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酷|`匠(b网`/首/L发

  黄锦他们跟着黄仲谦,蹦蹦跳跳地出了门。天气很好,温暖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非常温暖。除了黄钟看起来有点闷闷的之外,一路上孩子们都欢声笑语的。不过,在黄锦的心中,这个大哥一向就是这样,不大爱笑,但对他们非常照顾。所以黄锦也就没放心上。

  出了门,沿着小路往后背岭走。后背岭是七里江的公共坟地。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三三五五的人群,都是来挂墓的。有的比他们还早,已经开始下山回家了。很多坟墓也已经修整好,坟墓上头插着五颜六色的挂幡和一些折的树枝。

  出乎黄锦意料的是,他们并没有在后背岭上停留,而是跟着黄仲谦又穿过一条小路,再沿着河边小路继续往前,居然来到了坝下里。

  坝下里是因为有一座水坝而得名。水坝上就是飞剑潭了。飞剑潭群山环绕,这里有大型水库。坝下里两边的山上都是石头,有一个大概四五十米左右高的山崖。这里已经不属于七里江的范围了,离黄锦家大概有两公里左右。

  沿着坝下里旁边的一条小路,一路上山,他们来到了一座山崖旁。这里有一座孤坟,上面写着“故显祖妣黄母李氏之墓。子黄钟。庆元三年十月五日……”

  黄锦看到这里,惊讶了起来!

  “爹,怎么回事?”黄锦忍不住叫了起来。这怎么回事?看这坟墓居然是二哥黄钟母亲的!他不是何氏亲生的?!

  黄锦一说完,其他几个孩子有又有些奇怪地看着她。“锦儿……哎,看样子你忘了好多事情啊。”

  “没事,爹,我来说吧。”黄钟倒是有些平静地说。

  原来,黄钟真不是何氏生的。他的亲生母亲是李氏。

  李氏是祖母李氏本家侄女,她十六岁嫁到黄家,婚后三年无出。后来终于怀上了黄钟,却在生产中难产而死,只留下黄钟。黄钟一岁多的时候,黄仲谦续娶了何氏,后来何氏又生了黄钰、黄镛、黄锦和黄锈四个孩子。

  怪不得黄钟显得格外懂事和沉稳,也从不跟着他们胡闹。原来黄钟和他们居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那大妈怎么不葬在后背岭?”按说这李氏嫁入黄家,虽说早逝,但也应该葬在后背岭啊,为何舍近求远,葬到了这山崖边?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或许是怀念亡妻,黄仲谦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当年,你大妈嫁到过来后,过了两年还没有……于是我们非常着急,就到仰山上寺庙求子。走到这坝下里,遇到了一个落魄的老道士……”

  那道士应该是游方道士。黄仲谦他们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发着高热,整个人非常虚弱。黄仲谦夫妇把他带回家,不仅供他吃供他穿,还花银子请大夫给他治病。这道士在黄锦住了几天后,就告辞了。临走,他为了感谢黄家的救助之恩,于是手指崖口处说:你们把那个地方做阴地,不出三代,你家就会兴旺起来。彼时黄胜祖都还很年轻,家里也没有去世的先辈可以迁坟过去。于是一家人也没把道士的话放心上。

  等道士走后不久,李氏就怀上了黄钟,一家人欢天喜地的等着抱孙子。谁知,李氏却难产而死。等李氏死后,下葬的时候黄胜祖他们想起老道士的话,于是就把李氏葬到了这里。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修整好坟墓,几个孩子都跪下给李氏磕了头,黄仲谦就带着黄锦他们往家里赶。临走,放了一挂小鞭炮。扫墓放鞭也是这里的习俗。

  黄锦被黄钟不是何氏亲生的事情冲击到了,一路上不大说话。看样子,家里的孩子早就知道这事。而黄锦作为穿越人士,却把这个给忘了。

  黄锦来这里这么久了,一家人是亲亲热热的,真是一点没看出来何氏对黄钟和对其他几个孩子有什么不同。黄钟在日常生活中,除了有点过于稳重懂事之外,对何氏也非常爱护。

  “二哥,你永远是我最亲的大哥!”黄锦怕勾起黄钟的伤心往事,忙不迭地对他说。

  “嗯,我知道。其实娘对我那么好,从小把我带大,她也是我的亲娘。”黄钟说着,摸了摸黄锦的头。

  第二天一早,黄仲谦、黄钟、黄镛和黄锈就不见了。黄锦问何氏,何氏只说去挂墓了,多的不愿再说。黄锦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和黄钰一起到筒子窝打猪草去了。

  “姐你打猪草吧,我去山上摘茶片给你吃。”

  “那你小心点,山上路滑。”

  “好,放心吧,一会我就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