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当天,黄锦家除了李氏、黄桂菊、黄桂林和甘氏带着个小儿子,其他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出动了。就连黄汉光也来帮忙了。

  黄锦他们都极力劝说黄胜祖让他在家休息,他不同意。“我不下水,站旁边帮你们扔扔秧苗。”众人无法,只得随他去了。

  他们先是到秧田拔秧苗。秧苗早就育好了,长得绿油油的。黄锦把裤腿挽起,然后光着小脚下水了。此时的水还有一些冰人,乍一下去,黄锦打了个激灵。

  慢慢地走到秧苗前,弯腰,反着右手开始拔秧苗,拔的差不多了,用干稻草一扎,一把秧苗就拔好了。人多力量下,很快,他们就拔够了一天所需的秧苗,然后用箩筐装起来,挑到田头。

  黄胜祖负责丢秧苗,一个一个绿色的秧苗被他使劲地抛了起来。间隔一段距离抛一个,方便插秧的人拿。黄锦他们则早就下水,开始插秧了。黄锦虽然年纪小,但早就会插秧了。前世,其实她也是插秧的好手,速度非常快。

  “四五根秧苗是一兜,你这样拿着……然后插进去,就好了。你还小,就三行、三行地插吧。”何氏在一旁教小六插秧。

  “手把青苗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颗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唐朝的布袋和尚生动地描述里插秧的样子。

  黄锦挽起裤腿,开始插秧。她和黄钟黄钰、黄镛他们每人负责插六行,此刻个个低着头,弓着腰,一声不语,只管退步前进。唯能听到的只有水里“噼噼啪啪”的砸水声。

  “姐,我们来比赛吧!”黄锦提议。

  “好啊,好啊!”黄镛也在旁边附和。

  黄锦赶紧拿了一个秧苗,拔下稻草绳子,分了一般拿到手里,另一半丢在身后不远,一会方便拿。姐弟几个都是利落的人,你追我赶地,不一会儿就插好了一垄。

  等黄锦起身的时候,发现白茫茫的水面,转眼就披上了绿装,微风过处,还泛起了层层涟漪。这个时节,到处都是插秧的人。他们在无垠的稻田里,一般插秧,一边爽朗地笑谈。插秧是件辛苦而快乐的事情。

  这一棵棵青苗,将要茁壮成长、抽穗、结稻,过两三个月,就将稻花飘香。插秧虽然辛苦,但大家内心都是快乐的。

  一家人连续忙碌了四五天,终于把六十亩水田种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秧田。何氏心疼孩子,就和彭氏商量:“二婶,明天孩子们就不用去了吧。那点秧田我们几个大人很快就能种好的。”

  “好。不过他们可不能偷懒,明天去菜园子里拔草吧。可别伤着菜苗了。”彭氏说。

  于是第二天,黄锦姐弟几个就拿着草篮来菜园子里拔草了。黄锦家的菜园子就在筒子窝山下,里面种着玉米、黄瓜等,长势不错。

  “姐,你看那是谁?”小六突然指着远处。

  黄锦站起来,远远地看到一个少年正提着个篮子往她家屋后走。“别理他,应该也是去打猪草的。”

  临近中午,太阳已经有些大了,黄锦他们拔光了几块菜地的野菜,这才收工回家。

  快到家门口了,就看到门前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地,在说着什么。几个孩子赶紧跑了过去。

  “哪个杀千刀的,黑了心肝了!毒死我家的猪,对他有什么好处?”彭氏坐在地上大哭。

  “咋回事,娘。”黄锦赶紧问何氏,她也不断地在抹泪。

  “锦儿,我们家猪没了!”

  酷*匠网正版\b首;.发

  黄锦立马冲到猪栏里去。三头猪,有两头已经死掉了。另外一头正在抽搐,嘴里在冒白泡。

  “咋回事?”黄锦问。

  “我也不知道,我正打算去喂猪食,就发现猪都死了。”

  黄钰今天在家绩麻,等猪食熟了她提着猪食去喂。结果看到猪都在吐白沫,吓得尖叫了起来。彭氏他们这才知道家里出事了。

  “报官没?”黄钟问。

  还是他想的更远,这可不是小事,一定要报官。

  “爹已经去找村正了。”

  过了一会,黄汉生陪着村里的兽医王进赶过来了,他去猪栏里看了看那头正在抽搐的猪,摇了摇头:“不行了,已经救不过来了。应该是吃了剧毒的东西了。”王进说完,看了看黄胜祖他们,接着说:“不然,你们赶紧喂点仙人掌试试。”

  仙人掌据说有催吐的效果,可以解毒。黄胜祖他们赶紧拔了几株仙人掌,剁碎,按着猪喂了下去。过了一阵,猪吐了两口,然后一动不动了。这头猪也死了。

  人群瞬间就炸开了。

  “这……也太狠了。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下这样的毒手。”

  众人议论纷纷,纷纷谴责这种行为。

  养猪是庄户人家重要的副业,一年到头养的猪,不仅是一家人一年的猪肉、猪油主要来源,还可以卖一笔银子。时下,生猪一斤卖十二文。这三头猪每只百把斤,三头猪加一起就值四五两银子了。这可是一笔大钱!

  庄户人家养猪,可就指望这卖猪攒钱过日子呢!

  “哪个背时鬼哦,这么恶!!!这是要我一家老小的命啊!要是放饭里,我们一家人可都没命了啊!”彭氏脸色大变,软在地上大哭。黄桂林几个小一点的孩子,看到这架势,也呜呜地哭起来了。

  “真是……这……谁下这样的毒手?”乡民都是善良的,想到其中的后果,一个个不住地摆头。

  庄户人家,经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架相骂的。但这毒死猪的事情,可是第一回听说。“老哥哥,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没有?”一个老汉问黄胜祖。

  “这……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这么多年了,可没和谁打过架。只除了前一阵……”黄胜祖犹豫着说。

  “……难道是?按说不应该,老哥哥你可是放了他一马了。报官吧,这可不能姑息了。太可怕了……简直就是杀人放火啊!……”

  老汉说完,人群瞬间静默了一下。

  “你可别瞎说。我家男人还在家里呢,今天一天都没出门。”黄汉元的媳妇周氏正远远地站在路上看热闹,怕人怀疑是黄汉元,炸起来尖叫着说。

  “这……也没人说是汉元啊。”老汉有些讪讪地说。

  听到老汉的话,黄锦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提着篮子的少年,心里一动,转身回到猪栏旁,拿起一根棍子拨弄着猪吐出来的食物。

  果真有收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清芬说:

  入了封印了,不知道各位可以顺利看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