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你听清楚了,是黄桂菊害你差点摔死了!你这时候还关心我的金项圈?!”施春晓对于黄锦突然问她金项圈的事情,感到有点突兀。金项圈早被她爹拿去输掉了,不然她也不会想到再来敲诈黄桂菊。

  “就这事啊?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我大姐后来和我说过,她不是故意的。”黄锦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不可能!”施春晓尖叫起来:“她刚才还求我不要说出来呢。”

  “有什么不可能,她是我大姐。当时她想拉,没拉住而已。”黄锦接着说:“你当时找我大姐要的东西,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像施春晓这样无利不起早的人,肯定威胁过黄桂菊。黄锦几乎可以断定,上次看到的那个金项圈就是黄桂菊给的。

  “什么东西……那可是你大姐送给我的。”施春晓几乎是落荒而逃。她可没办法赔黄桂菊一个金项圈。

  黄桂菊听到黄锦说她早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满脸的惊讶。她想不明白,黄锦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自己一直害怕事情暴露,因此才被施春晓要挟,给了她一个金项圈。谁知,施春晓贪心不足,今天又找她要东西。自己忍无可忍,和她吵了起来。黄桂菊没想到黄锦一个八岁的小孩,在施春晓面前为她圆谎“锦儿,这……”黄桂菊瞬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当时要不是自己步步紧逼,扬手要打黄锦,她也不会掉下去摔到头。看到黄锦满头是血,自己当时就吓傻了。加上施春晓威胁她说若是被三叔黄仲谦知道,肯定会要她赔命的。她这才央求施春晓不要说出去,还给了她一个金项圈作为封口费。

  施春晓走后,黄锦在正屋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来,然后转头看向黄桂菊:“大姐,我们是不是该说清楚了。”

  中午大房和二房的人都在家里休息,这一番动静已经是个个都出来了。施春晓一闹,可是把童养媳的事情翻出来的天赐良机。

  说实话,黄锦本不想在施春晓面前帮黄桂菊,但后来一想,这怎么都是自家内部的事情。她可不想一个外人凭此事要挟黄桂菊。一码是一码。

  “桂菊,还不向锦儿道歉……”彭氏接着说:“施春晓那搬弄是非的小妮子,以后你们谁都不许和她来往……”

  “是不是搬弄是非,问问大姐就知道了。”黄锦不想彭氏转移话题。

  黄仲谦夫妇站一旁,欲言又止。听了施春晓说的真相后,有那么一刻,他内心是非常愤怒的。要不是黄太医,锦儿早就死了。没想到黄桂菊不仅害锦儿摔下小崖,回来后还一声不吭!

  “还说啥……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桂菊当时指定是吓懵了。”陈氏避重就轻,想就此揭过。

  “二姆姆,刚施春晓说的童养媳是怎么回事?”黄锦问。

  “这孩子……”陈氏飞快地看了一眼黄香莲,两人交换了下眼色。

  “啥……童养媳不童养媳的,你这不好好好的嘛。”黄香莲又转头对黄仲谦说:“三哥,这女孩子太泼辣了可不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翻出来……”

  “我咋听说松木头吴有才家的丫头早就死了……”黄锦决定要自己掌握谈话的节奏,把这件事追根究底。

  “桂菊这丫头不懂事,看到锦儿摔了也不回家喊人,是该骂。幸亏咱锦儿福大命大,被黄小太医救过来了。还因祸得福,和黄小太医一家搞得亲亲热热的,呵呵……”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大姐把我弄摔下去了?”黄锦冷冷地说完,她转头看了眼黄仲谦夫妇:“我的一条人命,就换二姑呵呵两声……”

  “哎哟!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黄香莲自觉失言。慌忙说:“当时我看到你摔成那样,也着急了老半天。”

  “是啊!是啊!都是一家人,哪能不担心。”彭氏也慌忙说。

  “叔婆当时还催着娘早点埋了三姐……说什么丫头片子,不值钱。”小六在一旁嘟囔了一句,声音刚好够所有人都听的到。

  “锦儿……”何氏想起了那时黄锦软软地在她怀里,一动不动的样子,抱着黄锦就哭了起来。

  更y@新N最快上a酷3F匠网

  “娘,你别哭。童养媳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黄锦咬牙说。

  “你这孩子,咋这么固执呢?啥童养媳不童养媳的,当初你二姑可是一片好心……”黄汉和在一旁插话:“再说,那孙家公子可是家财万贯地,人又上进,爱读书……你嫁过去也不吃亏。”

