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夹竹桃

  黄锦又跳到猪栏里,准备看看食槽里有没有点收获。

  “锦儿,别乱动!”黄钟赶紧制止她。

  这时,黄仲谦带着里正黄正章、村正黄正山来了。黄正章对着他旁边的中年男子耳语了几句,然后该男子就蹲下去查看起猪来。

  “这是县里来的刘典史,他今天正好来镇上。”黄正章向众人介绍。

  刘典史穿着一身青色衙服,眼有精光。他先看了下猪吐出来的分泌物,在食槽旁找到了几片绿色的叶子。然后起身,对黄正章耳语了几句。

  “辛苦刘典史了。”里正对着刘典史拱了拱手。

  “份所应该。”说完,他站在旁边。

  黄正章驱散了众人:“大家都先回去吧,此时典史大人已经有眉目了。这案子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的。”

  众人只得陆续散去。而黄正章则对黄正山说:“你派几个人去看看,谁家种着夹竹桃。”

  “夹竹桃?这是什么东西?桃树?”黄正山一脸迷惑。

  黄锦看到屋后有个人影闪过。

  “就是这种东西。”刘典史把夹竹桃的叶子拿给黄正山看。

  “这是夹竹桃?它有毒?”黄正山脸色微变。

  “嗯,它可以解毒,也可以是剧毒,端看人怎么用。”刘典史说:“一般都是大户人家种来观赏的,我们这里很少有人种。”

  “这……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有。”黄正山有些犹豫地说。

  “哪里?”黄正章赶紧追问。

  “上次黄汉元挨打后,我去他家看过。门前好像有几株,当时我还问过,黄汉宜说种着好玩的。”

  “这……老天爷啊,这就是恩将仇报啊!”彭氏又开始大哭了,还没走远的人群,又围过来了。“大伙评评理。黄汉元上次差点打死我大伯,这次有毒死我家猪了哇!”

  “天地良心……我家男人今天真的没出门啊!这屎盆子不能乱扣啊……”周氏听到彭氏直接说黄汉元的名字,当即脸色大变,嚷嚷了起来。

  “这一次两次的,欺人太甚了!老子打死他去。”二叔黄汉和摸了门闩棍子就要往黄汉元家冲。

  “老二你冷静点,这还啥都没弄明白呢。”

  “大伯,这还有啥不清楚的。一定是黄汉元怀恨在心,趁人不注意下的黑手!”黄汉生在旁也是跃跃欲试,要打上门去。

  “黄大叔,您可一定要搞清楚啊……这夹竹桃有毒,我们可一点都不知道啊!……不然能种门口?”周氏几乎是指天发誓,这绝对不是她家男人干的。

  “这种人天会收的。”黄胜祖恨恨地说了一声。本来三头猪打算养到冬天,到时桂菊出嫁就不用买肉了。想到这里,黄胜祖就一阵阵心疼:“刘典史,不知道您认识胡有生不?”

  “自是认识。胡捕快办案最是有一套。”刘典史客气地说。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谁也不敢把黄汉元抓起来。黄正山只得找了几个壮汉守在黄汉元家门口,怕人跑了。

  这一头,里正黄正章找了个牛车,派人到县里报官去了。眼看到中午了,黄胜祖吩咐李氏他们准备午餐,又千留万留地,黄正章他们终是答应留在黄锦家吃饭。

  “哥,肯定是黄永康!”黄锦把黄钟拉到房里,悄悄地说。

  “你咋知道?”

  “你忘了,我们拔草的时候,看到他提着个篮子往我们家这边来了?”

  黄钟听完,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吃过午饭,未时左右,县衙的人就来了。七里江离袁州府并不远,只有二十来里路,牛车个把时辰就能打个来回。

  车上下来的居然是胡有生和黄汉宜,两人脸色都不大好看。

  打过招呼后,胡有生就问刘典史:“大概的我已经知道了,县令大人派我们过来看看。”

  “嗯。胡捕快,在下已经看了,这几头猪应该是误食了过量的夹竹桃叶子,中毒而死。”刘典史对胡捕快相当恭敬。

  黄汉宜听到夹竹桃几个字,脸色大变。

  这时苏正山派出去的人回来了:“我们到处看了,周边两公里范围,除了黄汉元家门口种着几株夹竹桃外,其他地方都没有。”

  听到这里,黄汉宜已经是坐立不安了。

  “这莽汉!看我不打死他!”说完他就冲到了黄汉元房里,拉起他就要下手。

  “大伯饶命!这……我们也不知道咋回事。夹竹桃有毒的事情,我们可真是不知道!”

  黄汉宜发现黄汉元脸色有些苍白,不由停下来问:“真不是你干的?”

  “真不是我干的,大哥,救命啊!这几天变天,我腰疼的受不了,就一直没出门!”原来黄汉元自从上次挨打后,还没完全康复,每到阴雨天,腰就会疼。“黄太医可以作证,昨天还请他来诊过呢,是他叫我卧床几天。”

  胡有生此时也赶过来了,制止和黄汉冝:“此事不急,等弄清楚了再说。”他正色地说:“我临来的时候,俞县令可是说了,此次不管是谁,都要重判!”

  袁州府民风淳朴,庄户人家都极为看中猪牛等牲畜,此事不法办,若引起他人效仿,那就极大地败坏了七里江的民风了。村里人也都心疼死掉的猪,纷纷表示无论是谁,都要严惩。

  胡有生和黄汉宜又折回了黄锦家,开始在猪栏周围转悠,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看这脚印,应该是刚踏出来的。”胡有生在黄锦家晒谷场的小崖边上发现了几枚脚印,沉吟道。

  ZD酷。匠@网g0首发o

  “没错,这脚印延伸到猪栏边,应该就是凶手的。不过,看脚印大小,应该是半大少年的。”刘典史附和道。

  黄汉宜不由松了口气,黄汉元可是一双大脚,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了。突然他像是想起来什么,脸色微变。

  “姑爷,我有事找你。”黄钟此时想把胡有生拉屋里说话。

  这个侄儿一向比较懂事,此时找他应该是和案子有关。胡有生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就直接说吧。”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有了线索,不如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省的落下不必要的怀疑。

  黄钟脸色红了红说:“这……今天上午我们看到……黄永康提着个篮子往这边来过。”说完,他看了两眼黄汉宜。

  “那小子也忒不懂事了!”黄汉宜顿足叹息。其实,看到那脚印后,他就想到了黄永康。

  黄汉冝记得有一回他看黄永康想摘了叶子喂鸡吃,当时告诉他这叶子有毒,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不能吃。分家后老二又成天躲家里咒骂黄家,再加上黄永康这小子和他爹一样,冲动、莽撞。

  此事,非黄永康无疑了。半大小子,胆子真是不小。唉!

  苏正山赶紧喊了两个人,急冲冲地往黄汉元家里去了。

  看到他们冲进来,周氏又哭了:“真不是我当家的干的。不信你们喊黄太医来对质。” “你家大朗去哪里了?”苏正山劈头就问周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 说:

上新封面啦,太喜欢啦,谢谢(*^__^*) 嘻嘻……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