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见过青天大老爷。”黄胜祖赶紧带着儿孙叩拜。接着,黄胜祖把如何发现自家猪被毒死,以及和黄汉元的恩怨说了一遍。

  俞县令听完,看了一眼旁边的师爷,两人到后面商量了一阵,约莫一盏茶功夫就出来了。他理了下衣襟,端坐下去,然后一拍惊堂木:“黄永康,你可知罪?”

  此刻黄永康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抖抖索索,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看到他这样,黄锦心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只是这黄永康若在前世,还算未成年人,不知道现在俞县令会怎么判。

  !最$`新章节wV上C酷N匠…p网*“

  看黄永康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此案证据确凿,证人清晰,俞县令于是又一拍惊堂木,厉声说:“衙役们,把黄永康拖下去,重责二十大板。”

  “青天大老爷,求您饶命……念在他还是个半大孩子的份上,求大人开恩……”黄汉元夫妻站在堂外,不断地求饶。一个胥吏未免他们冲起来,用水火棍拦着。

  打完二十大板,黄永康屁股已是血肉模糊了,被拖上了堂。

  俞县令威严地扫视了一下堂下,再一拍惊堂木,厉声道:“今有宜春县白竹镇七里江人黄永康,年十四,恶意毒杀其邻家家畜猪三头,此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晰。本县令判决如下:黄永康恶意毁坏邻里私产,毒杀家畜,情节恶劣,按律当流放至广西,永世不得遣返。念其年少,杖打二十大板,流放鄱阳,劳役五年。”

  黄永康听完后,直接晕了过去。黄汉元夫妇也在堂外大哭:“青天大老爷啊,几千里地……他还是个孩子……”

  黄汉冝匆匆赶来,把他们拉走了。“快别哭了。县令大人已经是法外开恩了。鄱阳可不是烟瘴之地,它就在我省,不到一千里路。”听到黄汉冝如此说,黄汉元夫妇又跪了下来:“多谢青天大老爷,多谢青天大老爷。”周围看热闹的,哄笑了起来。

  从县衙出来,胡有生就带黄锦他们去了他家,大姑黄汉巧早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爹,累着了吧。快歇歇。这几天孩子他爹都在设法抓黄永康,我在家里实在走不开,都没来送节……”黄胜祖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

  黄锦一看,黄汉巧竟是怀孕了,已经有些显肚子了。

  “大姑安。”黄锦甜甜地喊了一声。说实话,往日黄汉巧和黄锦他们并不亲热,也极少来往。但此次出事,胡有生可谓尽心尽力帮黄家。所以黄锦此刻格外愿意和这个大姑亲近。

  “你这孩子,越来越乖巧了。”黄汉道。她十五岁出嫁,一直都在家主持庶务,很少有空回娘家。加上哥哥又是……所以,她和这几个孩子比较疏远。这次看到黄锦他们叫的如此亲热,打心里觉得熨帖。

  当天下午,黄胜祖就说家里有事,不顾黄汉巧万般挽留,硬是回七里江去了。临走,黄汉巧怎么也不肯黄锦他们回去:“几个孩子还小,回去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在这里住几天,我抽空带他们出去玩玩。”

  黄胜祖没法,只得留了黄镛、黄锦和小六,“在大姑家要听话,可不能给大姑添乱。”

  “知道啦,爷爷,你放心。”黄锦他们笑的格外开心。

  听到可以留大姑家住几天,黄镛和小六兴奋地两眼冒光,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这年头,人们交通不便,很少有机会到城里看一看,有的人甚至一辈子没离开过自家那一亩三分地。黄锦也格外高兴,她可要找机会好好在宜春县逛逛。这县里的经济发达,一定可以让她更加了解这个时代,找到发财的门路。

  黄永康的事情应该算是了了,原身的死亡之谜也已解开。虽然分家之事又一次被打断,但黄锦知道,黄胜祖一而再地提起分家,应该是将此事认真思考过了。现在缺的就是一个机会,把这事再提起。不过,这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所以黄锦决定,赚钱攒银子,然后开始实施自己的商业梦想,在古代体验下当土豪的滋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