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黄镛和小六,这三个黄家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孩子,趁着雨后天晴,晃晃悠悠地到了筒子窝的山上。大雨过后,山上的树叶被清洗得青翠欲滴,站山腰远远望去,稠江上升腾出团团白雾,显得分外漂亮。

  “锦儿,到处都是黄泥巴。我们来干嘛?你小心点,别滑到了。”黄镛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黄锦的手臂。然后,他又回头对小六说:“锈儿,你也小心点。”

  黄锦没说话,她正弓着身子,在茶树林中低头细细地扒开茶树兜下的野草,在寻找着一种东西。

  “锦儿,你在找什么?”黄镛有些好奇,这个妹妹又有啥新点子了?

  “我在找茶树菇。”黄锦终于在一颗老茶树兜下发现了几朵茶树菇。雨后的茶树菇,朵大茎粗,黄锦轻轻摘下一朵,闻了闻,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只见她张嘴就咬了一口,茶树独有的香味在口里散发开来。

  “锦儿,你干什么……这香菌可不能吃。”黄镛脸色都变了。

  原来古代称香菇为香菌。

  最`新章节}f上3酷匠es网Z

  “谁说的,这东西可好吃了。”黄锦一直奇怪,来这里几个月了,也有机会下过几次酒楼,还到宜春城的批发市场看过,但一直都没见过香菇。按说,这香菇味道鲜美,应该是餐桌上常见的美食。

  “我也不知道。爹娘从小就告诉我们,香菌不能吃,会毒死人的。”黄镛说。

  “是啊,姐。娘不是说,在很早的时候,有一家人饿的实在没办法,吃了这山上的香菌,结果一家人都死了么。那之后,就没人敢吃这东西了。”小六也在旁边极力劝阻,小脸煞白煞白的。他怕黄锦一口下去,就没命了。

  原来如此。香菇确实有很多有毒的,一旦误食,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让人丧命。但也有很多野生的香菇,味道鲜美,谓之难得的美食。前世,云南的菌子,可是远销全国呢,尤其松茸,那可是卖到天价了。

  “你放心,这茶树菇没毒的。前几天我又梦到那个白胡子老爷爷了,他告诉我,这香菌,有的有毒有的没毒,还教了我辨认的方法。”黄锦只得又借口神人入梦,把这事给圆了过去,“老爷爷还告诉我,这茶树菇味道鲜美,脆嫩可口,最适合老人家吃了。”

  事实上,茶树菇确实也有很好的保健作用。茶树菇性平,甘温,无毒,益气开胃,有健脾止泻,并且有抗衰老、降低胆固醇、防癌和抗癌的特殊作用,尤其适合高血压、肥胖症患者食用。茶树菇可烹制成各种美味佳肴,其营养价值超过香菇等其他食用菌,属高档食用菌类。

  黄锦受伤后,总有些新奇的想法,黄镛他们听了她的话,很快也就信了。于是姐弟几个不一会儿,就采了一篮子的茶树菇。

  “你们记住了,不是所有的香菌都能吃。有的确实有毒,而且是剧毒。所以路边的香菌不能随便采来吃。”一边采茶树菇,黄锦一边叮嘱黄镛他们。“我们暂时就找点茶树菇、松树菇、杨树菇吃吧。一般都长在这些树兜下的香菌肯定都可以吃,其他的香菌,都别吃。”

  “嗯,我们听你的。”黄镛他们点点头。

  等回到家,何氏听了黄锦的解释,也没多怀疑。何氏心想:这孩子伤好后,出过几次主意,都没错。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应该就是老天暗中点化的锦儿。

  “娘,这茶树菇炖汤好喝,我们去村口买点肉做肉汤喝吧。要是大家都觉得好吃,还可以采了拿到镇上去卖。”黄锦道。

  何氏笑着说:“好,好!就按你说的办。锦儿,这东西吃的真的对老人好?”何氏问道。

  “嗯,真真的。”

  “那……要真的那么好,以后多采些给你爷爷奶奶吃。”

  “嗯,肯定要。还有姥姥、姥爷也要多吃。对了,姥爷家后山肯定也有很多茶树菇,要是卖的好,告诉咱姥姥他们,让他们也采了卖。”黄钰提议,几个孩子赶紧点头附和。

  “好……”何氏笑的更欢了。几个孩子都懂事孝顺,她这当娘的也深感欣慰。

  “锦儿,那你就支二十文。镛儿,你拿去村口割一斤肉。这也几天没吃肉了,我们今天改善改善生活。钰儿,记得把帐记好。”

  “嗯!”黄锦转身从木匣子里取出来二十文给黄镛,“四哥,记得讲讲价,让屠夫便宜点,再买几根筒子骨。”

  “没问题。”黄镛接过钱,就跑出去了。

  而黄钰则拿出账本,记了起来。

  自从分家后,一家人讨论过,家里的钱由黄锦管着,黄钰则负责管账。

  “虽然你们还小,但都是懂事的孩子。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们也早点学着管家吧。锦儿的手紧,就管钱;钰儿管账,正好有点动力多识字。用钱的时候,就一家人商量着来。”当初,何氏是这样说的。此事黄胜祖和李氏也点头同意了。

  不得不说,何氏也是一个相当开明和有远见的母亲,把家里的钱交给两个半大孩子,这在村里是很少见的。其实,这年代严格奉行“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女孩子迟早都会学管家,但一般都在出嫁前后,也就跟着母亲学个几个月,意思下就成。出嫁后,一切其实都看个人的悟性。像黄锦家,两姐妹这么小就管家的,还是很少。

  黄镛很快就把肉买回来了。“姐,李屠夫说筒子骨买的人少,只收我三文钱一根。肉花了十四文。”黄镛回来,就赶紧向黄钰他们报了帐。

  这时候的人,买肉都喜欢买大肥肉,这筒子骨这些,买的人反倒少。乡下人讲究实惠,平时难得吃顿肉,因此都喜欢肥腻腻的大肥肉。

  “真划算!娘,那我们用筒子骨炖汤吧,肉另外炒了吃。”黄锦提议。

  “好,你说了算。一会你咋说,我咋做。”何氏笑着说。

  于是,晚饭的时候,黄锦和黄钰在厨房帮着何氏打下手。其实,黄钰和黄锦做菜都挺好吃的,但是何氏心疼女儿还小,一般不让他们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