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菜又叫救心菜、土三七、金不换,听这些名字就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费菜含有多种药用成分,其性平味甘、具有活血化瘀、养心平肝、安神补血、清热解毒之功效,是民间常用广谱青草药,原植物也是抗肿瘤中草药之一。

  费菜不仅是一种药,新鲜的非常还是人们餐桌上的美食。费菜形态优美、口感清爽、药食具佳,可配肉、蛋、食用菌、海米等炒、炖,可煲汤、包馅、涮火锅,也可素炒、凉拌、沾酱、腌渍小菜,其风味独特,百吃不厌。

  上次在宜春城的药材铺子看到有晒干的费菜卖,黄锦就想到他们也可以挖了卖。这费菜要是药房收,哪怕价格不高,但也能赚点小钱。

  “锦儿,你挖费菜干嘛?”黄镛问。

  “哦,上回在城里药房看到这是种草药,挖一点拿去给永福哥看,问问他家药房收不收。”黄锦说着,就在田埂边上挖了一颗翠绿的费菜往篮子里扔。

  这时节地里的菜都出来了,路边各种野菜就无人问津。黄锦看了下,周围着实有不少费菜。

  “锦儿,你心真细。我要是像你这样就好了……以后我一定要赚很多钱。”黄镛握了握拳头。

  “大丈夫当读书报国,商人始终是贱民。”黄钟在一旁说,脸色一黯。他一直很渴望读书,可现在都十三岁了,哎。

  “二哥,这天下的事都是人做的,哪里要分那么多三六九等?没有商人,像袁州府那么多新奇的东西,如何流通?”黄锦正色地说,“再说,你看黄举人,他就是考了功名后,回家当地主,还开着好几个铺子呢。”黄举人,就是黄永福的叔叔黄汉新。他中举后,既没有继续考进士,也没有选官。而是回家专心照顾父母,现在家里开着好几个杂货铺,是十里八乡的大户,极有威望。

  黄锦不希望黄钟小小年纪,对商人就有偏见。她可是打算做一个大商人呢!

  ……

  “爹,大姑父来了。爷叫我们喊你们回家……”黄钰远远地一边跑,一边喊。

  由于大家都在关心黄汉春选官后,黄永康还会不会流放,所以赶忙回去了。走到门口,他们看到黄汉元家已经是宾朋满座,锣鼓喧天,非常热闹。

  “他家这烧尾宴,办的热热闹闹的。”黄仲谦语气中流露出几分羡慕。

  所谓“烧尾宴”,是指士人新官上任或官员升迁,招待前来恭贺的亲朋同僚的宴会。听黄汉元的意思,黄汉春的上任文书上写着即日赴任,应该办完宴席后,就打算去赴任了。

  黄胜祖和黄胜宗正陪着胡有生在堂屋里说话。黄锦他们走过去给胡有生行了礼,就坐旁边听他们聊天了。

  “他大姑父,这黄汉春要当县丞了,你知道吧?”陈氏一进来就问。

  “嗯,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他的任命是从布政使司里直接下来的,听说是他老师汤先生举荐的。”

  “这汤先生官大不?怎么是个县丞?”彭氏颇有点八卦精神。

  “这……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汤先生是临川王的得力助手。举人选官本就不会很大。”胡有生有点犹豫地说。

  “临川王?这又是什么来头?王爷肯定很厉害!”陈氏说道。

  “临川王是宁王庶子,不过听说他是最像宁王的儿子,为人善谋好战,颇有心机。”胡有生不愧是在官府混的,听到的内幕消息果真多了很多。

  “那姑父,你能说说宁王的情况吗?”黄锦问。

  虽说他们现在只是个平头百姓,可多知道点朝堂之事总是没坏处的。再说,这事看起来离他们挺远,不过似乎也和她家有关。

  “你这孩子……瞎打听那么多干啥。”何氏怕胡有生为难,责怪了一句。

  “没事,这也是我今天要说的。宁王朱劝共有六个儿子,除长子和次子外,其他都是庶子。长子朱攀时是宁王世子,不过自小体弱多病;次子朱攀候幼年早亡;三子就是临安王朱攀业了,他只比世子小一点。”

  胡有生简单介绍了下宁王府的情况,接着说:“我来之前,俞大人找过我,他也是刚知道黄汉春被选了临川县县丞。他和我说,黄永康的流刑不会更改,即日就会派人押送。他还这黄汉春的老师和他是同科,两人当年有些矛盾。”

  “那……”黄仲谦欲言又止。

  黄锦一听就明白了,这宁王世子体弱多病,临川王则精明能干,两人之间应该为了世子之位,有颇多龌龊。黄汉春的老师是临川王的得力助手,这黄汉春又要去临川当县丞了,那么迟早也是临川王一派了。这俞益当属世子派,不然,对于黄汉春选官之事,不可能昨天才知道。这样一来,一个小小的黄永康,就成了两派之间的角力对象……哎!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三哥,现在担心这些也没用。何况俞大人本就已经法外开恩了,毕竟这黄永康心思歹毒是不争的事实。”胡有生知道黄仲谦在担心什么。

  “是啊!只要我们恪守礼法,这任谁来,都不能莫名其妙地定我们的罪。何况,黄汉春要去的是几百里外的临川县……”黄汉光也在边上附和。看到父兄因为一个小小的县丞而忧心忡忡,他暗下决心,今后要更加努力,早日考取功名,成为家里的靠山了!

  +酷u匠☆网正"版o首…发…

  过了两天,胡有生就带着黄汉巧和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黄汉巧家里没有老人,一切都要靠她主持,这次也是难得来住两天。

  黄汉元家的酒席果真办了三天,之后就请族长出面,重新给黄汉元一家上了族谱。“各位乡亲父老,我父亲本就只有三个儿子。以前的事情,老二一家也悔过了。况且,永康也被流放了。”黄汉宜试图为黄汉元说话。

  “是啊,是啊,谁没有犯错的时候,知错就好……”当下就有那些墙头草点头附和。

  “按说,这猪死了,赔点银子就行。”也有那势利眼的,看黄汉元家得势了,完全偏帮起他家来……其实一般的老百姓,只要不涉及到自家利益,他人的事情,都只是饭后的谈资而已。

  这天吃过晚饭,陈焕松的妻子苏氏带着二丫来找何氏串门了来了。苏氏平日里和黄锦母亲何氏比较投契,两家的关系也很好。

  “锦儿,我们来丢石子吧,看谁厉害。”二丫一进房就对黄锦说。

  “好啊!”于是黄锦拿出珍藏的小石子,开始和二丫、黄钰一起玩。

  丢石子是乡下孩子最爱玩的游戏之一。把小石子,或者破瓦片敲打成铜钱那么大小,一般五颗一起,将他们散落在地面上。玩的时候,拿起其中一颗,扔向空中,然后迅速地捡起地上的某一颗石子,再接住空中掉落的小石子;接着将一颗或者两颗、多颗小石子扔向空中,捏起地上的一颗、两颗、三颗或者全部小石子,再接住空中即将掉落的石子……这游戏比的就是一个手快手巧,孩子之间都愿意玩,充满了竞争性。

  地上的小石子一会儿到了手里,一会儿到了空中,一会儿又回到地上或者手中……小石子在空中翻飞着,变幻出无数的花样。几个孩子玩的非常开心……

  黄锦一边和二丫玩丢石子的游戏,一边听苏氏和何氏聊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