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做的很专注,此刻她已经忘了刚才这少年一念之差就会杀了她,只希望少年看在她尽心尽力的份上,能饶了她。

  大腿很快处理好了,然后就是他手臂上的伤。这次没有绷带可以固定,黄锦看了看少年:“那个,能不能把你的衣服……”看到少年眼睛里似乎有怒气,她不敢再说下去。“那就只有这个了。”黄锦脱下鞋子,解开了自己的裹脚布。

  “什么?!”少年的眼睛瞪的更大了,然后毫不犹豫地低下头,从自己身上撕下一条布带。

  “那个……这其实很干净的,不信你看。”说着,黄锦还晃了晃叫上的裹脚布。这可是何氏一早给她缠上的白细布,干净的很。

  小屁孩,还挺讲究!谁叫你一开始不同意我撕你的衣服,总不能让我撕自己的里衣吧?!虽然内心有无数的怨念,但黄锦面上不敢显出分毫。

  渐渐地少年的血止住了,或许铁皮石斛的药效已经开始释放,少年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黄锦这才发现,这少年剑眉星目的,非常好看。黄锦家的孩子都长的很好,尤其是黄钟绝对是翩翩美少年。但和眼前的人比起来,黄钟就相对逊色一点。

  “你尝尝,很好吃的。”黄锦从篮子里抓了一把茶片递给少年。

  少年挑眉看了一眼,一点动手的欲望都没有,接着四处看了看。

  “那个……我今天是一个人上山的。谁也不知道我在山上遇到了什么。今天的事情,我保证我谁都不说……”

  见少年不说话,黄锦只得叹了口气,接着说:“俗话说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我不敢说是我救了你,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彻底忘了。我今天在山上,什么也没遇到,什么也没看到……”说实话,对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求饶,黄锦颇有点无奈。

  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一定是这样的!

  少年抿着唇不说话。眼前的小女孩只有七八岁的年纪,但遇到这样的事情却丝毫不显得慌乱。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她还知道以帮他止血为条件来换活命的机会。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杀手。但远远地看到她往树下走过来,一派的天真烂漫。他有些疑惑,哪里有这样的杀手,将那么多致命的要害暴露在他面前,而且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若真的是杀手,肯定武功了得,不然无法掩饰身上的杀气。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动手也失去了意义。在重伤失血过多的情况下,他绝对没有能力对付一个绝顶高手,只能保存体力,以求致命一击。后来的事实证明,眼前的小女孩只是一个普通的乡间丫头。

  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小女孩手里还有救命的草药——铁皮石斛。她不仅能准确地说出铁皮石斛的名字,还知道它是救命良药。当小女孩告诉她是黄太医说的,他对她彻底卸下心防了。黄太医他知道,当年是他设法营救出了那位,然后致仕归隐,好像就是在这一带做大夫。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一开始也打算杀人灭口。他出现在这里的消息绝对不能走漏,不然不仅帮不到那位,还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眼前的小女孩是帮了他,但即使没有她,在杀了那最后一个杀手后,他也有办法自救。况且,他相信他的手下能很快顺着他留下的记号找到这里。

  只是没想到这小女孩不仅出奇地镇定,还非常聪明。聪明地察觉到他可能杀人灭口,对他说了这样一通话。再不能保证杀人不留下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少年决定留这小女孩一命。

  “你多大了?”少年问。

  “八岁。你放心,我绝不想招惹任何麻烦的。”黄锦又强调了一句。

  “下次别当着外男脱袜子了。”少年的脸色可疑地红了起来。

  “啊?!”这话题实在太跳脱了,黄锦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不是没有办法的事么,我以后坚决不会了!”说完,黄锦小脸也通红通红的。他和她,在这样的氛围下,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实在有点……

  “那个,你饿不饿?我是说,我可以给你弄点吃的来。”趁着这少年此刻心情好,黄锦赶紧讨好。

  少年乌黑的眼睛盯着她看了半晌。

  '酷kl匠"s网m☆首3发

  “你走吧。”少年说。

  “那好。”没想到这么好说话。黄锦赶紧提起小篮子,拔腿就往山下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万一他改变主意了,可就惨了。

  “等等。”少年突然叫住了她。

  黄锦身子一顿,僵住了!

  他不会改变主意了吧?此刻黄锦很像想腿就跑,少年腿上有伤,应该追不上。不过想到他手上有箭,还有地上躺着的黑衣人,黄锦不敢冒这个险。

  “什么事?”黄锦尽力掩饰内心的慌乱,装作非常平静地问。

  “刚才忘了问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孩子?”

  “黄锦。我爹叫黄仲谦。”想了想,黄锦如实告诉了少年。本想弄个假名字,但后来一想,不能这样做。这少年一看就是人上人,习惯了发号施令,最忌讳人家欺瞒他,如果哪天他派人打探查出来了,反倒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嗯,我知道了。你走吧。”

  “那你保重。”黄锦一步一步慢慢往下走,等穿过几丛茶树林,估计少年再也看不到她的时候,她撒腿就跑。终于出山了!

  黄锦长吁了一口气,安全了!

  “锦儿,你怎么这半天才出来。”黄钰早就打好了猪草,正打算上山去找她呢。

  “没事,我刚才绕晕了,半天才出来。”

  “那我们快回家吧,差不多该吃午饭了。也不知道爹他们回来没。”

  ……

  少年等看不到黄锦了,过了一会,才轻轻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四五个劲装汉子跳了出来。领头的是个大高个,看身形应该是北方人。

  “主子,所有杀手都已经死了。属下来迟,请主上责罚。”

  少年摆了摆手。这男人连忙把少年从地上扶起来。

  “有没有抓到活口?”

  “属下无能,所有的活口都服毒自尽了。”

  少年点点头。

  “主上,您的伤……”

  “暂时没事了。”

  “那我们就回去了?”

  男人见少年没有其他安排,忍不住问:“需不需要善后?”他所说的善后,自然是指要不要杀了黄锦。

  “不用。”少年摆了下手,“我们赶紧赶回南昌。”

  那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您此行极为机密,若是要走露一丝,就……”

  “机密?”少年冷笑了一下,锐利看了那人一眼:“若是机密,这杀手哪里来的?”

  “是属下疏忽。”那人赶紧跪下去。

  “行了,走吧。”众人只得扶着少年,隐秘地下了山。

  少年走时,回头看了看刚才黄锦消失的方向。此行极为隐秘,关系着天下的事,不知道今日的决定,会有来什么样的后果?!少年摇了摇头,不再往下想。眼前最关键的就是要把消息尽快传到金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