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你们商量好了么。”吃过晚饭,天刚黑,黄胜祖就把一家老小都叫到了正屋里,关起大门,开始召开家庭会议。

  “这么些年,孩子他爹……一直都很敬重您。”彭氏先于黄胜宗开口,她看了眼黄胜宗,见他没有反对,就接着说:“只是您也知道,我们二房人口多,还一个老五没成家,再加上他读书还费钱……我们商量了下,分家后,我们二房一股就不分了,人多力量大。可这家大,开支也就大……”

  “老哥哥,你们聊你们的,我们就听一下。你的家务事,我们绝对不插嘴。”彭氏正说着,何作林、贺氏也从房里走出来,到屋里坐下了。然后他又都彭氏说:“他二婶,你接着说。我们绝对不插嘴。”

  “这……当着亲家公的面,我也就不怕丑了。亲家公,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二房儿子多,家大业大的……我回去也叫汉光翻了下账簿。家里的银子还有八十六两,除了留下五十两给桂菊办婚事。剩下的三十六两,分法也和地的分法一样,分成六股,每股六两。锅碗瓢盆也是一样,按六股抽签分……至于今天收到的那些礼品……就给等老五他考上秀才就是秀才老爷了,寿幛和座屏就给我们二房吧。反正放大房也用不上……”彭氏一口气说完。

  “娘,我有点不明白。这廖先生,咋也来送礼了?”小六仰着脸,看着何氏。

  “这你小孩子不懂事了吧。廖先生买了况宅,他可是见过爹……”黄镛正要往下说,被何氏拦了下来,就赶紧打住了。

  此时黄汉光已经面红耳赤了,“这……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不如拿去当了,也好换点银子……”

  “这礼品才送来,就当了,岂不是被人指着说……况且,你考上秀才这事,这不迟早的事情么,上次我去私塾,甘秀才还夸你来着。”彭氏满脸骄傲地看着儿子。她喝了口水,接着说,:“至于这些尺头布料,我们就把差不多的放一起,也是按股抽签吧……”

  “……这么多年,我嫁到老黄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仲谦算是我一手带大的……哎!算了。老头子,你说了算,想咋分咋分。”李氏说了两句,就赶紧打住了。

  黄锦没想到,李氏居然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听李氏的话,黄锦几乎可以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黄仲谦并不是李氏亲生的,甚至也不是黄胜祖的。

  如果黄仲谦不是李氏生的,甚至不是黄胜祖的亲生儿子,那么黄家大房也就是没有真正的血亲继承人了。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切都说的通了。

  黄家的权力分配一直有点奇怪,李氏明明应该拥有内院的绝对话语权,却没有什么存在感。黄仲谦为何有才名却没有继续读书,黄家供的却是黄汉光……这种种的奇怪,就都能说的通了。

  李氏嫁过来,因为没有给黄家生个儿子,因此底气不足。本来凭借娘家丰厚的嫁妆和黄胜祖的长兄身份,她可以很强硬地掌握家里的大权。现在却因为没有儿子,显得极没有存在感。生活中,也不争不抢。即使黄胜祖受伤,她也没有在黄仲谦面前过分地暴露悲伤情绪,却抱着黄汉巧大哭……这种种的奇怪,此刻得到解答。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女人若没有为男人生下儿子,那么在家里的地位就会变得很卑微,也幸亏李氏嫁妆算丰厚,二房一家因此才不敢特别强势,李氏也才有一席之地。

  彭氏先后生下了四个儿子,就是黄家的功臣。即使彭氏娘家同样式微,即使她为人尖酸霸道,但在家里一样可以和李氏平起平坐。甚至,黄锦相信,若不是有黄胜祖在,彭氏肯定能稳稳压过李氏。

  另外,黄仲谦平日里的表现也就说的通了。作为家里的长子,黄仲谦本该最应该读书的,却没有读书。本该最有话语权的他,却在面对家庭内部矛盾时,无条件地对二房退步,显得懦弱……这一切,根源就在于黄仲谦只是黄胜祖夫妇的养子。黄锦甚至想到,当初童养媳的事情,也是因为黄仲谦夫妇感念黄家的养育之恩,加上黄香莲花言巧语,才松口同意让她去给孙家当童养媳。

  虽然早就有点猜到了真相,但是此刻黄锦内心也滔天巨浪。以往的种种不解,此刻揭开。只是,黄仲谦为何有况家宅子的房契?他和况家又是什么关系?

  Ea更新最快q上SA酷匠网S

  ……

  黄锦有种预感,真相肯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只是,此刻她什么也不能说。作为一个才八岁的小丫头,她说的任何东西,也不会让人重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