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完寿,大家在正屋里聊了一会,黄胜祖就让大家都回房去了。留下他的两个连襟,还有黄胜宗、何作林,一起关起门,在房里说了半天话。

  黄锦他们回到房里,何氏和姥姥贺氏有说不完的话,黄锦也乐得在旁边听闲。差不多亥时,何作林和黄仲谦才回来。

  “老爷子找你们去说啥?”何作林他们一进屋,贺氏就问。

  何作林和黄仲谦彼此看了一眼,才说:“没事……没啥可瞒着的,这是一家人的事情。仲谦你来说吧。”

  黄仲谦点点头,说:“岳母,我爹找我们是商量分家的事情。”

  “你们这个家是早该分了。”贺氏非常赞成大房和二房分开过。虽说黄胜祖老两口非常不错,但大房和二房混一处,这糟心事肯定就多了很多。

  “那……爹有没有说咋分?”何氏问道。

  “就按他上次说的分。爹说等明天的酒席办完,后天趁着岳父他们都在,就正式分家了,到时请里正大人来写分家文书。”

  听到分家,黄锦早就在心里乐开了花。

  黄家大房和二房,整体上还算和谐,属于大矛盾不算多,小矛盾天天有的状态。二房人口多,加上彭氏和陈氏又属于格外爱计较的人,因此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总是会觉得有各种磨合。自从出了童养媳的事后,虽说大家面上都过去了,二房也算是面上道歉了。但,心里的刺却是难以拔掉了,大家彼此也不大可能再无防备地在一起。

  “哎,爹已经提了三次了,看样子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分了也好……希望这次能顺顺利利地。”黄胜祖前后两次打算分家,都被其他事情打断了。

  第二天一早,黄锦他们鸡鸣时分就都起床了。今天是黄胜祖寿诞的正日,他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钰儿,你先和我去送寿桃。”

  z酷匠网R(正版g{首\B发;}

  昨晚何厨子做好的寿桃,要切成一块块,然后装好,挨家挨户送到村子里派了寿柬的人家。这叫同喜同乐,也有邀客的意思。收到了寿桃的人家,很快就会来给黄胜祖拜贺。

  按规矩,此时黄胜祖是不能坐在正屋里的,他在房里回避。堂上虚设空座,拜贺的客人向虚座行礼,黄仲谦带着黄钟他们在一旁侍立答礼。

  辰时左右,早上酒席就正式开始了。酒席,一般是吃一天三餐,但一般稍远点的客人,都不会来吃早餐的。所以,早上不算正席,只是供附近的客人和提早来的客人简单吃一顿。今天的早餐,客人们吃的是长寿面。每碗长寿面都分量很足,里面放了两个鸡蛋,吃的客人都非常满意。

  卯时左右,陆陆续续就有很多人前来拜贺,并带来了寿礼。庄户人家的寿礼一般都是讲究实用,多数送的都是布料,也有那送对联来的。

  黄锦正站在边上看人写礼单,礼单上详细记着各家送了些啥礼物。礼单就是本人情薄,关乎着以后该怎么回礼的问题。

  黄举人也派人送了贺礼来,他送的是一副“寿比南山不老松”的寿幛。红布寿幛上绣着烫金大字,挂起来非常显眼。黄锦看的非常仔细,这东西可不常见,只有那有钱的人家才讲究挂寿幛。

  “锦儿。”突然有人喊黄锦。

  黄锦一抬头,原来是黄永福,立刻就笑了起来:“永福哥,你回来啦?”前几天在化成寺遇到他,还说要到宜春城住几天的。

  “嗯,家里有点事,就先回来了。正好我爹让我来拜寿。”黄永福笑眯眯地,一边说一边把礼品放下。

  黄永福家送的是一匹上好的大青布,还有一对寿烛。红色的蜡面上印有金色的“寿”和“福如东海”几个大字。

  “对了,这是廖先生叫我带来的。他有事,不能亲自来。”黄锦感到非常惊讶,这廖先生居然给黄胜祖送来了贺礼!

