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仲谦他们也已经回来了。黄锦一回家就问黄钟:“哥,你们去哪里挂墓了?”

  “我们去白竹镇了。”黄钟说。

  “啊?!那里有先人要祭拜?”黄锦奇怪地问道。

  “姐,我们是去给况家祖父挂墓去了。”小六插口到。

  “况家祖父?就是况宅的人?”

  “嗯!”小六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和况家到底啥关系?”黄锦越发迷惑了。

  “不知道。爹只说里面埋的是况祖父他们。你都不知道,那里可多坟墓了,一百来个呢。”

  况宅的事,是笼罩在黄锦心中的谜团。但是黄胜祖也好,黄仲谦夫妇也好,都对此事讳莫如深。黄仲谦居然带着几个男丁去给况家祖坟扫墓,这节奏……难道当年黄仲谦被况家收养了?不可能啊,黄胜祖就一个儿子,怎么会送给别人?!

  “锦儿,快去捡几个鸡蛋,今天我们吃香椿炒鸡蛋吃。”何氏在外面喊。

  一听到有香椿炒鸡蛋,黄锦立马高兴地从房里跑出来,去鸡笼里捡了几个鸡蛋。

  香椿炒鸡蛋,这可是黄锦的最爱!香椿树,是一种落叶乔木,属楝科,味道浓郁。喜欢闻香椿味道的人,觉得香味芬芳浓郁;不喜欢的人,则称之为臭椿。

  每年三月左右,房前屋后的香椿树就会抽出嫩芽。这种芽一般都是红色的,鲜嫩鲜嫩的,这就是美味的香椿芽了。

  香椿炒鸡蛋的做法很简单。把香椿芽摘洗干净,剁碎,然后加入打散的鸡蛋,搅拌均匀。这就是香椿炒鸡蛋的主食材了。再把铁锅加油烧热,倒入搅拌均匀的香椿鸡蛋,加少许盐,开始煎。直到把两面煎的金黄金黄的,就可以起锅了。

  香椿特殊的香味,混合着鸡蛋的香味,真的是一道超级美味!但因为做香椿炒鸡蛋相对费油,所以黄锦家很少用香椿炒鸡蛋。一般香椿都是用来拌豆腐,虽然也挺好吃,但到底没有经过油煎的酥脆感。这道菜还有保健功能,可以健脾开胃,增加食欲。因此黄锦特别喜欢吃。

  吃过午饭,黄锦就在房里跟着黄钰学绩麻。绩麻是一项考验耐心和细心的活,前世黄锦虽然也会,但真心静不下来。没一会儿,她就和黄锦说:“姐,我再去摘点香椿,晚上让娘做凉拌豆腐吃。”

  “你这小馋猫。去吧。”黄钰打趣她。

  黄锦就提着个篮子出来,后面跟着小六,他手里拿着一支竹竿钩子。

  “姐,你看那颗树上特别多。”小六指了指远处山上。黄锦一看,那里离黄汉元家不远,就说:“算了,我们再找找吧。”

  自从黄汉元被打之后,最近都没见他出来。上次黄锦去陈焕松家里找二丫,二丫神神秘秘地对她说:“锦儿,你知道不,黄汉元家兄弟三个分家了。”

  黄正林几年前就去世了。但因为黄汉冝远在县衙,一般不回来。黄汉春又还没有成家。因此,他们兄弟三人还没有分家。黄汉春和黄汉元住七里江,黄汉冝偶尔回来,一家人非常亲热。

  “是吗?”黄锦问。

  “我是听我爹说的。听说因为没钱赔你家的银子,他家兄弟几个吵过几次。最后黄汉冝的老婆说,怕黄汉元以后又闯祸,就硬是闹着分家了。”

  怪不得最近在路上碰到黄汉元的几个小子,他们都没有好脸色呢。难道是把这是怪到他们头上了?

  所以,看到那棵树就在黄汉元家隔壁不远,黄锦就不打算去摘了。她可不想碰到黄汉元家几个小子,惹不必要的麻烦。

  “那我们到村口看看吧。”香椿树一般都长在无前屋后的篱笆旁。于是姐弟两个沿着篱笆慢慢找,远远地就看到黄汉元的大儿子走在路上。

  唉,真是冤家路窄!他的大儿子黄永康正往这边走来。这黄永康今年十四岁,脾气秉性颇像黄汉元,冲动而暴躁。此刻他正满眼怨恨地盯着黄锦他们。

  “锦儿,你们干嘛去?”黄锦转头,看到黄松正满脸戒备地看着黄永康,手里捏着一根棍子:“你小子老实点,否则我抽你。”

  黄松和黄永康同年,要比他大半岁。

  看到黄松在后头,黄永康握了握拳头,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锦儿,你们小。以后看到他家的人,躲远点。”

  黄锦听了忙点头:“知道啦,谢谢你,二哥。你帮我们去摘香椿吧?”

  黄松点了点头:“嗯,我看那边一棵树上有很多。”

  结果,黄松看上的就是刚才黄锦他们看到的那棵。这颗香椿树就长在黄汉元家旁边的菜园子旁。黄锦隔着篱笆,看到黄汉元家门前的几株植物,开始开花了。

  “怎么他家会有夹竹桃?”黄锦有些疑惑。

  “你怎么认识?我听说可以驱蚊子,是我大伯从县里拿来的。”黄汉元的小儿子黄永寿刚五岁,还不懂得两家的纠纷,站房前骄傲地说:“村子里就我家有!”

  ……

  “谷雨下雨,四十五日无干土”,转眼就到了谷雨前时节。七里江变得多雨,时不时一场春雨下来,虽然还有点冷,但“春雨贵如油”。谷雨前后,黄锦一家上下齐动,开启庄户人家一年当中最忙的时节——插秧种早稻。

  黄锦家有六十亩田,都要赶在谷雨前后几天全部插完,不然就错过了农时,就会耽误夏季早稻的收成,更会影响玩到的插播。

  C(酷T匠a网8首^发/z

  这一天,黄胜祖把一家老小喊到正屋,商量早稻插播的安排。按黄锦的话来说就是开始插秧总动员,“这几天,汉和、汉生、仲谦,你们抓紧时间把地犁出来。胜宗和松儿、钟儿负责田里的水。”

  黄胜祖看了看李氏,接着说:“你带着桂林、锦儿、甘氏负责一大家子的饭。这几天大家抓紧把该种的菜都种好,二十八那天,我们正式开始插秧,到时除了几个小脚的,一家老小到时都要去。”

  “爹,您身体不好,今年您就不用下田了。”黄仲谦在边上说。

  “是啊!大哥,你就在旁边看着。”黄胜宗也起身劝。

  “到时再看吧,我感觉我恢复的差不多了。”黄胜祖说完,抽了两口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