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黄锦进去,黄胜祖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小孩子不懂事,就爱凑热闹。“我十岁带着胜宗,从南昌一路讨饭到了七里江。当时胜宗才四岁。这一转眼,我都六十了。”黄胜祖转头看了下黄胜宗:“老二,你还记得那时的事情不?”

  “这……大哥,那时我才四岁,哪里能记得那么多。”黄胜宗摇摇头。

  .酷匠Z网唯一正"J版_,c其c他R都l●是o盗;版/m

  “是啊,很多事,就是我也忘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算没有辜负爹娘的嘱托。我们两兄弟,在七里江落地生根,现在也算儿女成群了……”

  “嗯。大哥,长兄如父,这么多年,我心里都知道,若没有你,我早就饿死了……”黄胜宗脸上颇多感慨之色。

  “老二,咱亲兄弟,就别说那么多了。这树大分枝,儿大分家,我们过一辈子几十年了,是时候分家了。之前我几次提分家,都被打断了。这次,就把家分了吧……正好酒席上剩下的菜,还可以摆几桌分家宴。”

  “大哥,我……”黄胜宗其实也想分家,分了家自己就是二房的老爷子了,儿女成群地孝敬着,日子也舒坦,而且也就可以做二房名正言顺的当家人了。但让他主动开口答应,总是觉得有点难以说出口。

  “他大伯,我们都听你的。只是……这家,打算怎么分?”彭氏在一旁说道。

  “这个上次我就提过。六十亩地,分成六股,大房占两股,二房占四股。这房子,现在谁住的就归谁……”黄胜祖抽了一口水烟。

  “那这锅碗瓢盆咋分?厨房归谁?银子呢?……”黄锦回头一看,陈氏,正在门口呢。

  “老二媳妇,快坐下。家里的事情,你一个妇道人家管那么多干啥?”黄胜宗颇有点不满。这个儿媳人是利落,就是嘴巴太厉害了,和她姑妈彭氏有的一比。这么多年了,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指定不能亏着二房。陈氏这样急色,反倒伤了大家的情分。想到这,黄胜宗不由瞪了陈氏一眼。

  “这……我这也不是为了说清楚嘛,不然稀里糊涂的,分家也每个章程的。”陈氏颇有点下不了台,尴尬地低着头,走到黄汉和身边坐下。

  “嗯!我觉得老二家的说的很有道理。一大家子分家,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尤其我们二房人口多,以后压力就大了……”彭氏也在一旁附和。

  陈氏听到婆婆彭氏的话,瞬间挺胸抬头,一副本来就该说清楚的模样。

  “就你话多!”黄胜宗狠狠地瞪了一眼彭氏。

  “家里的银子都在李氏手里,账本老二家的管着……”黄胜祖看到李氏也进来了,就问她:“家里还有多少银子?”

  “我想下……卖房子的钱只剩下三十两了。黄汉元家赔的银子还没有动。这次酒席花了四十两……其他七七八八的,家里总共应该有六十多两,我去看下。”李氏转身进屋了。

  “哟!这酒席……那今天的人情钱能收到多少?会不会亏了哟?”彭氏听黄胜祖的酒席要开支四十两,当即就抿起嘴来。

  “娘,我去把今天的人情薄拿过来。”陈氏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她里拿着一个本子,“这……我也不识字。老五,你算算一起收了多少银子吧。”陈氏把抱着红皮的账本递给了黄汉光。

  黄汉光看了眼黄胜宗,见他微微点了下头,就埋头算起来。没想到他居然会心算!黄锦有些诧异,这个平日不声不响的五叔,应该也是有点才学的。

  “收到的铜钱应该是二十五两八钱三十五文……二姐家就送了十两银子的贺仪。”黄汉光说的二姐是指黄汉巧。按理女儿是不参与娘家的家事的,所以这次讨论分家,并没有叫黄汉巧和黄香莲他们。

  “嗯,今天收到的东西也值不少钱,加上东西应该也能收支平衡。那……这些东西要怎么分?那座屏可值不少钱……听说镇上有店子里卖十几两呢!”彭氏生怕黄胜祖把座屏留给黄仲谦。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黄胜宗还是非常考虑一家人的想法,总能及时踩彭氏的刹车,怕她说出过分的话。

  “这样,关于银子和锅碗瓢盆的分法,我说个意见:银子留下五十两给老二,以备桂菊的婚事,剩下的钱就大房和二房平分。至于锅碗瓢盆这些,就抽签平分……”黄胜祖提出他的方案。

  “这我可不同意。大房人口清减,以后开销也小,就是碗都少要几个……我们这一脉流的可是正儿八经老黄家的血。况且,明年老五要考秀才,又是一笔开支,老五也没成家呢……”彭氏尖叫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