  黄永福的身后,一个伙计扛着一块座屏。这就是廖先生送的寿礼了。黄锦看到漆金的木雕上刻着松鹤,镂空图案,雕刻的非常精美。这座屏有“松鹤延年”的吉祥寓意在里头。

  座屏一般都是大户人家的,庄户人家很少看到,因此,围过来看:“这可是好东西。”

  “是啊,一看木料就知道非常精贵。这廖先生真是大手笔。”

  “这……怎么能……”黄胜宗在一旁看到黄太医和廖先生的礼物都格外精贵,激动得有点说不出话来。

  黄举人和黄太医可是远近闻名的尊贵人家,他们能主动上门送礼,是给了黄家很大的面子,更何况还有个平日里非常神奇的廖先生的礼物送来,所以一时间黄胜宗觉得脸上特有面子。

  午时左右,冲天炮响起。这冲天炮可是告诉大家该来坐席了,尤其是附近的人家,听到炮声就会主动过来。

  这时候坐席有讲究,所以一般办酒席都会有知客。知客要找八面玲珑,又熟悉主家情况的人。黄锦家今天请的是罗进昌,请他来安排坐席,正合适。

  大概一刻钟,正席就正式开始了。

  虽然黄老爷子是今天的寿星公,但他今天是不在堂屋里坐席的,所以就在里屋另开一席,找了几个年龄相仿的老者作陪。

  黄锦作为主家的人,而且又是小孩子,自然是不能坐席的。不过她仗着人小,就站酒桌边上,听各种八卦。这酒席上就是各种消息的传播地,她可不想错过。反正她人小,也没几个人会注意到她。

  “哟,这席面办的比上次的烧尾宴好多了……”有人看到黄锦家的席面,就开始和同桌的人闲聊起来,拿黄家的寿宴和黄汉春的烧尾宴相比。

  “是呀,是呀……不过,我听过他家也是……据说兄弟几个已经定了,黄汉元到时在家,其他两个都去任上呢。”

  “哎哟,这当官咋还带着大哥呢?!”

  “长兄如父嘛!倒也说的过去,再说黄汉宜怎么也在衙门里干过,去了就是黄汉春的人了……”

  几个人正说着,就噼里啪啦地鞭炮响起来了。

  “哟,出肉了,快点吃吧。这扣肉做的不错。”这乡下办酒,非常有意思。出肉会放鞭炮,上完最后一碗菜,也会放鞭炮。

  “锦儿,快来吃饭。”黄钰站门口喊她。原来是厨子和帮工们也开始吃饭了,一般这时,主家的女人和儿童也会和厨子、耢忙一起吃。

  从厨房的菜式,就可以看到席面办的非常不错,八个凉菜:凉拌黄瓜、姜丝肉、凉拌腐竹、皮蛋、咸萝卜、凉拌毛豆、凉拌芹菜、凉拌豆芽。八个热菜:茭白炒肉片、榨菜炒肉丝、荷包蛋、梅菜扣肉、炸鱼块、团鱼汤、土豆烧鸡、蒜苗空心菜。

  何厨子的手艺真心不错,每一道凉菜都分量足,爽口无比。而且菜式讲究,花样多,不愧是在镇上做过的。黄锦吃的大快朵颐。真心话,很少有这种机会能敞开了吃。

  吃完午饭,就有一些家里远的人,陆陆续续起身告辞了。黄仲谦作为儿子,代表黄胜祖,笑着站门口送客。

  等客人走的差不多了,小六跑过来喊:“爹,爷说让叔公、你和二伯、四叔、五叔都到他房里去。”彭氏一听到,赶紧也折身进去了,留下李氏带着几个儿媳妇在收拾锅碗。

  黄锦也跟了过去,黄胜祖这个时候找他们过去,肯定就是谈分家的具体细节去了,作为黄家的一份子,她有权利旁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