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就到了五月初五。

  一大早,黄锦和黄钰就被何氏喊起来,到村口去拔车心草了。车心草就是车前草,是一种生长在田间地头的草药。据说,五月初五是一年中阳气最盛的一天。这一天,所有的蛇都要躲到洞里去避太阳。所以车心草就不会被蛇爬。采了五月初五带着露水的车前草晒干泡茶,有极佳的清热、明目、祛痰的功效。

  早晨的露水还没干,抓一把车前草,手里湿漉漉的。不过因为已经是五月了所以也不觉得冷。

  姐妹两个正专心地拔车前草,就听到有人喊:“锦儿,你们在干什么?”黄锦抬头一看,原来是黄香莲来送节来了。

  黄锦看了她一眼,就低下头去不理她。她可还记得当初就是黄香莲撺掇着要卖了她的!

  “你这孩子,咋不理人呢。看我不回去告诉你娘!”黄香莲念念叨叨地走了。

  “锦儿,你还在生二姑的气?”黄钰刚开始是想喊黄香莲的。但看到黄锦面色不佳,突然想起了上回在镇上听到的传言,就也装作没看见。

  “姐,你说呢?她可是要我去送死的!”黄锦气愤地说。

  黄锦自穿过来后,黄家一直风波不断。先是黄胜祖出事,紧接着又有黄永康作怪。因而黄锦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为原身讨回公道。但在黄锦的内心,这笔账她一直记着。

  虽说二房一家关键时刻懂得里外,还算有点良心。黄锦看在这点上,愿意接受二房。毕竟在这个讲究宗族血缘的时代,黄锦明白他们一家不可能彻底地和二房闹翻。但黄锦心中可还记着帐呢!原身的死,她一定会要找二房要一个说法,一定要让黄香莲、黄桂菊道歉!

  他们拔完车前草,提着篮子往回走。路上看到了施春晓。很久没有看到她了,上回听二丫说施春晓的爹又赌输了,在家就打老婆孩子。

  “锦儿,你大姐没有去她舅舅家吧。”施春晓看到黄锦,远远地就喊。

  “没有,她一直在家呢。”黄锦很奇怪,平日里施春晓看到她都不屑和她说话的,今天怎么就想起她了。

  “那你回去告诉她,我明天一早找她有事,让她在家里等我。”

  “行。”

  回去的时候,黄香莲正关起门来和彭氏说话。何氏在准备午饭,看到他们回来,就说:“锦儿,快洗洗手,歇一下。”何氏似乎有话要说,但终是没有说出口。

  吃过午饭,黄锦正要回房休息,黄香莲突然就说:“三哥,不是我一个外嫁的女人管的多。锦儿这样,以后嫁出去,败坏的可是我们家的名声。”

  “她……怎么了。”黄仲谦犹豫了下,看了眼黄锦。

  “刚才在村口,我这个当二姑的人喊她,居然当没看到。这样不敬长辈,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家没点教养呢!”黄香莲瘪瘪嘴。

  “……应该是没听到……你当二姑的可不能瞎编排。”何氏犹豫了下,鼓起勇气说完。

  “怎么就是香莲编排了。刚村口又那么多人,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她明明都抬起头看到香莲了!”彭氏的声音有些尖利。

  “是啊,才八九岁的小女孩,这名声传出去了……可别耽误了我家桂林的亲事。”陈氏唯恐天下不乱。

  )●酷jb匠R网首发

  “……”黄锦正要开口。

  黄胜宗磕了下手里的烟杆,说:“行了行了,大过节的,都少说两句。”

  一家人只得就此打住。

  黄锦回到房里,脸色阴沉沉的。“锦儿,娘知道你对你二姑有意见。可咱不能放面上……这要是名声坏了,可就……”何氏劝黄锦。

  “娘,我知道。可她像个姑妈的样子嘛!她撺掇你们卖了我可是去送死的……”

  黄锦想起自己刚穿过来那会的惶恐无助,不由哭了起来,“反正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要是好名声是任人欺负换来的,我宁愿不要这名声……”

  听到黄锦大哭了起来,几个孩子都纷纷安慰。“锦儿,不哭。我们也不理二姑了!”黄镛和黄钰他们纷纷站在黄锦一头。

  “爹,这事也拖了几个月了,找个机会说清楚吧。”黄钟作为长子,同样见不得二房一家如此欺瞒,想要害死自己的妹妹。

  “这……那一会我先去和你爷爷商量商量……”黄仲谦犹犹豫豫地说。

  黄仲谦平日里不算软弱,但一遇到家里内部矛盾,他就会显得瞻前顾后的。上次在镇上那会,他本是怒气冲冲地回来,决意找二房讨个说法。可又碰到了黄胜祖被黄汉元打伤,这事就搁置了。

  等吃过晚饭,黄仲谦和黄胜祖关起门在房里说了半天话。出来时,黄锦发现黄仲谦心事重重的。

  黄香莲今天是来送端午节礼的,顺便带着她一双儿女走外家,因此当天并没有回去,她要在这里住几天。七里江有个风俗,每到盛夏,孩子们都会去外祖母家玩几天,消暑。

  第二天中午施春晓来找黄桂菊,两人关起门来说了半天话。突然,施春晓从房里冲出来,喊了起来。“锦儿,你快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黄锦走出来,看到施春晓穿了一件半旧的水田衣,领口有点泛白。“啥事?!”黄锦非常看不惯施春晓,明明是她来黄锦家,还有恃无恐地大喊大叫。这是相当没有教养的行为。

  “施春晓,你可别太过分了。”黄桂菊穿着一件桃红色褙子,娇娇俏俏地站在门边。看到黄锦出来,脸色变了变。“有话好好商量。”

  “那你答不答应?”施春晓咄咄逼人。

  “这……”黄桂菊犹犹豫豫。

  这里面肯定有事,而且肯定关系到她。黄锦想着,就搬了个凳子给施春晓:“春晓姐,你先坐下,有事慢慢说。”

  “锦儿,你上次受伤,是黄桂菊推的!”施春晓说完,满脸懊悔。

  “你别胡说……锦儿,不是这样的。”黄桂菊慌张了起来。

  此时,家里的人都听到动静出来了。

  “春晓姐,到底咋回事?”黄锦终于明白原身的摔倒,果真另有隐情。

  “锦儿,你真不记得了?!上次你和黄桂菊吵架,我正在园子里拔草……你们说的,我可听的清清楚楚的……”

  “施春晓,你别说了,我都答应你!”黄桂菊脸色煞白,急的哭了起来。

  “你把话说清楚。”黄锦见施春晓不想说下去,一副又要去找黄桂菊的样子,就伸手拦住了她。“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交易,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放你走。四哥,快来帮忙。”

  黄镛听到,赶紧冲了过来,挡住了施春晓。

  黄钟年纪有点大了,小六年纪又小,只有黄镛合适来拦她。

  “这……说就说。”施春晓吸了口气,“那次我听到你们说啥童养媳的事情,你一直在哭,说舍不得离开爹娘,不想去。还求黄桂菊……黄桂菊却说你不去的话就要打你。你吓得往后退,结果就掉下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

  黄桂菊应该是想打黄锦,幼小的黄锦心中害怕,就不断后退,然后就掉下去,正好被石子磕破头,失血过多而死。

  “你的金项圈呢?”黄锦突然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