五的会提出买两根回来熬汤吃,不管是黄胜祖他们也好,还是几个孩子,都是应该多补补钙的。

  约一盏茶的功夫,加入茶树菇的筒子骨就在锅里沸腾翻滚起来,香菇的香味混合着肉香,闻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娘,你先舀一勺我尝尝。”小六站旁边眼巴巴地看着。

  何氏笑着舀了点出来,“我们家就数你最好吃啦。”

  “真是太好喝了。这比我们在宜春县里吃过的都好吃。”小六尝了一口,然后看看黄镛他们,“哥,你们也先尝尝看。好鲜的。”

  黄锦看的咯咯直笑。香菇可是“山珍”,能不好吃嘛?!

  一斤五花肉,黄氏薄薄的切片,然后加油炒焦,再加入莴苣丝,自然又是一盘美味了。

  等到了晚饭的时候,黄锦和小六到正屋厢房请黄胜祖他们出来吃饭,“爷爷,今天我们做了新鲜的东西,快来尝尝吧。”小六蹦蹦跳跳地笑着对黄胜祖他们说。

  “啥新鲜的?保证好吃,不好吃,奶奶可是要揍的哦。”李氏笑着道。

  “保证好吃。”

  等到了饭桌上,看到筒子骨里加了香菇,黄胜祖他们都愣了一下,“老三,你们是不是……”

  “爷爷,放心吧。我们都吃过了,好吃的很,没毒。这香菌是茶树地下长的,锦儿说能吃就肯定能吃。”黄镛又把白胡子老爷爷托梦的事情说了一遍,黄锦在一旁听的内心冷汗不已。

  所幸,黄锦得神人点化的事情,在大房都知道。这年头人都迷信,对这种神秘的力量保持莫名的崇拜。所以黄胜祖夫妇很快就颠覆了几十年的信仰,二话没说,都喝了一碗筒子骨汤。

  “还别说。我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鲜美的汤,怪不得年轻的时候曾听人说,福建那边有人也吃香菌。只是,后来听说吃死过几回人,大家就再也不敢吃了。”黄胜祖感慨。

  “爷爷,你放心,这茶树菇肯定没毒。我还知道一些其他的菌子,也没毒。不过,不认识的香菌确实不能乱吃,有的会毒死人。”听了黄胜祖的话,黄锦就解释道。她相信茶树菇能吃的事情,很快也能和茭白一样传开。她可得打好预防针,不然有那贪嘴的,随便一个地方的菌子就采来吃,毒死了可别怪她。

  “嗯!”黄胜祖点点头。

  “爷爷,山上还有挺多茶树菇的,你说我们采了卖咋样?”黄锦想听听黄胜祖的意见,毕竟他当过庄头,也卖过农产品。

  “我看行。这茶树菇不仅味道鲜美,关键还能起到调味的作用,加了茶树菇的筒子骨,可比往日好喝多了。”黄胜祖说道。

  得到了黄胜祖的肯定,黄锦早就乐开了花。

  “我就知道肯定能行。娘,那明天如果不下雨的话,我们就采一点去白竹镇上卖咋样?正好也可以去帮奶奶卖麻纱。”

  “好,你说了算。”何氏接着说,“那正好后天是十七,该白竹镇的闹,到时我和你们一起去。去镇上请下篾匠来补竹垫,快收早稻了,到时晒谷要用。”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三婶,你家在吃啥,好香呀。”黄柏在厨房门口探头。他是二伯黄汉和的小儿子,今年也是九岁,但比黄镛稍微小点。

  “是柏儿啊,快进来。来喝下我们的香菌汤。”何氏忙招呼道。

  “香菌汤?有毒,我可不喝。”说完,他转身就跑了,生怕慢一点儿就被毒死了。他那慌不择路的样子,看的黄锦他们都笑起来了。

  “胆子真小。”小六嘟囔了一句,心想你不喝拉倒,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吃是你的损失……

  最(新h"章节N4上B酷*e匠n:网f

  过了一会儿,陈氏就站在厨房门口说:“他三婶,我听柏儿说,你们做了香菌汤,这东西可不能吃吧,有毒呢。别吃坏了。”陈氏脸上倒是一脸真诚。

  “二姆姆,放心吧,能吃。你看我们喝了好多了,都好好的呢。”黄锦笑着解释,“你要不要尝尝?可好吃了……”

  “哎哟,不用了。我们那房也刚吃了饭了。”说完,她也转身就走了。留下黄锦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就都哈哈大笑起来。

  任何新事物的普及,都需要一个过程,黄锦能理解陈氏他们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思想。她相信总有一天,这香菇的美味,能传遍天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