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在旁边听着,就乐了。这彭氏的意思,难道大房一分不拿全给二房?二房开支大,大房就没开支?黄胜祖身体不好,李氏一般也不下地。大房的劳动力可就剩黄仲谦两口子,再加几个半大的孩子。这以后日子还过不过?

  而且,庄户人家过日子,一般土里刨食,一年上头能管个温饱就算不错了。一般,除了家里地多的,种的粮食有富余,可以换银子外,都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大房和二房分家后,土地就剩二十亩了。这年头,水稻亩产低,二十亩田,除掉一家老小的口粮,可以换几个银子?

  ik更T新@最D,快S?上3(酷匠√网r

  “奶奶,黄汉元家的钱可不能分啊,那要留着给爷爷买补品的。”黄锦对着李氏说。

  李氏转头看了下黄胜祖,并没有说话。

  黄锦家之所以现在手上有点银子,一是卖了况宅一部分宅子帮黄桂菊把玉佩的事情圆过去了后,剩下的钱。还有就是黄胜祖的买命钱。

  “那……老二媳妇,你想咋分?”黄胜祖吧嗒两口水烟,升腾的烟雾笼罩着他,紧锁的眉头,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得商议商议。”彭氏和陈氏交换了下眼色说。

  “嗯,那你们就先商量下。这样,这会家里还有客,晚上我们具体再论。没什么大问题,明天就把分家文书写了。”黄胜祖已经抽完了手里的烟,他站起来说:“老二,你们先好好商议下,拿出个方案来。晚上自家先说好,明天就请村正和族长过来吧。”

  “好……大哥,这个家还是你当。咋分我都没意见。”黄胜宗犹豫着看了两眼几个儿子。

  “嗯。现在先去陪客吧。可别冷落了客人。”黄胜祖出了房门,看到几个年纪差不多大的老人站门口,就拿了竹凳子,陪他们说话去了。

  黄锦则跑出去,把何氏喊到房里,说:“娘,爷爷说明天就分家。”

  “分就分吧。不是早知道了么。”何氏一副不大关心的样子。

  “可是,爷爷说要把公中的银子留五十两给大姐出嫁用,其他的平分,叔婆没同意。听那意思,就是锅碗瓢盆平分,她也不愿意……”

  “哎哟,这可是有点太计较了。”姥姥贺氏在旁边说,“按说我一个亲家母不该多说,可这么多年你家的情况,多少我也听过。老爷子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弟弟养大、成家……若不是老爷子老两口,你们这么多人,日子可能还不如普通人。”贺氏颇有点感慨。

  “娘,你别说了。我之前和孩子爹商量过,这次爹说咋分,就咋分,我没意见。这么多年,仲谦一直对黄家感恩戴德的……只要一家人平安,就啥都有了。”何氏打断了贺氏的话。

  黄锦正竖起耳朵,巴不得贺氏爆点猛料,可惜被何氏打断了。听何氏这语气,黄锦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也没抓住。

  “娘,我刚才听到叔婆他们在商量,说家里的银子要按人头分。锅碗瓢盆也是,还说这次廖先生、黄太医他们送来的贺礼也要归他们……”小六冲进房里,就关起门,喘着气说。

  “啥?!这种分法也是醉了。”黄锦摇摇头,这座屏明显是因为廖先生买了况宅才会送的,和黄家可没关系,而是和况宅有关。

  “锦儿,你这孩子,说话真有意思。”二舅母林氏呵呵地笑。

  小虎听到,也在旁边学舌:“醉了,醉了。”

  一时间,房里的人都忍俊不禁。

  “锦儿,你这丫头……”何氏摇摇头,接着说:“锈儿,你去把你爹找过来。”

  “好。”小六转眼又跑出去了,不一会儿,黄仲谦和黄钟都进门了。

  “孩子他爹,这分家的事情,你是咋想的?”何氏说。

  “就按我们之前商量的,一切但凭爹娘做主。这么多年,他们的养育之恩……”

  “什么?爹,这里面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黄锦心里咯噔了下,突然出口,难道黄仲谦不是黄胜祖他们亲生的?

  “这孩子……你别多管。你们只要记住了,这次分家,不管多少,都是你爷爷奶奶给的,我们都别多说话。一切听你爷爷奶奶的就成。”黄仲谦说道。

  哎!又是这样!

  黄锦感觉到自己似乎离某种真相越来越近了,可是大人们都讳莫如深,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她也不敢乱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