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黄锦也逐渐发现,黄家几个孩子中,黄镛最有经商的天分。他在经商方面很有一套,也肯放下面子,加上本身能说会道,人又机灵,因此那之后,卖东西这事,基本上都交给黄镛了。

  小六虽然年纪下,但非常懂事,自愿留下来帮黄镛卖陈艾粑粑。黄钟和黄锦则用一个小篮子,装了些陈艾粑粑,拿去给黄永福吃。

  自从黄永福救了黄锦和黄胜祖后,黄锦家一旦有新鲜的东西,都会拿点给黄永福一家尝尝。

  “哟,锦儿,你们来了。快请进。”刘掌柜看到他们,非常热情出来招呼,把他们带到后屋。刘掌柜是真心喜欢这几个大方懂事的孩子,他也看的出来,三少爷对他们姐弟几个格外好。

  “刘掌柜,我们带了点陈艾粑粑来。您也尝一点。”黄锦一边说着,一边掀开白布,给刘掌柜看。

  “你这孩子,可真能干。陈艾还能做粑粑?这想法不错。你们也是会想,总是有新点子。”

  刘掌柜说着,拿起一个咬了一口:“不错不错,软糯清香,真的很好吃。”他平时就很喜欢吃糯米食,吃完一个不由得又拿了一个。

  黄永福进来后,刘掌柜就退下去了。

  “锦儿,又送啥好吃的来了?”黄永福细长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黄锦他们。

  “我们做了点陈艾粑粑,给你和黄太医尝尝。”黄锦说着,就拿了一个给黄永福:“永福哥,你快尝尝,很好吃的。”

  “嗯,是不错。这是用糯米做的吧,可别吃太多哦,不好克化。”黄永福尝了一口,叮嘱黄锦。

  “知道啦。谢谢你,永福哥。”黄钟忙说道。

  “永福哥,这是我写的,你给提提意见。”黄钟酷爱书法,虽然没有读书,但也是有机会就在家练字。

  “比上一次进步多了。要是能多在纸上写就好了。这练字没别的诀窍,就要多练,对着字帖多临摹。”黄永福就和黄钟聊起了书法上的事情,黄锦则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一开始,她以为黄永福跟着他爹黄太医学医,后来才知道他父亲其实是希望他考功名的。而黄永福和她五叔一样,也是童生了,就差一步就是秀才老爷了。

  几个人聊了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些动静。

  “锦儿,你们先坐,我出去看看。”说完,黄锦就起身出去了。

  由于客房门没有关,黄锦看到黄太医正陪着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这人穿着一身海青色的长袍,有点像电视上眼的道士的装扮。不过他的领口、袖口绣着暗纹绣花,非常精美。虽只看了几眼,黄锦还是看出来,那衣服的料子应该是上乘的蚕丝织物。

  黄永福走过去对着那人行了一个礼,简单交谈了几句,就退下来了。谈话中,那人看了一眼黄锦他们的屋子。不一会儿黄永福就回来了,黄太医则陪着那人出门了。

  “永福哥,你家有客人吧,我们就先走了。”黄钟站起了就要告辞。

  “没事,那是我爹的朋友。”黄永福摆了摆手,说:“对了,他就是买况家宅子的廖居士。”

  “他就是廖先生?那他和黄太医是朋友?他穿的有些奇怪,咋像个道士?”虽然觉得有点唐突,但黄锦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句。

  “这……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见过他的。他……应该和我爹很熟,经常看他过来。”

  “锦儿,瞎打听些什么。”黄钟赶紧向黄永福道歉,“永福哥,我们先走了。镛儿还在街上,我们去看看。”

  “好。那你们慢走。”黄永福把黄锦他们送出了门。

  “锦儿,没事。其实我也很好奇,看我爹的样子,他和廖先生应该是认识的朋友。”黄永福一直都是一个贴心的大哥,怕黄锦觉得难过,安慰她道。

  黄锦和黄钟从百草堂出来,就去找黄镛了。

  陈艾粑粑味道香甜,价格也不贵,买的人很多。黄锦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卖的只剩下三四十个。黄锦拿起钱袋子数了数,已经有五十八文钱了。

  她当即眉开眼笑地说:“四哥,收摊吧。差不多该回家了。”姐弟几个收了摊子,正在街上走。

  J更新#最*t快上F!酷+#匠网R

  “姐,我们还去吃包子吧。”小六已经习惯每次赶集都买一个包子吃。

  “不行,你没听叔婆说,这钱要交公的。”黄钟板着脸说。

  “凭什么?这可是我们辛苦劳动得来的,为啥要交公。”黄镛小嘴嘟起来说。

  “你说为什么?糯米是公中的,糖也是花公中的钱买的,自然要交公了。”黄锦其实也有点郁闷。十斤糯米就按四十文算,加上买糖花了五文,刨去成本,他们还净赚了十三文钱。可别小瞧这点笔钱,这可抵得上一个精壮劳力一天的工钱了!只是让人不爽的是,这钱要交公。哎!几个孩子只得怏怏的回家,当着彭氏的面把钱交给了李氏。

  李氏收好钱,等彭氏走了,看几个孩子有些闷闷的,就偷偷地塞给小六五文钱,“你们拿去买点吃的。”

  小六高兴地笑了起来,他偷偷地收好钱,到了房里献宝似的拿出来递给黄锦:“三姐,你把钱收好。”黄锦管钱已经成了几个孩子的共识。

  黄锦也不客气,把钱收进木匣子里。五文钱也是钱,她不嫌少。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慢慢地攒,她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当大地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