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县丞

  黄锦他们一到家,何氏就赶紧把他们拉到房里,仔细地问起了他们这几天的情形,“你们这些孩子,你大姑还怀着身子呢,咋能总让她带你们出去玩。”何氏听完,嗔怪了两句。

  “娘……”黄锦正想开口,就听到外面噼里啪啦地响起了一阵鞭炮声,于是赶紧跑出去看。这不年不节的,谁家没事放鞭炮?

  到了屋外才发现原来是黄汉春家门口在放鞭。黄汉冝、黄汉春,外带黄汉元都站在门口,恭敬地送走了刚才问路的那个皂隶。临走,黄汉冝塞了一个东西给皂隶。

  此时,黄汉冝家门口已经三三两两地聚集了一些人,看到黄锦一家出来,黄汉元大声地说:“爹,您地下有灵啊,保佑汉春得偿所愿了!”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对着众人说:“托各位的福,我家汉春即日就要任临川县县丞一职了。”

  县丞是正八品的官职,在县里的地位一般仅次于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是除了县长以外的二把手。县丞主要协助知县管理县政,主簿管全县粮税、户籍等。

  这黄汉春以弱冠之龄中举,早就是十里八乡的风云人物。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放弃省试考进士,而是直接选了官。一般来说,读书人的终极目标就是考取进士。举人虽然也能做官,但和进士做官区别很大。举人出身只能做些小官,而且仕途要比进士出身的人要差。

  不过,县丞也是官啊!平头老百姓一般很少有机会见到王爷、公卿啥的,在他们眼里,这县丞和县令一样,都是很大的官。俗话说,破家的县令,这可是直接掌握着普通老百姓的死活呢。

  当下,就有不少人拱手道喜:“这可是咱七里江的大喜事,一定要好好庆祝庆祝。光宗耀祖啊!”七里江其实狠出了几个人才,黄永福的父亲黄太医,还有黄汉新。不过,他们现在都没有当官了。所以,这黄汉春即将成为七里江里手握实权的县丞老爷。

  “一定的,我们要大宴三天……”黄汉冝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

  “这……好,到时请各位捧场啊。”黄汉宜的妻子犹豫了下,也笑着说。

  ……

  怪不得他们前几天在宜春城谯楼那块看到黄汉宜和黄汉春聊的火热,两人满脸笑容。他们当时应该就收到消息了,只是可能没有见到公文,这才没往外说。黄汉元回来,应该也是来等消息的。

  黄锦他们看了一会,就进屋了。

  “爹,临川远不远?”黄镛有些好奇地问。

  “不远,就在咱江西省。离我们这里不到一千里地。”黄仲谦答道。

  “那……黄永康还会被流放吗?”黄钟总是能先人一步想到其他人想不到的。

  “这……应该会吧。我听你大姑父说,俞县令为官最是公正……他应该不会因为黄汉春当官了,就免了黄永康的刑的。”黄仲谦回答的有点犹豫。

  “等大姑父来了,问问就知道了。”小六在旁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是的,别想多了。要我说,正是因为黄汉春新官上任,才更加不能请俞县令饶了黄永康。这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再说,他也管不到宜春县里来。”黄锦笃定地说。

  “还是咱锦儿说话好听,爹没白教你。”对于女孩读书,黄仲谦一直很赞成。他从不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是对的,要知道多少大家闺秀都是琴棋书画样样俱全。也是自家这条件没到,不然他也想送两个女儿进女学。尤其锦儿,受伤后,格外机灵懂事。

  “嗯!还是咱锦儿会说话。”何氏也一脸自豪,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对黄仲谦说:“这黄汉元咋偷偷回来了……他……”

  “别多想,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晚上吃过饭,一家人做正屋里纳凉。凉风习习的,非常舒服,黄锦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

  “我听说他今天就去找族长了,说是前几天梦到黄正林……要重新给黄汉元上族谱呢。到时让黄汉元一家守着祖业,他跟着黄汉春上任,协助弟弟打理公务……”听到这里,黄锦突然惊醒,竖起耳朵,听陈氏正把白天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家里人。陈氏喜欢串门,虽不好直接去黄汉元家,但她已经打听到不少。

  “嗯,我也听陈焕松说了。”黄汉和点点头,“大伯,这黄汉元一家要是又回来了,会不会再报复我们?……现在他家可出了正儿八经地官呢。”

  “二哥,你怕什么,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呢,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县丞。”黄汉光一直以黄汉春为榜样,只是他读书实在没有黄汉春那么灵光,十六岁了,还只是个童生。当初黄汉春可是十五岁就中了秀才!不过对于黄汉春举人入仕,他颇为不屑,“等过几年,我中了进士,看他家得意啥……”

  “嗯,还是咱老五有志气。”黄胜宗颇为得意。当初坚持让这个小儿子读书还是很正确的,仲谦毕竟不是……

  “说是这样说。只是眼下咋办。当初要不是为了田绳也不会……”彭氏忧心忡忡地,“这黄汉元一向就嚣张,这下家里出了大官了,不得可劲报复我们?”

  “这……按说应该不至于,我听有生说这俞县令最是厌恶那仗势欺人之辈。何况,等黄汉春他们一走,天高路远的……黄汉元的名声又这样了,还不得夹着尾巴做人?”黄汉巧说道。

  “唉,我们现在在这里也说不出个啥。还是等明天有生来了,问问他吧。”最后,黄胜祖挥手:“时候不早了,都早点歇着吧。这稻子马上要抽穗了,明天还要下地拔稗子呢。”

  第二天一早,黄汉元家就吹吹打打起来,非常热闹。隔三差五有人上门拜贺,有那势利点的,直接指着黄锦家说:“这以后那家的日子,估计不好过了。”

  当然,这些黄锦他们都不知道。一大早,黄锦就跟着黄仲谦到田头来拔稗草了。

  酷、匠。$网Vg正版首:X发r

  稗子和稻子外形极为相似,长在稻田里、沼泽、沟渠旁、低洼荒地里。稗子在初期的时候,是和稻子一起生长的,形状似稻但叶片毛涩,颜色较浅。插秧的时候很难区分稗子苗和秧苗。它长在稻子和稻子的间隙里,很难除掉。稗子会和稻子争养分,争着空间,影响稻子的生长。因此,等稻子长大膝盖那么高的时候,人们就会下田拔稗子。当然,稗子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牛很喜欢吃。黄锦家没牛,但是他们还是会把拔掉的稗子用草篮装好,送给有牛的人家。

  “你们这几个半大孩子,别帮不上忙,反倒把稻子拔了。”何氏找了个借口,不准黄锦他们下田,只让他们在阴凉处玩。

  黄锦明白,其实是何氏怕他们被稻草割伤。因为稻草的叶子就像茅草一样,极为锋利,很容易割伤人的皮肤。平心而论,黄家对孩子还是养的很精贵,不像其他人家。尤其对于女孩子,他们奉行的是娇养,黄锦后来想过,这应该和黄胜祖在大户人家当过庄头有关。当然,也离不开大人真心疼爱孩子。

  其实黄锦本来也不想跟过来的,现在太阳大,容易晒黑。但想到她的土豪梦,就带着草帽,拎着篮子出来了。

  她今天是来找一种野菜的,就是费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