  “二姑,孙公子现在咋样了?”黄锦掉头问陈氏。

  “这……”黄香莲语结。

  “香莲,做童养媳这里头,还有别的事没有?”黄仲谦看到黄锦稚嫩的小脸,瞬间升腾中无数的内疚和自责。锦儿是个懂事的孩子,才八岁,就知道在外人面前维护黄桂菊。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正是如此。然而,自家人的做法却让人寒心。昨晚他和黄胜祖说过这事,黄胜祖只说不要闹的太僵,他缓一缓,等时机合适了分家……

  黄仲谦知道,其实黄胜祖也夹在中间难做人。自己受黄胜祖两口子颇多恩情,无法报答。但黄锦只是个孩子,没有道理用她的命去还黄家的恩情。不管咋样,还是要为黄锦讨回应有的公道。童养媳的真相,大家应该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

  “三哥……能有啥事。你可别听人瞎说。再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说那么多干什么。”黄香莲忙道。

  黄胜祖看了一眼黄仲谦,说:“香莲,别说了。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你做的亏心了!”

  “大伯……我当时也是好心好意。”黄香莲满脸尴尬:“当时孙家和我说的是,去京城找太医了,孩子很快就会治好……”

  “行了,别说了。”黄胜祖拿起水烟袋,点着吧嗒了两口:“既然今天说到这里,趁着大家都在,我们坐下商量下吧。老二,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尤其是黄汉元的事让我明白,我们不能心存恶念,否则是害人害己啊。桂菊的婚事,一开始就是我们高攀了……”

  “他大伯,咋又说到这里了呢……”彭氏有点不乐意地道。

  “你听我说完。若没有桂菊的婚事,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我们不该欺瞒曹家,这万一哪天传出去了,被曹家知道……”

  “大爷爷……这事曹公子知道的。是他让我这么做的……”黄桂菊怕婚事有变,慌忙说。

  “对,对,对。玉佩的事,桂菊早就让她舅给曹公子带信了,曹公子早就知道。只是曹家家大业大,怕人多嘴杂……”彭氏陪着笑说。

  “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了。”黄胜祖抽了一口烟,接着说:“我们是外来户,不管儿子女儿都珍贵,不能随便……罢了,老二,不管这事你们事先知不知情,我都不多说了。只是香莲,这事,你该向老三两口子还有锦儿道歉。”

  “快向你三哥道歉。委屈锦儿了。”黄胜宗忙说:“要不是当时实在没办法,也不会想到这招……幸好锦儿是有福气的。”黄胜宗讪讪地。

  “这……我可是锦儿的长辈。怎么能……”黄香莲不情不愿地说:“以后她更不会尊重我了。”

  “要想受人尊敬,就得做让人尊敬得了的事……”黄镛幽幽地说。

  “罢了。锦儿是二姑对不住你,当初不该那么糊涂。我是真的以为那孙公子能好过来,谁知一场风寒加重了他的病,竟是没能等到名医来……”

  “锦儿,大姐对不起你。请你原谅。”不等黄香莲说完,黄桂菊二话没说向黄锦道歉了。

  “好了,好了,一家人,说开了就好了。”四婶甘氏历来是个两面人,惯会两边讨好。

  黄锦只得咽下嘴里的话,靠在何氏怀里,脸色缓了缓。总算是等到了一声道歉,自己能为原身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黄锦有点郁闷。父母不给力,今天虽说也帮她出头了,但还是不温不火地,总像是欠着这一家子似的。

  “好了,此事就此揭过,以后谁也不许提。我们还是一家人……”黄胜祖脸色不虞,“老二,上次我就说我们这个家该分了。趁着最近地里没多少事,挑个日子,就分了吧……”

  “大哥……这……咋又提分家呢。你看你现在身体不好,老三家也就他们夫妻两算劳力……”黄胜宗懦懦地说。

  而二房其他人都没有做声,按上次黄胜祖的分家方案,他们可都占便宜了。其实他们也早就想分家了,到时有自己的地,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自由自在的……他们都在心里打自己的小算盘,无人响应黄胜宗。

  “这往后去,地里的事有多起来了,就初八吧。至于这个家怎么分……”黄胜祖还没说完,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岳父,黄永康抓到了……”

  众人回头,原来是胡有生进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